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10日 21时59分 (吉隆坡10日訊)希望聯盟昨日正式簽署《2016希望聯盟協議》,表達他們的共識和理念,時事評論員認為,希聯協議展現該聯盟公正、開放和理性的一面,但成員黨是否會遵守協議內容,仍需由時間來證明。資深馬來政治評論人沙尤迪奧瑪指出,昨日舉行的「希聯領袖大會」為大馬政治又留下了一頁歷史,特別是大會展現了反對黨希望在未來搶下國陣政權的極大決心。沙尤迪奧瑪今日針對《希聯協議》,在其個人部落格上發表文章時表示,希聯在成功簽署了這項協議后,如今就等待他們嚴厲執行當中的諾言,以強化反對黨。他指出,有些單位諷刺和瞧不起希聯所簽署的協議,認為該協議只是作為修飾的而已。「無論這是修飾與否,就讓時間和具體情況來決定。之前希聯領袖仍與伊斯蘭黨一起的時候,已經經歷過了錯誤,可能這教會了他們要更加了解和尊重。」他提到,如今最重要的是希望聯盟試圖在政治上帶來新的姿態,因此領導人在發表聲明的時候,希望不會再觸及個人事務或黨的特權。他提醒希聯3黨,如果可以避免上述事情的發生,那《希聯協議》內的共識將是好的。此外,大馬北方大學(UUM)法律教授阿末瑪達哈向《大馬內幕者》表示,誠信黨必須證明本身的實力,才能提出更多席位的要求。「誠信黨不應該要求更多的議席,它還未證明其實力,其領導人都是來自其他的政黨。」博特拉大學教授阿里斯阿里夫認為,誠信黨的實力比起其他希聯盟黨來說,還是太小。「誠信黨太小,他們的實力還有待被證明,而且他們也才剛加入地方議會而已。因此在第14屆大選時,誠信黨不應該要求更多的議席,現實情況是,他們還未被測試。」儘管如此,誠信黨策略主任祖基菲里阿末解釋,本身對於議席分配的事保持樂觀的態度,而這樣的問題希聯主席理事會將會妥善的解決。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0月8日 21时54分 (檳城8日訊)檳城高庭今日拒絕發出司法審核準令,導致檳州志願巡邏隊(PPS)無法通過司法途徑,挑戰內政部長阿末扎希去年宣布檳志願巡邏隊為非法組織的決定。檳城高庭專員科林羅倫斯今日是在內庭審理此案后,作出上述決定。州政府代表律師柯淑燕稍后在庭外傳達此消息。不過,在詢及高庭是基于什麼原因駁回有關申請時,柯淑燕說,內庭今日只是簡單宣布判決,一切需要在下週高庭發出判決書后,才好評論。檳州政府是在今年1月27日入稟高庭,由檳志願巡邏隊主席兼州行政議員彭文寶代表提出司法檢討,挑戰內政部長宣判檳志願巡邏隊非法的決定,並將內政部長、全國警察總長及大馬聯邦政府列為第一至第三答辯人。根 據檳州政府提出的司法檢討,第一,要求聲明檳志願巡邏隊是在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下合法成立;第二,要求聲明檳志願巡邏隊並非在1965年社團法令下成 立;第三,要求發出准令,將此事件交給高庭審理,以裁決內政部長在去年11月3日指檳志願巡邏隊非法的決定;第四,要求發出禁令,禁止答辯人或其官員或代 理,進入檳志願巡邏隊的建築物搜查、扣留隊員或充公隊員的資產;第五,要求歸還隊員的外套、用具、文件等任何含有或不含有檳志願巡邏隊標誌或字眼的物件; 第六,要求直到高庭有所宣判前,取消內政部長指檳志願巡邏隊非法的禁令。該司法檢討,也向答辯人索償,不過,並沒指定賠償數額。另外,也要求答辯人負責堂費。檳志願巡邏隊成立于2011年,是州政府在行政議會的正規管道下成立,並由各區州議員作為領導。該隊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成立以來擁有9002名各族隊員,組成巡邏隊助維持治安。在2014年8月發生一宗民眾投訴被巡邏隊隊員毆打的事件,繼而引發該巡邏隊是否合法的爭議。國慶日當天,158名參与國慶遊行的隊員被逮捕,讓整件事急轉直下。2014年9月1日,檳州行政議會議決暫停巡邏隊的活動,直到法庭作出裁決為止。隨后,內政部長阿末扎希于11月7日宣布,根据1966年社團法令第5(1)項條文,該巡邏隊是非法組織。檳首長林冠英指出,檳州政府將針對高庭拒絕發出司法審核的准令,挑戰內政部長宣判檳志願巡邏隊非法的決定,向上訴庭提出上訴。他今午發文告指出,州政府也對高庭沒在聽取案件內容情況下做出判決,感到驚訝。「我已指示州政府律師拿督安美嘉及蒲種區國會議員哥賓星盡快提出上訴。檳州政府堅持志願巡邏隊是組織正當並在獲得各個單位的合作下成立的。」他說,過去3年一直沒問題,直到一些國陣支持者將其妖魔化,這些人也在今年916紅衣集會上展現聲名狼籍的種族主義。州政府在今年1月27日申請司法審核,挑戰檳志願巡邏隊被聯邦政府列為非法組織的決定,並指這是政治的受害者。「檳城也尋求當局認可,因為上述巡邏隊是州政府基于1976后地方政府法令第101(v)條文合法成立的,而巡邏隊並不是1966年社團法令所指的社團。」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0月29日 20时35分  (吉隆坡29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已針對馬華前總會長敦林良實早前發表一馬公司的言論,正式入稟法庭起訴後者。納吉是在本月5日向林良實發律師信,要求後者針對指責納吉「缺乏效率、涉及金融醜聞、欺騙大馬人民,且沒有資格領導國陣政府」的言論道歉。但在林良實拒絕收回本身言論及道歉後,納吉遲遲沒有進一步行動,直至昨天,林良實還向記者表示,自己「非常有耐心」地等待納吉起訴。納吉是通過代表律師哈法里占律師樓,昨日向吉隆坡高庭入稟這項誹謗訴訟。納吉在訴狀中,要求林良實在他所指定的報章和雜誌刊登書面道歉。同時,納吉也向法庭申請禁令,禁止林良實或通過其工人或代理,進一步發表任何針對他的誹謗性文章。他也在此案中索取普通賠償、特別、加重及懲戒性賠償、堂費及其他法庭認為應有的數額。納吉在訴狀中表示,林良實在10月3日出席一項拉曼大學學院活動時,對他做出虛假和惡意的誹謗性言論,並刊登在新聞網站。他指出,林良實故意發表惡意的誹謗性字眼,讓起訴人面對丑聞、恥辱及惡評。他說,有關被刊登出來的文章內容,讓人以為他錯誤將公款匯入個人銀行戶頭、為了個人利益濫用該款項,以及濫用該款項使他致富。同時,有關文章也讓人以為他為了個人利益,而濫用政府投資臂膀,即一個大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的款項,並且濫權,使他不配當大馬首相。「起訴人的聲譽嚴重受損,因為有關的誹謗性言論已在社交媒體及媒體上廣傳。」他表示,林良實在誹謗言論中做出非常嚴重的指控,導致他在大馬和國際上受辱。「有關言論也是對起訴人的道德和品格的攻擊,以致于他被標籤為不誠實、不可信賴和不負責任的人。」他強調,林良實的言論是毫無根據的指控。林良實在10月3日出席拉曼大學一項活動時,指責納吉「缺乏效率、涉及金融醜聞、欺騙大馬人民,且沒有資格領導國陣政府」。林良實這番「收人錢論」引起納吉的不滿,納吉也在本月5日發律師信給他,限他在7天內公開道歉和收回言論。納吉的律師哈法里占在律師信中強調,林良實的言論,包括指責納吉缺乏效率、涉及金融醜聞、欺騙大馬人民,且沒有資格領導國陣政府的說辭,已對納吉構成誹謗。不過,林良實過後回函給納吉的代表律師拿督哈法里占,表明拒絕對其言論做出道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2月6日 22时25分 (吉隆坡6日訊)沙地阿拉伯外交部長朱貝爾(Adel al-Jubeir)指出,大馬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銀行私人戶頭中的26億令吉鉅款,被視為是一筆投資,而不是捐款。他說,這筆26億令吉款項,是來自沙地一名王子對大馬進行的投資。「這是一個隱秘的沙地公民,我相信,這筆資金投入大馬,其目的是為投資,而不是作為捐款。」朱貝爾是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如是表示。對於大馬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說,納吉戶頭中的鉅款,並不存在犯罪問題,朱貝爾表示,接受這種說法。但他強調,這筆鉅款不是由沙地阿拉伯政府發出,而是由個人所提供。 紐約時報也引述一名不願具名的皇室成員的言論,他解釋,該筆26億資金來自沙地某位王子,但這並不是一筆捐款。上個月,總檢長丹斯里阿班迪宣佈,首相納吉私人戶頭中的6億8100萬美元屬於沙地皇室的捐款,有鑒於此總檢察署不考慮做出提控。惟,瑞士的國家調查機構,對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的調查揭露,當中有約40億美元(168億令吉)已被大馬的國有企業挪用。瑞士總檢察長勞伯也對大馬決定停止調查納吉私人賬戶的決定表達關切,認為總檢察署的做法可能會對瑞士調查一馬公司的做法造成阻礙。而阿班迪則回應,瑞士對一馬公司所進行的調查,實則與首相戶頭資金是兩碼子事。(110)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2月1日 21时28分 (吉隆坡1日訊)大馬生育率逐漸下降,除了女性延遲懷孕外,男性不育症的上升也是導致大馬生育率逐漸下降的原因之一。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在2010年至2015年期間,大馬的國家生育率已逐漸下降至每戶平均1.97名子女,預計在2020年的生育率將下降至每戶平均1.90名子女,2050年則持續下降至每戶平均1.72名子女。「無聲的疾病」,不孕症,不再只是針對女性,因為男性不孕的數據不斷在上升。目前不孕案列中,其中1/3源自於男性,在全球研究顯示,從1930年至1990年,男性的平均精子數量幾乎減少一半。由馬來西亞國民大學醫療中心婦產科部門,對兩組男性精液進行分析,發現8年間,他們的精液質量下跌43%。吉隆坡助孕中心的男性不孕專家阿格蘭表示,導致男性不孕的原因主要是肥胖、抽煙及喝酒,香煙裡的化學成分及過量的酒精,將影響精子的產量及質量。「社會對男性不孕症的意識並不高,因為男性不如女性般有有生理時鐘、診所所提供的檢測服務中,男性在各項檢測中只佔了一個精子檢測,而各大網絡媒體的不孕資訊主要對象是女性,因此會讓很多人誤以為,不孕只是發生在女性身上!」他說,除了需要衛生部和私人醫學的合作、讓大眾意識到男性不孕是一個問題,及提早灌輸及教育年輕情侶,才能夠提高大眾的意識。阿格蘭今日在吉隆坡助孕中心舉辦的「全球生育危機:大馬視角」圓桌會議上,如是指出。出席者包括吉隆坡助孕中心醫療主任拿督帕拉漢、試管嬰兒專家小組林韻璇、納達莎醫生及莫納什試管嬰兒集團董事經理兼首席執行員詹士。帕拉漢表示,許多大馬婦女選擇把教育和事業擺在為人母的前頭,進而對女性的生育能力造成嚴重連鎖反應。「對許多夫婦來說,高昂的生育輔助治療導致他們望而卻步,因為治療費用往往是他們個人年收入的30至50%,進行試管嬰兒治療對他們來說,是個遙遠的夢想。」他說,雖然大馬有4所政府醫院有提供生育輔助治療,惟輔助數額有限制,同時馬幣貶值,導致今年主要從國外進口的治療費用價格比往年增加25%。继续阅读,

分类:明仕ms888手机版

时间:2016-03-12 08: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