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日喀则4月26日电(索朗多吉)武警西藏消防总队日喀则支队首批赶往地震重灾区樟木镇的30名官兵,于26日凌晨3时40分许到达距聂拉木县城大约5公里处。由于山体滑坡,车辆无法行进,30名官兵于凌晨5时携带生命探测仪等装备紧急徒步向灾区挺进。(原标题:西藏地震重灾区樟木镇发生山体滑坡)编辑:

本报记者 陈婧 实习生 周智宇 林宇孛 刘洋《中国青年报》  4月26日17时50分左右,从尼泊尔加德满都起飞的CA058号航班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因为前一天中午(当地时间)突袭尼泊尔的一场8.1级大地震,CA058号航班上近300名乘客的这次航程,成了一段名副其实的“劫后余生”旅途。  来自武汉的黄靖尧是其中一员。4月26日下午1点29分,黄靖尧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发出一条信息:“我终于坐上回国的飞机了,看到五星红旗,满满全是泪啊……这回是真的安全了”。  她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道,地震发生时,她和两个同去尼泊尔自由行的中国朋友,正在加德满都的泰米尔街区逛街。因为此前从未经历过地震,当地震来袭的一瞬间,黄靖尧和同伴都没反应过来。比她们先反应过来的是那家店铺的店主,“是那个商铺的店主把我们拽到了墙角。他们父子3人把我们围在里面,他们站在外面保护我们”。  “当时就感觉很摇晃,不敢移动,不知所措。”黄靖尧说。震后几分钟,惊魂未定的她在朋友圈发出一条信息:“遭遇地震,两分钟之久,期望明天飞机能起飞,我一定要回家……”  黄靖尧迅速与朋友汇合一道找寻平地避难,这一路的见闻让她印象深刻:“看到路上许多地方开裂、电线杆倒掉。因为大家都从屋里跑出来避难,所以路上人很多。尼泊尔当地人看起来还比较镇定,很多开店的人把店铺关了,回家照顾家人。即使在地震的情况下,一些开着的商铺也没有坐地起价,还是照原价将食物等卖给游客。”  在寻找避难场所的过程中,又有几次余震发生。相比起一开始遭遇地震时的“后知后觉”,遭遇的余震让黄靖尧感觉“非常害怕”,“腿有点软,像在海上漂”。  25日傍晚,黄靖尧一行人终于找到一个当地政府临时搭建了帐篷的避难点,“我们约了所有认识的中国人都去那儿”。晚上九十点,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来了两名军人,召集所有在这儿的中国人全部去大使馆集合。26日凌晨,黄靖尧发出一条朋友圈信息:“我现在已经在大使馆了,非常安全!据消息称,明天9点半后有飞机来接同胞们,谢谢亲爱的祖国。”  在大使馆度过的一夜虽然安全,黄靖尧也没有睡安稳。“虽然大使馆的门都是敞开的,大家可以随意出入,但是因为害怕余震,大家都不敢到屋里休息。即使晚上气温比较低,大多数人也都是在使馆外的空地露宿,但总体上大家的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的。”  26日凌晨一点多,黄靖尧得到消息,“来接游客的飞机是不按点飞的,来了就走”。已买好26日返程票的黄靖尧和朋友租了一辆车赶赴机场。到达机场后,黄靖尧看到现场有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负责登记中国游客的资料。  在候机过程中,让黄靖尧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自称“蓝天救援队队员”的年轻女孩,她在现场号召大家自发组织志愿者,凑钱买食物分给大家。“由于在尼泊尔买药比较难,现场还有人号召大家把各自带的药品收集起来,进行分类,交给救援组织的人,希望给有需要的人提供一些帮助。”黄靖尧说,她的一些朋友现在还滞留在尼泊尔机场,他们正自发当志愿者,等蓝天救援队到达后,可能会随救援队去受灾严重的地方协助救灾。  华人的自助互助故事也在尼泊尔的其他地方上演。在博克拉地区的中国摄影师张竞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我现在身在博克拉地区,目前这里一切安好。我并不会离开,我还会留在尼泊尔,协助华人游客安全撤离”。  微博名为“Z_Miao”的网友则加入了一个尼泊尔博克拉华人自救自助群。他将一位刚从机场回来的群友的信息和照片转发给中国青年报记者。这条信息说:“照片里的人就是中国驻尼泊尔使馆的武官刘晓光,他为每个人提供一瓶水,耐心解答各种问题,对很多问题和建议做了收集,并组织志愿者回复大家。”(原标题:一名亲历尼泊尔地震游客的回家之旅)编辑:

澳大利亚媒体日前披露,在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通缉的100名在逃人员中,10人逃往澳大利亚,其中5人与当地公司有联系,至少1人在澳拥有房产。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24日报道说,可以证实,名单上逃往澳大利亚的10人中有5人与在悉尼、墨尔本、珀斯、阿德莱德等地注册的公司有联系,至少1人在澳大利亚拥有房产。  姚耿,原云南省五矿化工进出口(集团)公司上海浦东分公司经理。1998年4月出逃,可能逃往泰国、澳大利亚,涉嫌罪名贪污。《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文章说,姚耿的确在悉尼有一些联系人,因为公司文件显示,他曾在2012年8月至2013年4月间担任邦迪咖啡(澳大利亚)集团的董事。  胡玉兴,原山西省太原市住房制度改革办公室主任,2002年7月出逃,可能逃往澳大利亚、新西兰,涉嫌罪名滥用职权。《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文章说,胡玉兴与西澳大利亚州的4家公司有联系,其中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就是胡本人在珀斯郊区阿特维尔的房产地址。房地产记录显示,胡拥有的住宅目前大概价值65万澳元(约合325万元人民币)。  自“猎狐”行动、“天网”行动开展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是关注的焦点。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罗纳德·赫伊斯肯此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澳大利亚和中国,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公众层面,都很容易在一个问题上取得共识,即那些从贪污腐败行为中获得收益的人不应该在其他国家寻找到庇护。不过,他同时承认,在海外追逃追赃方面两国确实面临难题,澳中两国之间缺少引渡协议即是其中之一。(记者:徐海静;编辑:李大伟、海洋;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编辑:

中新网秦皇岛4月10日电 (肖光明 崔涛 王天译) 近日,中新网记者接到群众反映,由于青龙满族自治县经济开发区内的德龙铸业综合项目停工,致使该项目的配套工程——星干河2号桥工程面临“烂尾”危机,难以支付工程款和工人工资。  河北青龙经济开发区是当地招商引资的重点发展区域,京津冀一体化发展中,该开发区有着重要的意义。园区配套工程的“烂尾”,严重影响了当地的发展环境及招商引资形象。    青龙满族自治县距北京250公里,距天津265公里。青龙经济开发区是河北省省级经济开发区,目标是打造京津唐钢铁产业转移承接区、秦皇岛市装备制造配套产业发展核心区。  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中,该开发区地理、资源方面优势明显。但在园区内,处于停工状态的星干河2号桥却显得十分突兀。  中新网记者从当地了解到,星干河2号桥(又名蛤子町大桥)建成后,可以直线连接大型矿山和整个经济开发区,矿石可直接从矿山运往企业,为园区原料运输、人员出行提供极大便利。也正因此,星干河2号桥工程成为青龙经济开发区的重点配套工程。  2011年5月26日,青龙满族自治县城乡规划局和国土资源局分别就星干河2号桥桥梁的规划及占地给出意见,并表示“该桥的建设,将改善沿线及辐射村镇环境面貌,改善行车条件,充分发挥该路的功能,使运输综合费用降低,有利于当地经济的发展。”  据星干河2号桥投建者、河南红旗渠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谌义和介绍,该桥最初设计宽12米,长208米,后来延伸为240多米。  2012年底,该桥开始建设。两年时间里,大桥主体已经完工,但由于开发区企业发展出现困难,难以支付建桥工程款,即将完工的大桥被迫停工。  中新网记者在建桥现场看到,在开发区整齐干净的厂区东侧,一座未完工的大桥横在开发区和矿山之间,大桥护栏的钢筋裸露在外,首尾处未与公路相连。据当地村民介绍,由于桥梁未完工,村民和园区工人出行很不方便。    是何原因造成了大桥没有建设完工?据谌义和介绍,2012年11月份,施工方与青龙县德龙铸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星干河2号桥施工《工程合同书》。该《工程合同书》上注明,施工资金来源为企业自筹,政府回购。  然而,由于钢铁业产能过剩、需求减速,德龙铸业开发有限公司被迫停工,原本预期的业务收入无法实现,难以支付园区配套设施的建设费用。但谌义和认为,星干河2号桥作为园区基础设施配套工程,应由政府出资建设。  中新网记者在相关材料中发现,青龙县2011年4月8日“中国共产党青龙满族自治县委员会书记办公会议纪要”上明确指出,德龙铸业综合项目是秦皇岛市委市政府“四项重点工作”重点项目,同时也是青龙县“钢铁立县、跨越发展”的标志性工程。星干河2号桥作为园区基础设施配套工程,由政府出资建设。  同年9月21日,青龙满族自治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向青龙满族自治县县政府提交了“建设星干河2号桥的请示”,请示中称该桥项目资金由企业先行垫付,政府逐步返还。该请示得到政府多部门领导的批复,同意星干河2号桥以该支付方案执行。  谌义和也曾就此事与当地相关部门沟通。当地主管领导也承认此工程为市政配套工程,但限于财政支付压力,还不能给予支付扶持。  谌义和认为,既然当地政府已明确为政府出资星干河2号桥工程,在德龙铸业无力垫付资金的情况下,政府应该启动回购计划。    工程的“烂尾”,也使参与建设的施工方和建筑工人陷入困境。  据谌义和介绍,2012年,他组织民工进场施工,两年时间先后投入1500多万元,其中除了他垫付的1000多万元外,至今尚欠民工工资200多万元、建桥工程材料款300多万元。由于德龙铸业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他始终未拿到工程款,其个人也再无力继续支付建桥费用。更加让他不堪的是,迫于讨债人的压力,2015年春节他不敢回家居住。  谌义和称,在施工当中,河北青龙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先后两次更改星干河2号桥设计图纸,长度由最初设计的208米延长为240多米,其它项也更改较多,致使远超最初预算,实际建桥投入已达1500多万元。  对此,谌义和认为这个工程本来是园区配套工程,希望政府将该桥列入市政工程回购计划,促使该桥早日完工。  4月9日,青龙满族自治县政府主管领导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目前由于企业经营状况不好,财政资金也存在缺口,对于此项目还没有纳入议事日程,还需要等待。  值得深思的是,中新网记者采访过程中遇到来自北京的企业考察人员,该地烂尾的配套设施给他们留下了不良印象,“本考虑在此建厂,但是这样的配套设施令人担忧。”(完)(原标题:河北一省级园区配套工程“烂尾” 建筑商有家不敢回)编辑:

中新社上海4月23日电(记者 张素) 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23日宣布,中国首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准确进入工作轨道、有效载荷顺利开机,地面已成功接收到卫星下发的导航信号。  “这标志着首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研制、发射取得里程碑式的成功。”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主任、导航总指挥相里斌在当日举行的发布会上说。  3月31日,中国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远征一号上面级将这颗导航卫星准确送入距地面35786公里倾角55°的倾斜地球同步轨道,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建设由区域运行迈向全球拓展。  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副主任、导航总师林宝军介绍,卫星在3月31日进入轨道后即开展了平台在轨测试工作,截至4月21日已完成敏感器测试、控制模式功能测试、自主控制测试、加热器功能测试、遥测模式切换功能测试、跟踪信标EIRP值测量、跟踪信标频率精度测试、遥测灵敏度测试等8个项目的测试,“测试结果全部合格”。  林宝军说,目前卫星准确进入工作轨道,卫星携带的星载原子钟、时频、大功率行波管放大器等有效载荷也已顺利开机,“4月21日,地面已成功接收到卫星下发的导航信号”。  谈及下一步,林宝军表示除将继续开展平台在轨测试,还将进行转发载荷在轨测试、直发载荷在轨测试和星间链路设备在轨测试。  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是中国自主建设、独立运行,与世界其他卫星导航系统兼容共用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以更高的定位、更高的授时精度、更强的在轨自主运行能力、更轻盈小巧的卫星结构为主要特点。  已成功发射的这颗卫星是中国科学院承担的首颗长寿命、高可靠业务星。相里斌介绍,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已先后完成创新系列卫星、神舟飞船伴星等国家重要航天任务,成功率达到100%。  “未来两到三年间,我们还将陆续发射20多颗卫星。”相里斌说,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已成为中国航天领域的新生力量,他们有信心联合其他机构寻求新的突破。(完)(原标题:中国首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有效载荷顺利开机)编辑:

分类:明仕亚洲手机网页版

时间:2016-08-05 08: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