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6月10日 21时22分 (吉隆坡10日訊)大馬民主與經濟研究中心(IDEAS)質疑政府,為何讓備受爭議的《國家安全理事會法案》,在未經國家元首的御准下,直接生效成為法令。該研究中心首席執行員旺賽夫指出,該法案幾乎沒有獲得國會審核,甚至沒諮詢公眾的意見。「這項法案沒獲得國家元首的御準,雖然現在已經成為了法令,但也應該明確的向大馬人民及國會上下議院的立法議員溝通,該法案中仍然有問題還未解決,甚至被忽略。」他今日發表文告說,這項法令授權政府在面臨安全危機的時候,無需國家元首的御準下,直接宣佈緊急狀態。他批評,絕對的權力使人變得腐敗,而國家安全理事會法案會使首相的權力膨脹。「首相現在可以為所欲為,擁有大馬史無前例的廣泛權力,而我們就處于前途茫茫的時刻。」他說,國人必須打破沉默,質問政府為什麼沒有獲得國家元首的御準下,還要堅持推動這項法案。」政府在本週二(7日),在未經國家元首御准下,直接讓國家安全理事會法案,在憲報上公佈,正式生效成為法令。根據聯邦憲法第66(4A)條文,一項法案在提呈給國家元首后,如果30天沒有御准,該法案仍會自動成為法令,並且被視為已受到元首同意。而國安會法最主要的爭議,便是被認為已經侵蝕了馬來統治者的權力,因為在此之前,只有國家元首有權頒佈緊急狀態。該法令闡明,首相在不需國家元首御准下,就能宣佈把某個地區列為「安全區」時,該地將會進入緊急狀態長達6個月,而6個月后是否繼續緊急狀仍取決于首相的決定。一旦國家安全理事會開始控制被列為安全區的地區時,安全部隊可以在沒有逮捕令的情況下,拘捕任何一個被懷疑是嫌犯的人士。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9日 21时53分 (布城9日訊)前首相敦馬哈迪日前親自到法庭力挺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里安華挑戰國安會法,兩位夕日的政治宿敵時隔18年后上演一場,引起議論和揣測,惟敦馬哈迪反問,若他可以和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合作,為何他不能和安華合作?敦馬在週一到法庭與安華會面,當時兩人還有數名公正黨領袖會面了近半句鐘。敦馬今日在社團註冊局接受媒體詢問,當時是否有與安華商討土著團結黨和公正黨的合作課題時,敦馬表示兩人並沒有商討。但他表示:「我都可以和林吉祥合作,為何我不能和安華合作?」敦馬簡單的一句話,是否意味著他將與安華攜手合作攻打國陣。曾經情同父子的馬哈迪與安華是在1998年決裂,當時擔任我國副首相的安華于1998年9月2日,遭時任首相馬哈迪革職並開除黨籍,安華后來也被控肛交及潰職罪名,引起舉國震驚。豈料,馬哈迪和安華這一對宿敵竟在18年后,再度見面,可謂「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敦馬也是土著團結黨主席,他表示,該黨今年本該召開代表大會,但基于時間過于倉促,因此會在明年才召開黨代表大會。當記者詢及該黨會不會正式和希望聯盟結合時,敦馬表示,根據以往的情況看來,如果反對黨要對抗現有的國陣政府,就必須連成一線,才能推翻國陣政府。因此,他再次呼籲所有反對黨,包括伊斯蘭黨,如果真的想要達到換政府的遠景,就應該以更有效的方式合作,讓反對黨陣線變得更強。「根據過去59年的經驗,如果真的要換政府,讓新政府領導國家,反對黨就必須要有更有效的合作,要讓反對黨變強。若出現三角戰,國陣最終將是贏家。」「如果有任何政黨不要合作或結盟,他們其實都是在為國陣鬥爭,讓國陣繼續擔任領導大馬的政黨。」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4日 21时02分 (吉隆坡4日訊)一馬發展公司(1MDB)債務風波鬧得滿城風雨,而掌管經濟策劃局的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阿都瓦希在接受外媒訪談時直言,1MDB從成立開始就是無法永續的模式。阿都瓦希周一在接受CNBC的《The Rundown》訪問時說,2009年成立的1MDB,其設計與其他政府關聯公司不同,該公司沒有上市,而是由財政部全權擁有。「1MDB是以低資本化及大量借貸的模式運作,我認為他們已經發現,這不是一個可以永續的模式,所以才有了債務變現(debtrealization),而董事局也著手進行重組計劃。」1MDB在短短5年就累積420億令吉的債務,更差點陷入違約的窘境。該公司數度無法準時償還銀行貸款,各界揣測該公司將無法順利繳付其他欠款。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是1MDB顧問團主席,而他的不良管理也被視為該公司走向失敗的主因。1MDB也在這個油價直挫的時刻,被視為大馬經濟的債務風險。1MDB在2015年5月展開重組計劃,並且變賣旗下資產。該公司在去年11月,同意將旗下的Edra全球能源脫售給中國廣東核電集團。對此,阿都瓦希對CNBC強調,「大馬通常在讓政府關聯公司轉型時,都會取得成功。」他指出,著名的企業如馬來亞銀行、聯昌國際銀行、亞通集團(Axiata)、馬電訊、森那美等,全部都曾經通過穩定金融表現及管理來進行轉型,從而鞏固他們在國家建設方面扮演的角色。此外,《華爾街日報》爆料說首相納吉有26億令吉資金流入納吉個人戶頭后,納吉一直否認其中涉嫌任何貪污舞弊行為。儘管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阿里在1月宣布結案,但全球5國仍在進行調查有關指控。阿都瓦希表示,大馬執法當局正致力調查此事,「這個過程是持續進行的,包括公賬會的調查。這是涵蓋朝野政黨的國會委員會,所以我們應該讓這項程序進行下去。」最后,他也指出,政府目前正在努力進行財務重組,而政府採取大膽的措施,將去年及今年赤字控制在3.2%,而就算油價下滑,赤字水平仍維持在3.1%。「我們已經通過落實消費稅,拓展我們的收入來源,我們也已經將津貼合理化(即廢除津貼)。」他補充,「就算今年的環境有更多挑戰,但我們預計能成長4%至4.5%,而這是因為我們已經把經濟結構多元化。我們已經把對原產品的依賴,從1997年至1998年的27%降至最近的18%。」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3日 21时40分 (吉隆坡23日訊)前新聞部長丹斯里再努丁邁丁表示,巫統必須接受馬華已死的事實,而取代馬華的是民主行動黨。不過,行動黨必須在土著權益方面有所退讓,希望聯盟才有辦法執政。再努丁邁丁通過部落格撰文指出,如果有人以為前首相馬哈迪的土著團結黨能夠取代巫統,那就太天真了;因此,巫統領導人納吉要求其媒體軍團,特別是第三電視對馬哈迪發動種種攻擊,反而帶來更多同情。「巫統不看好馬哈迪和行動黨的合作,實際上他們是拒絕承認,行動黨已取代馬華成為華人代表政黨的事實,就算行動黨試圖彰顯自己代表各個族群。」「巫統仍然和他的領導人一樣,拒絕承認事實,其實現在馬華、民政及國大黨都已瓦解且生鏽,只是在等來屆大選的時機來臨,正式入土為安。」他指出,馬華領袖不會駁斥針對納吉的指控,因為他們害怕華社更遠離馬華;獨立前就已和巫統結盟的馬華現在是國陣的肉中刺,巫統積弱無力之際,馬華就展現其族群性,在上屆大選和行動黨玩弄同樣課題。他強調,除了華社壓力,在第14屆大選之際,反巫統的不光是新生代馬來人,還包括中年階層及老年馬來人,甚至是對首相納吉夫婦失望的巫統支持者,想要向馬哈迪證明他們的忠誠。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17日 18时21分 • 廖詩弦 (吉隆坡17日訊)不滿內閣批准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SPAD)合法化優步(Uber)及Grab Car手機應用程式召車服務,早前恫言將罷工6天的一馬德士司機轉型協會(PERS1M)不會在近期舉行罷工集會。同時,該協會將於8月25日推行「2go」手機應用程序,增加電子召車服務,並透過電召服務應用程序,讓客戶能夠一覽路程收費。一馬德士司機轉型計劃協會主席卡瑪魯丁今日表示,該會確實有計劃罷工行動,但由於目前德士司機們還沒達成共識,暫時不會展開罷工行動。卡瑪魯丁在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表示,不罷工和不集會并不表示德士司機接受改革計劃。「我們只是需要更成熟的方式應對,而集會是逼不得已的選擇。」他透露,德士公會將會在8月25日推行「2go」手機應用程序的電子召車服務,同時透過該應用程序,客戶能夠一覽路程收費,相信這能緩減德士胡亂開價的問題。他指出,「2go」手機應用程序就像是所有電子召車服務的軟件般,不但如此,透過「2go」召車的客戶,還能得到1令吉的回扣。他表示,衹要是該手機軟件依舊能讓德士司機挽回客戶,集會將不會舉行。卡瑪魯丁也指,昨日的陸路交通委員會宣佈德士改革計劃中,只是政府忽悠德士的幌子,偏袒優步與GrabCar的意圖明顯可見。他透露,早在2010年,政府已推行類似轉型計劃,而昨天所宣佈的改革計劃,是將收益群體擴大,讓電子召車司機也能共同享有原來只屬於德士司機的服務和福利。「在原有的條約底下,德士司機的確會被德士公司合約綁著5年時間,但5年之後依舊能獲得個人執照。」,他稱,這5年就像是德士司機的「實習階段」,是驗證他們是否合格的關鍵。「在新的計劃下,任何人都能夠提出申請,這僅僅是增加德士司機的數量,并不表示提高質量。」他也向記者吐苦水說,現在已有更多的德士司機,政府還要批准優步與GrabCar,簡直是僧多粥少。「昨天推行的「德士改革計劃」已進一步剝削德士司機的福利,再加上民眾對德士業者的持有負面看法,再舉行集會只是雪上加霜。」 继续阅读,

分类:明仕ms888手机版

时间:2016-04-12 01: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