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哈尔滨4月24日电 题:毛主席专车在双城——探访国内首家专业老爷车展馆  记者:杨拓  这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展馆了,沿着双城最具代表性的古迹承旭门向北,沿着护城河行走大约五百米便是馆址所在。走进馆内,仿佛进入了时间隧道,近百辆珍藏的老爷车无不震撼着来访者。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新中国的缔造者们的专车也在馆藏之列,除此之外,馆藏的老爷车中还有不少是国产车,简直就是新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缩影。这间老爷车博物馆就是中国国内首个专业老爷车博物馆,也是国内最大的私人收藏老爷车展馆“哈尔滨世纪汽车历史博物馆”。  哈尔滨世纪汽车历史博物馆坐落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成立于2009年8月。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800平方米,项目总投资逾1亿6千万元人民币。馆内通过展示近百辆珍贵历史车辆来介绍世界汽车发展的历程。  老爷车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1973年英国的一本名为《名人与老爷车》的杂志上,目前国内国际上并没有对老爷车划定具体的范围和概念,所以在汽车收藏界,老爷车泛指老旧且设计经典的汽车。  汽车在中国的发展历史虽然不长,但是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仅仅十几年中国就发展成为世界第一汽车消费大国。不过,在中国汽车文化的发展明显落后于产业。作为人类文明进程中,汽车工业的发展,无疑是整个大工业时代中最为璀璨的明珠。在汽车工业发展的各个时期,经典的汽车层出不穷,在让人类的交通、旅行突破以往的界限时,也对这种新型的交通工具充满了感情,正式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汽车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兴的收藏品,而有着经典设计的老爷车无疑是最具收藏价值的汽车。  在展馆最显著的位置,陈放着一辆吉思110型轿车,这辆车是前苏联斯大林赠送给中国的五辆吉思车之一,被用作毛主席的专车。据展馆的工作人员介绍,出于对当时冷战时期安全性的考虑,该车的很多设计都是以安全为第一目的。吉思110型轿车自重6吨,轮胎是双层结构,即便被子弹射中,汽车依然可以正常行驶。在这辆车的底部装有厚厚的钢板,能够经受得住地雷爆破的冲击。  除去这辆专车,还有长春一汽特意为毛主席打造“一号工程车”——红旗CA770L轿车,以今天的标准来看完全符合“旅行版轿车”的定义,因为是为毛主席特制的轿车,为保密起见,所以才称之为“一号工程车”。因为历史原因,红旗CA770L只生产了这一辆,所以在收藏领域非常珍贵。  馆藏的很多辆老爷车不仅是开国领袖们的专属座驾,还是新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茁壮成长的见证。比如1968年长春一汽生产的红旗CA770GJ敞篷检阅车,当年总共只生产了8辆。上世纪70年代,金日成、西哈努克亲王访华时,就是乘坐着这辆红旗敞篷检阅车,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在长安街接受群众的夹道欢迎。  馆藏的红旗CA770型轿车,为当年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在西藏主持工作期间的专车。馆藏1957年美国通用公司生产的凯迪拉克“火箭车”,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座驾。馆藏前苏联制造的吉姆轿车,解放后被用作彭德怀的专车。馆藏的斯柯达Spartak轿车,是前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送给朱德委员长的座驾。馆藏的红旗CA72型轿车是1958年由长春一汽制造的,是王震将军在东北农垦总局工作期间的专车。馆藏的汽车中,也有不少日系、德系和美系车的“先祖”,比如第一代路虎越野车、第一代兰德酷路泽、1936年的别克路霸和大众经典的甲壳虫轿车。  据博物馆馆长、现任中国老爷车联盟副主席刘波先生介绍,当年这些开过元首们乘坐的专车“退役”后,基本都进了车库,再也没有人使用过,而且当时中国也没有形成自己的老爷车文化,所以即便是毛主席当年的专车也只是先后存放在沈阳军区和黑龙江军分区的仓库了,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加之车辆保养和维修都不及时,车子出了问题既没有可更换的零部件也没有专业的维修人员。刘波先生说,陈毅元帅当年的专车,外宾赠送的凯迪拉克就存放在外交部的仓库,当年是和两辆桑塔纳、三辆捷达一起收购回来,如今这辆车的价值不言而喻,可当初根本没人愿意接手这些“造型奇特、车龄很大、几乎没有使用价值”的准报废车。  刘波先生说,收藏这些与新中国历史密切相关老爷车非常有意义,希望通过这种形式,为民族汽车文化事业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完)(原标题:斯大林赠车被用作毛主席专车:子弹打中仍可行驶)编辑:

新华网北京4月20日电(“新华视点”记者邓中豪、刘林、翟永冠)公安部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公安部将于年底前建立丢失、被盗居民身份证信息管理系统,最大限度防止丢失、被盗身份证被不法分子冒用。数据显示,全国公安机关已换发二代身份证逾12亿张。2014年,仅天津一地即挂失超过19万张二代身份证。专家推算,我国每年丢失、被盗的二代身份证可达数百万张。  丢失的二代身份证去哪了?各地公安部门发现,不少丢失、被盗二代身份证并未自然消亡,而是被不法分子非法收集,在网络黑市公然叫卖。几经倒手后,这些身份证或被用于冒名开银行卡牟利,或被用于掩护诈骗犯罪,或被用于变身他人、隐身作案,给丢失者带来严重困扰。    记者调查发现,大量丢失、被盗二代身份证通过网络黑市被公然售卖。记者用QQ搜索“二代证”,轻易找到上百个售卖“二代身份证”的QQ群,一些群的参与成员达数百上千人。  记者通过QQ联系到销售二代身份证的陈女士,发现其QQ空间展示着203张女性和近千张男性身份证照,350元一张。在另一个“身份证贩子”的QQ空间,展示着118张女性和147张男性身份证照片。老板表示,在售身份证都是真证,300元一张,可通过淘宝交易。老板随后发来淘宝链接,内容为“海参干货批发50克”,单价300元。从交易记录可看到,该网店在半个月之内已经销售40余次,进账上万元。  被盗二代身份证能顺利使用吗?天津市民小王无意中捡到一张二代身份证,姓名为朱某某。在记者陪同下,小王开始了身份证的“闯关实验”。  ——银行。按照规定,个人在银行开立银行卡时,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小王持朱某某身份证来到天津市南开区的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支行,各银行大堂经理和柜员均未认真核对身份证与本人是否一致,就同意给小王开卡。  ——运营商。我国从2013年9月1日开始已实行手机实名制。小王来到天津联通王顶堤营业厅、天津移动王顶堤指定专营店和天津电信复康路营业厅,其中仅天津电信复康路营业厅工作人员以人证不一致为由拒绝了小王开立手机卡的要求,另外两家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均痛快答应了。  ——铁路。我国从2012年元旦起已对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小王从12306铁路购票网站冒名订购了一张由天津站驶往北京南站的城际车票,进站时天津站工作人员仅拿身份证刷了一下读取设备即表示“可以进去了”。  ——宾馆。按照规定,旅客住宿需实名登记。小王来到北京市的汉庭酒店西单店,前台工作人员以人证不一致为由拒绝了小王的开房要求。小王随后来到附近一家规模较小的旅店,工作人员在读取身份证后立即同意给小王开房。    天津市一位户籍民警说,公安局内部系统可以查到二代身份证是否已被挂失,但银行、运营商等用证单位,在扫描身份证时看不到挂失信息。由于已被挂失的被盗身份证无法注销,大量被盗二代身份证被不法分子冒用。  天津市刑侦局三支队五大队副大队长单威说,有犯罪团伙专门收二代身份证,从废品回收人员处以单价约10元的价格收集,然后以数百元单价转售,或冒开银行卡和网银后打包销售。  据北京检察网公布,从2013年4月开始,犯罪嫌疑人孙某多次组织人员持他人身份证办理银行卡销售获利。2013年5月,孙某手下廖某在冒开银行卡时被抓获,警方当场搜出50多张身份证,并在孙某另一手下暂住地发现300多张身份证,孙某随后被批捕。  被盗身份证还被用来开办信用卡。据天津市公安机关介绍,2012年5月,犯罪嫌疑人李江伟冒用他人身份证到天津市各银行骗领信用卡,并以4800元单价出售29张,非法获利十余万元,被天津警方破获。  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副分局长李建满说,我国每年电信诈骗数十万起,金额几十上百亿元。巨额诈骗得手后,一般都会迅速将资金分散到成百上千张银行卡中,通过ATM机取现。不仅实施诈骗的银行卡是冒开的,转账、取现银行卡都是冒开的,有时一张被盗身份证被冒开上百张银行卡。冒名开立的银行卡极大增加了破案难度,许多省市电信诈骗破案率甚至不足5%。  天津市一位基层刑警说,查案发现,许多不法分子以被盗身份证主人的身份“隐身作案”,从事电信诈骗、毒品交易、赌博洗钱、虚开发票等多种不法行为。  2012年9月,新疆破获一起虚开发票案,犯罪嫌疑人李某冒用17张他人身份证,虚开发票200余份,金额近3000万元,非法获利120万元。2014年12月14日,惠州市警方打掉一个诈骗团伙,犯罪嫌疑人黄某网购他人身份证冒名注册五金公司,案发前已行骗96宗,非法获利30多万元。  此外,记者发现许多地方曾出现二代身份证被冒用,导致身份证主人无端被抓、无端背债等现象,给当事人带来极大困扰。2013年11月,一名湖南女子因“涉嫌在青海盗窃”被捕,并在被拘留12天后移交青海警方。经核查,该女子实系二代身份证被冒用。尽管随后警方释放该女子并公开道歉,但此事对该女子及其亲人造成的心理伤害难以弥补。  多地都曾出现身份证丢失后被冒名开立信用卡,身份证主人被银行催债的案例。2013年9月,一名深圳男子在丢失二代身份证后,莫名其妙成为刘某某的“借款担保人”,被银行要求为已失联的刘某某的未偿还贷款负责。    专家普遍认为,仅依靠公安部即将建立的身份证信息管理系统并不能完全杜绝身份证冒用。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晓兵说,居民身份证法规定,购买、出售、使用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的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或者处十日以下拘留,这样的处罚力度与其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相比实在太轻了。相关部门应对“二代身份证黑市”加大打击力度,严厉打击二代身份证非法买卖行为。  南开大学信息学院副教授史广顺认为,在建立挂失身份证数据库之后,还应加强用证单位与公安部门的数据对接,使用证单位一刷身份证就能看到身份证是否已被挂失,防范不法分子冒用已被挂失的身份证进行冒名开卡等行为。  此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系教授王太元认为,身份证冒用现象非我国独有,但在国外,如果银行对冒名顶替开卡的行为把关不严,银行会受到严厉惩罚。而我国的相关法律并没有规定基层用证单位查证不严、导致身份证被冒用需要负哪些责任,这是大量银行、运营商等用证单位对冒用身份证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重要原因,这一缺陷必须尽快弥补。  王太元说,每个身份证上都有三个编号,一个身份证号、一个人像照片编号、一个身份证卡体编号,以目前的技术,通过这三个号码来区分新旧身份证,把挂失后的旧身份证停用注销并不困难。  此外,专家表示,即使未来二代身份证可以注销了,但仍存在很多离线使用的情况。因此,需要加强相关人员核对证件的责任心,并进行相关制度建设。编辑:

新华网呼和浩特5月9日电(记者张丽娜)记者从当地安监部门了解到,9日上午10点25分左右,呼和浩特南二环二标位于K7十48o位置,钢箱粱箱室内防腐漆挥发产生易燃气体,遇施工焊接明火发生爆炸事故,造成施工人员1死1伤。  据了解,目前受伤人员无生命危险,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编辑:

据新华社电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4日宣布,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7日访问哈萨克斯坦。  应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8日至10日出席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并访问俄罗斯。  应白俄罗斯共和国总统卢卡申科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0日至12日对白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  习主席此次欧亚之行意义重大,将彰显中俄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二战战胜国,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维护二战胜利成果、捍卫世界和平的决心与信心。此访还将进一步深化中国与上述3国的互利合作,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在欧亚地区的建设提供新动力。      关于习近平出席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并访问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介绍,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商定,中俄今年将在双、多边框架内共同举办一系列庆祝和纪念活动,同国际社会一道,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习近平主席将出席俄方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相关活动,包括红场阅兵式、向无名烈士墓献花、欢迎宴会等。  程国平指出,习近平主席此次莫斯科之行是一次维护和平、共创未来的访问,也是全方位推进中俄关系的访问。在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的战略引领和顶层设计下,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保持高水平稳定发展,进入新阶段。访问俄罗斯期间,习近平主席将分别同普京总统、梅德韦杰夫总理举行会谈、会见,会见俄二战老战士代表、俄援华专家代表及亲属。两国元首将签署并发表关于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倡导合作共赢的联合声明,商讨将中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同俄方跨欧亚大通道建设、欧亚经济联盟发展相对接合作等重大事宜,确定下一阶段发展中俄关系和各领域合作重点领域和方向。双方将签署能源、航天、税务、金融、投资等领域合作文件。      关于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程国平说,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友好邻邦和全面战略伙伴,是中方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合作对象。建交23年来,中哈关系发展顺利,两国高层交往密切。多年来,双方在重大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相互支持,共同应对各种威胁和挑战;在经贸、投资、产能、能源、金融等领域的互利合作蓬勃开展,为两国的共同繁荣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携手打击“三股势力”、毒品走私和跨国有组织犯罪,共同维护两国人民的安全利益;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相互支持,在上海合作组织、亚信等多边框架内保持密切沟通和协作,为维护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稳定贡献了“正能量”。中哈关系已成为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的典范。  程国平指出,此访是习近平主席时隔一年多再次访哈,是两国高层密切交往的良好延续,体现了中哈关系的高水平和高度战略互信。习近平主席将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共同规划中哈各领域互利合作发展蓝图,包括推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协调双方在一系列大项目合作上的立场,并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关于习近平对白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程国平介绍,白俄罗斯是中国在欧亚地区的传统友好国家。自2013年7月两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以来,双方各层级交往更趋频繁,合作机制不断完善,各领域合作全面提速,双边关系进入加速发展的重要阶段。  程国平指出,此访是中国国家主席时隔14年首次访白。访白期间,习近平主席将分别同卢卡申科总统、科比亚科夫总理等白俄罗斯领导人举行会谈、会见,出席中白地方经贸合作论坛开幕式,参观白卫国战争历史博物馆,会见白二战老战士代表,考察两国间最大的投资合作项目中白工业园。两国元首将签署中白友好合作条约,签署并发表中白关于进一步发展和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双方有关部门和企业还将签署经贸、海关、教育、文化等一大批合作文件。相信习近平主席此访将为进一步发展和深化中白关系作出顶层设计和全面规划,加强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以及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与配合,增进两国人文交流和地方合作,巩固中白传统友谊。  据新华社(原标题:习近平将出席俄卫国战争胜利庆典)编辑:

河北省廊坊市环保局副局长李春元的《霾来了》,昨日经作家出版社再版8000册。  这本在网友看来“很猛”的小说,除了雾霾的话题,作者环保官员的身份也吸引颇多关注。李春元说,不会怕写小说得罪人,《霾来了》并不是结束,第二部环保小说很快亮相,打算写环保三部曲,也可能写四部曲、五部曲。  《霾来了》,李春元火了。作为全国距离北京最近地级市廊坊的环保局副局长,去年6月,李春元撰写了全国首部以治霾为题材的长篇小说。继此前印刷万余本,昨日,作家出版社重新再版8000册。  环保官员写雾霾,毫无疑问引人关注。书中的部分情节更引发不小反响。  某地环保局局长跟县长争吵,起因是县长想把一笔给环保局治理污染用的预算,挪到给安全生产管理局盖大楼、某地环境监察支队副队长收了排污企业老板的贿赂、市区内近期连续发生数起蒙面人借雾霾深夜入室盗窃案。  小说中这些虚构的情节,用李春元的话说,基本来源于现实。有的是媒体上报道的,有的是和同行们交流时听来的。当然,小说得有可读性,所以有些情节是戏剧化的。  李春元说,《霾来了》分为四个部分,寓意一年四季;一共65个章节,寓意“六五世界环境日”。小说刚动笔时没什么头绪,写着写着就来了灵感。写书那阵,李春元的衣兜里总装着台历纸,有时走在路上,突然想到什么,就写下来。  他的初稿都是手写,每写完一部分,就请同事帮忙打成电子版。这些“第一读者”看了之后,就提醒李春元,“这个是不是写得太猛了?”“您再往回收收吧。”  李春元说,大家现在读到的,已经是再三修改的。为了不被人对号入座,他还特意把小说里的很多地名用字母代替了。  但还是有对号入座者来质问李春元。一位官员曾打电话问“你怎么把事情说得好像都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引进那些污染项目,也是为了发展经济。”李春元听了很生气:“这不是你的问题,是谁的?哪一级政府告诉你,为了搞经济就可以引进污染项目?”对方一生气就把电话挂了。  正因为书中那些官场博弈和利益纠葛的情节,一些环保官员将其视为“工作指导手册”;有公众把它当作防霾参考,也有环保企业视之为产品开发指南。另外,也有人说环保官员写小说不去治理大气,有不务正业之嫌。  面对外界的各种评论,李春元表示,《霾来了》并不是结束,第二部环保小说正在“中途”,很快亮相。他打算写环保三部曲,也可能写四部曲、五部曲,只是,一部部深入,除了大气,还有水、土等众多环境问题。  10个月前,一本《霾来了》,把河北省廊坊市环保局副局长李春元推到风口浪尖,并持续发酵。这其中,有支持,也有质疑。为什么写小说?京津冀联防联控廊坊扮演什么角色?李春元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  新京报:作为一位环保官员,为什么会写关于雾霾的小说?  李春元:我在廊坊环保局分管宣教工作好几年,有一项常规工作就是每逢节假日、主题日,给市民分发宣传环保的小册子,可很少有人会仔细看这些东西。我就开始琢磨,用什么形式宣传环保,才能让大家愿意看。  大概3年前,我试着把身边的事和我所知道的各地环保人的事糅在一起,写了几个短篇小说,在《廊坊日报》发表后,反响不错,有朋友来电话告诉我他看了之后觉得挺害怕。我说你怕什么?他说:污染都那么严重了,怎么还有人搞那些个污染环境的项目呢?这霾再不好好治,咱们就玩儿完啦。  收到这些反馈,我就决心再写个中篇小说试试。结果报上一登,局里领导和同事都很支持,他们就给我出主意,再写长点、写大点,干脆写本书得了。  新京报:部分官场博弈的情节,不怕得罪人吗?  李春元:说实在的,得罪人是免不了的,但为了事业我可以得罪人。写作的过程中就有人劝我“别瞎写了”。还有人跟我开玩笑说“老李啊,都不敢跟你说话了,说了你又要写进小说里去了”。我觉得,99%的舆论表达,还是支持和赞扬的,没有直截了当来找我打架的。这本小说吸引读者的不是小说本身,而是因为它的题材触及了人们当前最关心的话题之一,雾霾。大家关注《霾来了》,其实是怀着对“霾去了”的期盼。我想用这部小说尽到我身为环保人宣传环保的责任,表达我对中国环保人的敬意。干环保真的不容易,我希望社会大众能更多地理解我们,支持我们。  新京报:如何看待有人质疑你作为环保官员写小说“不务正业”?  李春元:有人说我吃饱了撑的,花这么多时间写小说,怎么不去治霾?有些人不了解情况,作为一个分管宣教工作的环保干部,我写环保题材的小说,恰恰是在尽责。但我不会生气,我只求良心无霾。我不经常上网,这些声音,是新媒体时代的正常反应。  新京报:小说对公众科普雾霾,效果如何?  李春元:我个人不好具体评价。我应该更多地找自己还有哪些问题没有给群众伸展到,我作为分管宣传的基层环保工作者,如何更好地吸纳群众的意见,如何跟公众传达雾霾是什么,这是我的本职工作。《霾来了》本身对环保和大气污染治理起到的宣传和鼓励作用,写作小说时没有预料到。  新京报:京津冀联合治污过程中,作为距离北京最近的地级市,如何看待廊坊的投入?  李春元:廊坊与北京、天津相比体量虽小,但离北京、天津最近,所以任务很艰巨,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话说,必须讲大局,必须全力以赴。  京津冀三地联防联控,能否跳出自家一亩三分地,在共担风险之外牺牲一些自己的利益?实事求是地讲,这将是长期存在的问题,联防联控的前提是连心。我个人认为,心不能连到一块,联防联控不会搞得实实在在。  为保障一些重大活动,廊坊跟北京周边其他城市一样,企业会停产限产,人们的生活会受些影响,怎么去保障大家的利益不受损害,这也是当地政府需长期关注和面对的问题。另外,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看待问题,要维护首都环境的安全稳定。最近,北京的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进行了修订,我们也同步修订,跟北京联动治污。  新京报:廊坊是全国空气最差城市榜单“常客”,后悔转业到环保部门吗?  李春元:我从部队转业,部队的教育是服从组织分配,不能说后悔不后悔。在这个岗位上,应该按照组织的要求,尽最大能力把事干好。  两年前我们去街上发宣传册,有市民质疑“还发什么发,空气都这样了!”如今我们会特别高兴地去街上,廊坊市民会觉得我们辛苦了,确实这两年廊坊的环境质量有所改善。他们也认识到环保不容易,人人都有责任。  我在街上走,别人问我天气好吗,我就把实时数据给他看;有人提出疑惑,我就解释哪些问题不全是环保局的,我会实事求是的回答。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邓琦(原标题:一声呐喊“霾来了” 火了环保副局长)编辑:

分类:明仕亚洲手机网页版

时间:2016-06-04 11: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