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禁忌的表达只能对着树洞  涂洪长(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  某知名电视台主持人被爆出让人咋舌的不当言论、某网络红人在调教宠物狗时配以“逆天”旁白并将其搬上微博……近日发生的两起名人“口祸”风波,引起了广泛围观和议论,成为网络空间中一道刺眼而热烈的“黑风景”。  看着那位主持人在饭桌上神态微醺地又说又唱、口无遮拦,要么是浑不觉有摄像头神出鬼没,要么就压根没想到这段“表演”有公之于众的可能;而那位不时以大胆言论招惹是非的网络红人,在遭遇批评后的第一反应竟是大爆粗口……两位说话的初衷和遭遇围观的过程不同,但那种满不在乎、自得其乐的心态竟如此一致:娱乐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娱乐真的可以无极限么?从两位不当言论引发的舆论风暴来看,答案已经不言自明。且不论两位在现实处境中因为“玩笑开大了”将会招致何种后果——这纯属咎由自取,“嘴”责自负。透视近年来愈演愈烈的语言粗鄙化之风,讨论另外一个问题却非常有必要——在“娱乐至上”观念横行霸道的时代,“话不惊人死不休”的边界在哪里?  在充满戏谑氛围的网络时代,人们早已经不习惯绷着神经和脸皮说话,在种种引发大笑和鼓掌的网络段子和流行语中,我们乐见言论自由度和社会包容度的提升,但同时也必须对一些挑战底线和禁忌的所谓话语“创新”保持距离、保持警惕。比如,各种煞有介事的谣言;比如,一些触犯法纪的诽谤和语言侮辱;比如,各种有违公序良俗的地域歧视、性别歧视、生理歧视;比如,充满戾气甚至暴力色彩的话语方式……  近些年来,网络语言污染呈现蔓延之势,在各种网络论坛、微博、微信中,常见满屏满窗的“约×”“撕×”“×丝”“×格”等污言秽语,把涉黄涉暴语言当个性和时尚者大有人在。一些公众人物、知名人士和网络大V,对这股风气也推波助澜、乐此不疲。这种不良话语风气不仅侵害汉语的纯洁性,更严重搅乱了网络交流和讨论的善意和诚意。网络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络话语“病毒”泛滥,反过来会刺激和助长现实社会中的戾气和低俗之风。  公众人物在公共平台、公开场合因言辞不当而减分甚至吞苦果的事情,古今中外都不鲜见。在传播渠道日发便利和迅捷的今天,名人们理应谨言慎行,以身作则,谨防“祸从口出”、自毁形象;而对于那些自恃名气、刻意卖弄惊人之语甚至粗言秽语的所谓“名人”,点赞和效仿只会拉低自己的素养,切勿盲目跟风,不辨是非,把低俗当有趣、传恶语为佳话。  黑话、粗话、下流话横行,绝非网络空间之福,更不能作为表达自由的象征。这两起名人“口祸”事件对当事人是一次教训,对于围观者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警醒?我们每个人都有表达的自由和权利,事实上我们的表达也正越来越自由与便利,但作为社会人,那种毫无禁忌的表达只能对着某个“树洞”,而不是大众的耳朵。(原标题:阔少,别拿粗鄙当个性!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消息:新疆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副校长李斌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原标题:新疆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李斌接受组织调查)编辑:

本报记者 邢婷  一审公开审理近3个月后,备受舆论关注的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受贿案一审判决。  4月7日上午,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该案。判决书称,季建业非法收受财物1132.08931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被告人季建业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消息既出,中国青年报记者浏览各大新闻网站相关评论跟帖发现,“太轻了”、“不认同”、“出乎意料”等声音不绝于耳。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判决结果作出如下解释:“案发后季建业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所得赃款赃物全部退缴,认罪悔罪,对其可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季建业的辩护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谢望原教授,他表示感谢关注,对判决结果不便作更多评价。  梳理以往高官贪腐案例,季建业案判决结果并非特例。2015年2月28日,山东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案,判决书称,倪发科非法收受财物1296.71271万元,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个人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在平常司法实践中,季建业案受贿上千万被判处十五年,而且以单独罪名受罚,应当说比较少见,但不能说是最轻的。这是根据具体案情确定的,并非特殊照顾。”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青松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长期以来,民众对高官贪腐行为非常痛恨,加之近几年来高官贪腐数额巨大,季建业案数额虽不是最大的,但足够震撼,所以一般民众会觉得这样的量刑从轻,反差大。”张青松说。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文华教授看来,不能简单以受贿数额判断案件判决结果“轻”还是“重”。  王文华解释,同样是职务犯罪行为,贪污罪和受贿罪尽管适用同一个条文的量刑规定,然而由于这两个罪性质的不同导致定罪量刑的考量因素存在差别,贪污罪的本质是侵犯公共财产权,所以数额是更重要的标准。而受贿罪的本质是权钱交易,因此数额在受贿罪中是重要依据,但绝不是唯一依据。  “行为人有没有违背职权、违背信任,有没有徇私枉法,为他人谋取的是正当利益还是不正当利益,其受贿行为有没有给国家、人民、社会造成重大损失等,这些都是量刑时需要综合考虑的因素。”王文华解释说。  王文华指出,季建业案辩护人谈到季建业本人有坦白情节。王文华解释,刑法修正案(八)67条第三款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刑法修正案(八)首次将坦白从宽的刑事政策刑法化、法定化,具体到季建业案,法院应该是充分考虑了这一因素。”王文华说。  他同时指出,不排除还有一种因素可能被考虑,即被告对当地社会发展、经济建设的推动作用,“这是酌定量刑的情节,酌定量刑情节包括罪前情节,其中有被告人的一贯表现,具体由法官裁量”。  与季建业案罪名、受贿数额相近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案,于2013年5月3日一审宣判,黄胜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该案中,黄胜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223万余元。  “这两个受贿罪法律适用的纠结点实际上是要不要判无期。不能简单地将受贿数额同法定最高刑进行攀比,应当考虑到受贿罪犯罪成因的多样性、复杂性,以及各个案件的差异,不能绝对地拿两个案件的受贿数额进行比较,这其中存在着不同案件具体事实、情节的差别。”王文华说。  王文华对公众希望严厉打击官员腐败行为表示理解,“毕竟官员腐败剥夺了老百姓的很多上升空间和经济利益,但是对腐败犯罪案件的关注和比对需要理性,应当是基于完整事实的,不能简单比较不同案件的数额,要对案件的方方面面进行全面比较,才能得出更稳妥的结论”。  具体到季案,对于“是否对高官法外施恩”的猜测,王文华表示,我国刑法规定有罪责刑均衡、刑法面前人人平等等基本原则,司法过程中不能打折扣,不能因被告人的特殊身份,对其从轻发落,“我国封建社会有‘官当’制度,可以以官抵刑,如果现在还这样,那就是一种倒退”。  张青松说,从积极角度看,该案提供了另外一种信号:“之前的运动式执法一般都惩处得较严格,季案判决结果体现出法院在案件审判过程中确实独立行使审判权,从依法治国背景看,中央给了法院行使自由裁量权的空间,法院完全通过自己的判断、裁量作出判决,这是乐观的信号。”  “我们希望司法行为不受任何的政绩运动或运动风暴的影响。一方面反腐要有更大力度,另一方面反腐应更理性更常规,而不是风暴一来杀一批,过一段时间不管,这样对我国的吏治整顿和法治建设都不是好事情。一切回归理性,对长治久安和法治建设更是一个好消息。”张青松说。  王文华介绍,关于贪污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法学界在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出台前后有过深入探讨,不仅有司法工作人员,而且有立法工作人员参与。  “我们不仅关注处罚,同时也探讨如何对贪污贿赂犯罪的预防问题。只有花大力气扎紧、扎牢篱笆,才不会使官员最后陷入腐败的泥潭。刑法是最后一道防线,前面的防线需要完善个人财产申报等相关制度,以及各个行业的廉洁制度规定等纪律约束,前面的防线如果做得好,可以起到很好的预防作用。”王文华说。(原标题:受贿千余万 为何只判15年)编辑:

中新网4月9日电 据民政部网站消息,民政部国家减灾办今日发布2015年一季度全国自然灾害基本情况。一季度中国自然灾害以地震、低温冷冻和雪灾为主,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全国523.1万人次受灾,31人死亡。  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自然灾害以地震、低温冷冻和雪灾为主,干旱、洪涝、风雹、崩塌、滑坡、泥石流和森林火灾等灾害也均有不同程度发生。经核定,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全国523.1万人次受灾,31人死亡,9.3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4万人次需紧急生活救助;近600间房屋倒塌,16.9万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380千公顷,其中绝收15.7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63亿元。灾情总体较近年同期偏轻。  一是西部地区地震频发。一季度,我国大陆地区地震活动较为活跃,共发生5级以上地震6次,均发生在西部地区。其中,3月1日云南沧源县5.5级地震和3月30日贵州剑河县5.5级地震损失较重,两次地震震中均位于西南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民房抗震能力差,灾区群众自救能力弱,灾贫叠加导致灾害影响加重。1月10日新疆阿图什市5.0级地震、1月14日四川乐山市金口河区5.0级地震、2月4日西藏改则县5.2级地震和2月22日新疆沙湾县5.0级地震均给当地造成一定损失,引发社会关注。此外,3月14日安徽阜阳市4.3级地震造成2人死亡。据统计,一季度地震灾害共造成27.2万人受灾,2人死亡,8.9万人紧急转移安置,近600间房屋倒塌,15.6万间不同程度损坏,直接经济损失27.6亿元。综合来看,灾情总体偏重,其中紧急转移安置人口、损坏房屋间数和直接经济损失均为2004年以来同期第二高值。  二是低温雨雪多次来袭。一季度,全国大部多次遭受低温雨雪天气过程。其中,一季度东北地区雨雪过程频繁,平均降雪量为14.8毫米,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4多,吉林、黑龙江大部积雪日数有10-20天,部分地区超过20天。1月8-11日,西南地区出现低温雨雪天气,云南香格里拉最大积雪深度20厘米,双江县大文青平水库最大降水量197.2毫米。1月27-31日和2月19-22日,我国中部和东部地区两度出现大范围雨雪天气,给全国春运出行带来一定影响。据统计,一季度低温冷冻和雪灾共造成276.8万人受灾,2人死亡,4000余人紧急转移安置;农作物受灾面积236千公顷,其中绝收9.4千公顷;4000余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直接经济损失24.7亿元。综合来看,灾情总体偏轻,其中受灾人口、农作物受灾面积、绝收面积为2004年以来同期第二低值,直接经济损失为第三低值。  三是风雹旱灾时有发生。一季度,全国有11个省(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遭受风雹灾害,损失主要集中于四川、贵州和云南,西南3省农作物受灾面积31.6千公顷,其中绝收4.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4.1亿元,占全国风雹灾害总损失的70%以上。去冬以来,北方冬麦区平均降水量45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近3成,河北、山西、甘肃等省部分冬小麦受旱,造成128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66.6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1亿元。截至3月底,河北、山西和甘肃等地仍有作物发生轻度干旱。  四是地质灾害同比偏重。一季度,全国地质灾害灾情与2014年同期相比明显偏重,造成的死亡人数和直接经济损失均有所增加。其中,3月19日广西桂林市叠彩区岩石崩塌造成7人死亡, 2人重伤, 23人轻伤;1月23日,陕西汉中市留坝县发生一起山体崩塌,造成2人死亡、2人受伤;2月14日,湖北恩施州利川市发生一起山体崩塌,造成2人死亡。(原标题:一季度自然灾害造成523.1万人次受灾 31人死亡)编辑:

荆楚网消息(记者余宽宏) 5月31日下午3时09分,随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群众报警获悉:随州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曹平,男,现年48岁,在随州城区舜井大道市交通局家属楼楼顶坠楼身亡。  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调查处理之中。  据随州市交通运输局官网显示,曹平的职务为局长、党组书记,分工为主持党政全面工作,主管计划、财务、审计和重点工程项目的协调工作。(原标题:随州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曹平坠楼身亡)编辑:

分类:明仕亚洲手机网页版

时间:2016-11-03 15: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