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台北5月22日电 “回忆战争,是为了防止战争;讲日本(当年)的残酷,并不是要煽动对日本的仇恨。现在年轻一辈该做的,是不要遗忘这场灾难。”知名作家白先勇22日在台北说。  台湾世新大学自4月10日起推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讲座,22日邀请白先勇与《巨流河》作者齐邦媛讲述“我们生命中的八年抗战”,以亲身经历为年轻学子呈现战争的残酷。  出生那年,“七七事变”发生,白先勇的童年都在战争的炮火中度过。他提到,当时父亲白崇禧几乎都在战场上。日本的飞机狂轰滥炸,住在桂林时他每天跑防空洞,有时候半夜听到警报声,也得赶快起床去钻山洞。家里有个泥水匠,就因为来不及躲进山洞,一条腿被炸断,血肉模糊,非常可怕。躲到重庆时,还有很多人在防空洞里被闷死。  白先勇回忆,对战争的记忆不是轰炸就是逃难,没有喘息的一天。他说,抗战是全民族经历的一场大灾难,人民伤亡惨重。几百万官兵为了保卫国家,保卫民族而牺牲生命,用“血肉长城”抵抗日本的侵略,这段历史不应被遗忘。  已经90岁高龄的齐邦媛说,战争从13岁打到21岁,她一路从东北逃难到上海,“抗战八年中,一个女孩子最漂亮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记得成天很饿”。  “除了饿,还有恐惧。”她回忆,常常遇到轰炸,尤其是在有月亮的时候,“我最不喜欢满月,总希望下雨,让轰炸机来不了”。  齐邦媛对台下的大学生说,“我没办法像你们心中这么平静,我心上刻满弹痕,希望能有多一些年轻人来写我们的故事”。(完)(原标题:白先勇谈抗战:回忆战争是为了防止战争)编辑:

“通过成立跨部门领导小组来组织实施重大战略任务,是我们党和政府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种有效的工作方法。”  十八大后,这些规矩你必须懂  文_尤梓  首先,请做一道多选题:调查研究是____;A、谋事之基;B、做事之本;C、干事之源;D、成事之道。  不要小看了此题哦,它可能关系到你懂不懂规矩——这是辽宁“全省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在线测试”中的一道。从今年1月1日起,半年内,辽宁全省副处级以上干部都必须在网上做完这套测试题,以检测他们是否“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如第一次测试没通过,还需要补测。  党的规矩包括党章,党纪,国法,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工作惯例。调查研究属“优良传统和工作惯例”之列,也是必须懂的规矩之一。  除此之外,当下领导干部还应该懂哪些规矩呢?  首先来看成文的规矩,有两类需要注意。第一是赋予时代新内涵的政治纪律与政治规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所有党的纪律和规矩中,第一位的是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过,政治纪律与规矩不是一成不变的,它的具体内容随着时代变化不断发展,既富于时代性,又体现原则性。  1999年,中央提出了遵守政治纪律必须做到决不允许搞“先斩后奏”、“斩而不奏”,决不能参与和支持集体闹事等“六个决不允许”。2011年,中央再次重申“六个决不允许”。不过此时增加了“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能参与和支持集体闹事”也调整为“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  今年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谈到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时提出了“五个必须”。这是当下领导干部必须遵守的、大的政治规矩。“五个必须”与两个“六个决不允许”相比,增加了“必须服从组织决定,决不允许搞非组织活动”、“必须管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这主要因为“山头主义”与“身边人”腐败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次才会将其上升到政治纪律与规矩的位置。这一提升值得官员重视。  此外,党规、党纪是成文的规矩,十八大以来修订、重申的尤其需要注意。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截止去年底,中央层面发布的新规近30条,平均一个月确立一条。这其中,与工作作风相关的新规矩约占37%,与生活作风相关的约占56%,与学习相关的约占7%。可见,规范官员生活作风,是两年来中央的重点之一。  这些新规也更加注重细节,包括禁止婚丧喜庆事宜大操大办、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等,以“小切口”解决“大问题”。对社会而言,讲究的是“法无禁止即可行”,对于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而言,则应该是“规无授权则不能行”,因为官员这个职业行使的就是权力。  工作方面,1959年《中央关于统一管理党、政档案工作的通知》、1965年《中央关于党内同志之间的称呼问题的通知》等被保留了下来;生活方面,包括禁止婚丧喜庆事宜大操大办;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等;学习方面,规定干部培训不得搞小圈子;禁止参加“天价培训”。  再来看“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有哪些尤其需要注意。  “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是党内的优秀传统,十八大之前有些官员说得多、做得少,现在就需要尤其注意了。  十八大后出台的“八项规定”本身是一个规矩,定立的过程也体现了一个规矩——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2013年6月,“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在中央政治局专门会议上,被确定为提高中央政治局工作水平的5点要求之一。  “官”“商”关系也有了新界定。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参加人大江苏代表团审议时,告诫各级领导干部,“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官商交往“勾肩搭背”,既是一个表面上的动作,又是对一些变质的官商关系的侧写。习近平立下这一条规矩,就是告诉官员怎么跟商人打交道。  “小组治大国,大事建小组”也是中央践行的一个规矩。国务院原副总理曾培炎这样评价领导小组:“通过成立跨部门领导小组来组织实施重大战略任务,是我们党和政府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种有效的工作方法。”  截止目前,中央至少有18个“中”字头小组,而这些小组多为“领导小组”和“协调小组”,其中习近平兼任4个组长。而在地方,党委“五人小组”也逐步普及,从组织人事领域延伸到巡视工作上。  请示汇报也是一个规矩。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就称“作为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在涉及重大问题、重要事项时按规定向组织请示报告,这是必须遵守的规矩。”  习近平最近一次谈规矩是在云南调研期间,“党组织要管理党员、干部,党员、干部要自觉接受党组织管理,也是我们党的一个重要规矩。”“各级党组织要在从严治党上进一步做起来、实起来。无论哪一层级、哪一领域的党组织,都应该严肃认真对待党赋予的职责,按要求进行严格的组织管理。”  规矩不是空的,大的规矩总会细化到小的行为层面上。遵守这些规矩,有些官员此前惯性行为就需要改变了。  首先是阳奉阴违,或者私下议论的行为需要注意。一名处级官员告诉笔者,他所在市的领导最近就十分强调行为规矩,比如要求避免虑事简单,言行莽撞,论政治不明“方向”、不懂“大小”,论做人不守“本分”、不明“礼仪”,论工作不晓“轻重”。  “不明方向就最容易对一些政策说三道四。不晓得轻重就是突然吩咐你几件事,你完全不知道哪些要先办、哪些要后办。”上述官员称,前几年经常看见的一些基层官员通过群发短信或者其他方式,评议当地官员与政策,而被抓。“这其中当地过激的反映固然不对,但这些基层官员也是不守规矩。政策或者一把手不是不可以评论,但是要按照规矩,在党内公开进行。”2014年中央第二轮巡视中,就专门指出官员不守规矩,“有的热衷于讲段子,传小道消息”。  “总之,要管好自己的嘴,不能口无遮拦、毫无顾忌。”上述官员称。  其次,部分越级汇报以及越级指挥工作的行为也需要改变。  比如向领导汇报工作,守纪律就是不泄密,不能领导上一分钟说了什么,下一分钟你就让全单位都知道了;讲规矩,就是不能越级,即便遇到急事需要越级,也应该同时向自己的直属领导汇报。  下级要避免越级汇报,领导也要避免越级指挥工作。“有些官员喜欢‘一竿子插到底’,这不是不可以,但是应该尽量避免。各级都有自己的职权范围,如果领导越过下级主要官员指挥工作,就会给下面造成困惑。”一名专家告诉笔者称,有些腐败问题正是从“一竿子插到底”开始的。  但也有官员称,实际工作中不可能完全避免“一竿子插到底”,只要按照程序来,也没有问题。“比如我要直接指挥下面的工作,除非特殊情况,我在安排了工作后,也会通知下面的负责人。”  最后,一再被舆论质疑的“拍脑袋决策”这次真的要注意了。以前这可能只是工作方法的问题,现在这就事关懂不懂规矩了。  习近平称,“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更没有决策权”——没错,文章开头的选择题正确答案是A、D——这是大的规矩,细化到行为中,就得真正沉下去。  2012年底,习近平到河北阜平骆驼湾村考察。这里属全国连片特困区,人均年收入900多元。当晚开会时他对当地干部说:窥一斑知全豹,到这里就是要了解我国的真实贫困状态,如能看到真贫,从北京3个半小时的路程就值了!

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背景  近年来我市城乡建设迅猛发展,但在发展的同时,“对历史文化保护重视不够,传统村落衰落、消失的现象日益加剧,加强传统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标准  条件1 历史建筑、乡土建筑、文物古迹等建筑总量超过村庄建筑总量的1/3或集中连片分布;  条件2 拥有较为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传承形式良好,至今仍以活态延续的村落  举例  温江区万春镇鱼凫村  存有宝墩文化时期遗存;  大邑县鹤鸣乡新民村  有以胡家院子为代表的传统川西民居建筑;  蒲江县长秋乡石马村  有漏米寺,有唐代建造的摩崖造像58尊。  温江区万春镇鱼凫村保存有宝墩文化时期遗存,大邑县鹤鸣乡新民村村庄内百年以上的桢楠、古柏树众多,蒲江县长秋乡石马村有唐代建造的摩崖造像58尊……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快速发展,传统村落的保护迫在眉睫。昨日,市建委宣布在全市范围内首次启动传统村落大调查,年内有望评审出成都市第一批传统村落并挂牌保护,未经批准将不得对传统村落进行拆并。        市建委村镇处介绍,传统村落是指村落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传统资源,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社会、经济价值的村落,这是我们促进城乡统筹发展、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财富。近年来我市城乡建设迅猛发展,但在发展的同时,“对历史文化保护重视不够,传统村落衰落、消失的现象日益加剧,加强传统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据了解,这也是成都市首次开展全市范围内的传统村落大调查。主要目的是为了全面掌握我市传统村落的数量、种类、分布及价值,为构建科学有效的保护体系提供重要依据,使传统村落在新型城镇化推进过程中,得到科学保护和有效利用。  此次调查的重点主要是市域内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传统资源,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应予以保护的传统村落。例如,历史建筑、乡土建筑、文物古迹等建筑总量超过村庄建筑总量的1/3或集中连片分布,较完整体现一定历史时期的传统风貌,建筑基本保持传统风貌;村落选址具有传统特色和地方代表性,利用自然环境条件与维系生产生活密切相关或反映特定历史文化背景,村落整体格局保存良好;拥有较为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民族文化或地域特色鲜明,传承形式良好,至今仍以活态延续等的村落,都是主要调查对象。        据了解,成都市范围内已经列入国家级或省级传统村落名录的村落,此次将自然入选为成都市传统村落。其中省级8个:包括邛崃市平乐镇花楸村、崇州市羊马镇伏虎村、彭州市升平镇昌衡村、温江区永胜镇尚合社区、金堂县五凤镇金箱村、温江区万春镇鱼凫村、大邑县鹤鸣乡新民村、蒲江县长秋乡石马村;国家级两个,分别是花楸村和金箱村。  其中,温江区万春镇鱼凫村保存有宝墩文化时期遗存,有干栏式、木骨或竹骨泥墙式房址、竖穴土坑墓和灰坑等遗迹;大邑县鹤鸣乡新民村依鹄鸣山临斜江河而建,有以胡家院子为代表的传统川西民居建筑12000平方米,村庄内百年以上的桢楠、古柏树众多;蒲江县长秋乡石马村的漏米寺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有唐代建造的摩崖造像58尊。  市建委此次将组织大学教授、古建专家等,进行乡野踏勘、调查筛选,首批市级名单有望在下半年出炉,下一步将坚持“保护优先”的理念,对此次命名的成都市传统村落,加强保护利用规划编制,设置保护标志,建立保护档案,落实保护措施。未经批准不得对传统村落进行拆并。因特殊原因需要拆并应报市级以上建设、规划、文化部门审查同意。

中新网4月25日电 据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高新派出所官方微博消息,洛阳警方昨日深夜对“”一事进行通报,通报称,女子站在自家住房五楼顶上加盖的石棉瓦棚上向外扔掷汽油瓶时,石棉瓦断裂,其从室内楼梯间隙坠落至一楼地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24日下午,河南省洛阳市高新区张庄村民反映,洛阳高新区拆迁部门在拆迁张庄李宗敏家房屋时,导致李宗敏女儿李伟伟从五楼平台坠落死亡。  24日19时47分,洛阳市宣传部门回应称,洛阳高新区张庄村于2012年9月启动城中村改造,截至目前村内98%以上村民已完成搬迁,但仍有20余户村民因超过补偿标准、要价过高拒不配合搬迁。为保障已拆迁群众顺利回迁,高新区管委会决定走法律程序依法对剩余户进行拆迁。  24日,洛阳市高新区管委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未拆迁户实施拆迁。现场施工人员在拆迁李宗敏家过程中,李伟伟情绪激动。13:50分左右,李伟伟在五楼不慎踩断石棉瓦顶棚从室内楼梯间坠落摔伤。面对突发状况,现场人员立即报120、110,并将伤者送到一五零医院进行抢救,16:45分抢救无效死亡。(原标题:河南警方回应拆迁户坠亡:从5楼扔掷汽油瓶时坠落)编辑:

北大教授孔庆东状告南京电视台主持人老吴一案,终于尘埃落定。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近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上述案件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意味着,孔庆东败诉。据悉,这也是终审判决。  实习生陈雅 现代快报记者 赵书伶鹿伟    “名气是靠骂人骂出来的”“到底是教授还是野兽?”南京电视台主持人老吴(全名“吴晓平”)在《听我韶韶》栏目中,就涉及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的一起案件进行了上述评论,之后被孔庆东诉至法院,索赔20万元。  去年12月1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北京海淀法院”通报了这起案件,一审驳回孔庆东的诉讼请求。现代快报曾就此进行报道(详见2014年12月18日封9),孔庆东的代理律师告诉快报记者“应该会上诉”。而老吴的代理律师也表示,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   对于一审判决,孔庆东不服,继续上诉。老吴的代理律师刘洪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今年3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院找双方谈话,当事人都没有出庭,而是由双方的代理律师出席。  “争论的焦点主要是两句话,一是‘靠骂人出名’,二是‘到底是教授还是野兽’。”刘洪表示,对方的律师认为,老吴的评论侵犯了原告名誉权,希望能撤销一审判决。现代快报记者试图联系孔庆东以及其律师,但一直没有联系上,孔庆东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不过,记者了解到,二审时,孔庆东换了一位代理律师。  对于争论的焦点,刘洪表示,第一句话在网上就能找到依据,而第二句话是疑问句,“挂个耳朵读报,本身就是打个问号的意思,没有下结论。此外,‘野兽’这个词是网络语言,并非针对孔庆东。”   昨天上午,刘洪收到了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用EMS快件寄来的判决书,落款时间是4月30日。“主要内容是维持一审判决,驳回上诉。”刘洪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虽然对方要求改判,但法院还是基本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理由和一审判决理由差不多”。根据诉讼程序,二审判决即为终审判决,结果已产生法律效力,任何一方将不能再进行上诉。  “将公共利益作为高于个人利益实现的观点在今天看来已无争议。”法院判决认为,在媒体表达对社会不良风气的鞭笞、对主流价值观念的维护和尊崇等等事关公共利益实现之时,由于其具有的公益性,在与个体利益的评价比较中,应具有优先保护地位,该优先地位体现在,如不存在虚构事实以及恶意的侮辱诽谤,尽管其表达令受害人感觉不舒服,也不应成立侵权责任,受害人应作出让步。本案中,吴晓平在节目中所讲所评,均是围绕孔庆东不当言论而引领公众对该现象进行反思,其内容并非恶意贬损孔庆东名誉,相反,其内容合乎社会利益的善良目的。同时,在吴晓平采取的言语等手段上,亦没有超出适当的范围。比如,吴晓平谈到“他(孔庆东)今天之所以在全国有一些名气,完全是靠骂人骂出来的”。法院认为,初听似乎有冒犯孔庆东之意,但对公众人物的评价取决于评价者自己的价值取向,评价的底线在于不得以虚构事实的方式故意诋毁。吴晓平意在反思和批评,而非恶意侵权。  吴晓平谈到“教授还是野兽?”一句,从字义上并结合节目整合内容分析,恰恰是想通过“野兽”一词,表达对孔庆东作为知名教授,在公开场合偶有分析谈论事物时让公众认为欠缺理性认知,并且话语粗俗与身份不符的质疑。这是对教师道德素养以及高等教育现状担忧的强烈表露,而非对个人的人格尊严的恶意侵犯。法院认为,在内容和手段均不具有恶意的情形下,孔庆东虽然感觉“受侵犯”,但应予以容忍。   “作为一名新闻评论人,我还是会继续这个节目的风格,继续做舆论监督,不过在言语上会更加准确、低调。”昨天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老吴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后的评论会更加客观,免得留下一些把柄。  老吴坦言,当时吃了这个官司,还有点小紧张,但了解这个案子后,又觉得挺搞笑的,“关于评论孔庆东的节目或文章不少,为什么他就盯着我呢?大概是枪打出头鸟吧。”  这个案件前后算来也有一年多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老吴也觉得“有点疲劳”。“现在舆论环境挺开放的,但有的人认为舆论监督就是负面报道,批评多了负能量就多了。其实不是这样子,我们还是需要舆论监督来推动社会发展,我还是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评论报道。”老吴如是说。(原标题:二审再败诉)编辑:

分类:明仕亚洲手机网页版

时间:2016-01-04 01: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