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6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北京市内所有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禁止吸烟,否则最高罚款200元。而《四川省公共场所卫生管理办法》针对办公场所吸烟也有规定:国家机关提供公共服务的办事场所室内区域明确禁止吸烟。  那么,单位领导在自己的办公室抽烟是否会享特权?又该由谁来监管?华西都市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记者走访发现,成都多数办公楼都设有专门的吸烟区,但也有“不自觉”的烟民,让同事备受困扰。  45岁的郭女士供职于私营企业,与9名同事共用一间50平米的办公室。10人中有6人要吸烟,办公室常常烟雾缭绕。  “只要有人吸烟,整个办公室都闻得到。”郭女士说,如果几个烟民齐聚一堂,办公室空气更糟糕,其他同事也不好当面制止,只能时不时咳嗽几声,委婉表达“抗议”。  “真心不好说,有时想,一支烟的时间,忍忍就是了。”郭女士说,考虑到抽烟的几位同事经常拉业务,压力也大,其他同事也不便多说。但每每闻到呛人的烟味,郭女士又心生纠结:说还是不说?这真是一个问题。  网友@史莱姆无孔不入是一名怀孕的准妈妈,她对办公室里吸烟的同事颇有微词,“捂鼻子不管用,直接说不听,单位领导来办公室,还和领导一起抽……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6月2日上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成都多家写字楼和机关事业单位,并在微博上对400多名市民展开了关于“办公室控烟”的小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对于“领导在自己的办公室吸烟”,有80%的人认为对自己有影响,近一半人认为“影响极大”;“当遇到领导在办公室抽烟”,有65%的人选择“默默忍受”,只有6%的人会“当面劝阻”;而对于“谁来监管领导在办公室吸烟”,50%的人认为应由类似工会组织监管,30%的人认为应由领导自查,20%的人认为应由员工举报。  “以前进一个领导的办公室差点窒息。房间里烟雾缭绕,几乎看不到人,五个人一起抽烟啊!”网友@吉卜力_巴鲁斯的吐槽,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市民张先生说,有时候被叫去讨论工作,刚进领导办公室,一股烟味就扑面而来。面对吞云吐雾的领导,他也不好说什么,“如果是同事还好说点,领导抽烟,还真不好吱声。”  市民李先生认为,即使是在单人办公室,领导也不应在办公室抽烟,“领导抽烟,对进来谈话的员工造成影响,员工慑于领导权威不敢劝阻,这是一种建立在权力之上的自私行为。”华西都市报记者张元玲网友观点领导抽烟谁能管?  @再次支持:领导们不要再关起门抽烟了,关不住啊!进办公室坐两分钟出来衣服臭一整天。  @Mis-Some:领导在办公室抽,最可怜的是工作人员,找领导签字要承受吸二手烟的危害。  @半秃之鹫:单人办公室是私人空间,我想吸就吸。  @全是小道听来的:领导在自己的办公室抽烟,把你叫去谈事,你敢举报吗?你敢把他的烟掐了吗?  @solanga名字:领导在自己办公室抽烟,谁举报?举报了能罚款吗?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香港泛民人士应该放弃自私,支持政改方案”——离香港立法会表决政改决议案仅剩5天,支持政改的立法会议员和各界爱港人士奔走呼吁,希望在最后一分钟劝说反对派议员回心转意。  连日来,许多港人用各自不同的形式,呼吁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据香港无线电视新闻台11日报道,数十名支持政改方案的市民,当天由金钟海富中心出发,游行至立法会,抗议泛民议员坚持否决政改方案。他们认为,否决政改方案是抹杀香港民主向前迈进的机会,损害香港利益,促请泛民改变决定。  据香港《成报》11日报道,“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计划17日在立法会大楼外举行“表决日,全力撑政改”集会,为投赞成票的议员打气,预计有数千人参加。参加者将穿白色或浅色衣服,强调“黑白分明”。大联盟召集人周融表示,参加者盼以“普选捍卫者”心态出席,以理性诚恳态度为支持政改人士打气,鼓励其他议员本着良知投票。他表示,要以“最乐观的态度”及“最现实的心情”等待表决结果。  “香港政改表决前一周僵局未见扭转”,随着表决日的临近,对于政改通不过的预期在增加。“如果时机未到,勉强都无幸福”,香港《南华早报》11日称,政府“政改三人组”成员之一谭志源10日接受电台采访时承认,港府连日与泛民议员的会面,毫无进展,不会有任何新的调整足以扭转大局,政改方案“被否决的机会很高”。香港《经济日报》11日感叹:港人期盼已久的普选,“恐怕真的将擦身而过”。《纽约时报》10日称,政改方案需要在70人的立法会中得到2/3票数才能通过,泛民议员发誓要否决法案,香港政府一直在争取这些人的选票,希望在27名成员的泛民阵营中至少有4人改变想法,但未见效果。  香港《am730》11日发表评论文章称,一旦法案被否决,行政长官应该根据《基本法》第50条,立即解散立法会。文章称,劝说是没有用的,想要议员重新检讨自己的立场,必须让他们面对解散立法会的后果,“只有当议员知道,他投反对票之后,有可能没法再次当选,他们在投否决票时才会慎重一些”。  据香港商业电台11日报道,中文大学、香港大学和理工大学3所大学上星期进行的最新联合滚动民意调查显示,反对通过政改的受访者首次超过支持通过政改者,这是4月中旬展开调查以来首次。其中,反对通过政改的比例为43%,支持的为41.7%。但同一天新界社团联会公布的另一项调查显示,在接受访问的820多名港人当中,62%受访者支持通过政改方案,只有近1/3反对通过。香港媒体普遍认为,两大阵营近日纷纷公布不同的民调结果,意图在社会上制造舆论压力。【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 环球时报记者 王渠 袁若岚】编辑:

中新网6月16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2015年5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3141起,4138人被处理,其中含省部级干部1名,地厅级干部19名。  为掌握全国贯彻落实八项规定精神情况,中央纪委在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59个中央和国家机关建立了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情况月报制度。(原标题:5月全国4138人违反八项规定被处理 含1名省部级干部)编辑:

【环球时报记者 林风】因牵涉“占中”不明捐款而备受争议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28日又被爆出将接受涉及推动多国“颜色革命”的“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索罗斯捐款。  香港《文汇报》28日报道称,该报近期接到的可靠消息显示,港大法律学院即将接受一笔涉及索罗斯的秘密捐款。而面对记者的查询,港大发言人仅在电邮中称:“目前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并没有向索罗斯基金会申请资助。”对索罗斯本人是否捐款和以什么名义捐款等问题并未回应。港大校董、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钟树根说,“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和港大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涉嫌违规处理捐款,已反映港大在这方面存在漏洞,如索罗斯的秘密捐款消息属实,港大可谓“糊涂上加糊涂”,他不排除要求立法会引用特权条例传召有关人士做供。本身是港大校友的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表示,近年的数据显示,包括港大在内的香港多所院校都有外国资金渗入,操控学界。  现年84岁的“国际金融炒家”索罗斯,曾于1997年闪袭香港金融市场,使港元汇率一路下滑,金融市场一片混乱。香港金融管理局立即入市,中央政府也全力支持。在一连串反击行动下,索罗斯在香港的“征战”无功而返,损失惨重。自上世纪末起,索罗斯透过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及其前身“开放社会研究所”,在“颜色革命”背后推波助澜。2003年,格鲁吉亚发生“玫瑰革命”,索罗斯拿出250万至300万美元的活动资金。2004年底,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有美国国会议员做证时透露,索罗斯旗下的“乌克兰开放社会研究所”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通过它及“国家民主基金会”向乌反对派提供了超过6500万美元的政治资金。2006年6月,“开放社会基金会”被指参与游说土耳其国会修改宪法,增加民众参与;2010年4月,又被指赞助埃及反对派办网媒,最终导致穆巴拉克下台。近年,索罗斯的基金会还不惜向学校提供大笔资金,为各地学生、学者及媒体提供传授西方民主和价值观念的课程或培训,煽动群众对现有政权的敌对情绪。  有舆论分析认为,所谓“开放社会”或“援助扶贫”只是表面装饰,索罗斯的真正意图是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通过国家政权更替,为自己的金融投机鸣锣开道。而港大一旦让外国资金有机会渗透,将使公众质疑其随时可能成为“颜色革命桥头堡”。

信访系统过去“只做不说、多做少说”的宣传工作观念,将会很快得到改变。本月17- 22日,国家信访局首次举办全国信访系统新闻发言人培训班,学员包括各省(区、市)和副省级城市信访部门新闻发言人、新闻发布机构负责人等120余人。中国信访系统首次举办新闻发言人培训班,被业内戏称为信访系统的“黄埔一期”。    “只做不说、多做少说,是信访部门的老传统。”国家信访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张恩玺坦言,对所做的工作羞羞答答、遮遮掩掩,产生了许多误解和误读,一些“道听途说”大行其道、个别“专家解读”混淆视听。  对于原因,张恩玺解释为“三怕”:怕说错话、怕成热点、怕泄秘密。  由此也造成一些地方对信访工作“失声”。此前,除少数几个省份外,我国大部分地方信访局不仅没有固定的新闻发言人,也没有召开过信访新闻发布会,甚至鲜少与媒体接触。  张恩玺对新闻发言人讲话时直言,此前的一些涉信访舆情事件发生后,多次最需要发声的时候,基层和部门却成了“沉默的羔羊”。在张恩玺看来,在“人人都有麦克风、都是通讯社”的新媒体时代,“只做不说”的思维已无法适应。  “最近发生的黑龙江庆安枪击事件,迅速被公众‘ 围观’,过程激烈,衍生出次生舆情事件,信访部门也‘ 躺着中枪’,被‘ 新闻搭车’,当事人被说成‘ 上访人’,实际上八竿子打不着,好像一有点风吹草动,信访部门就是当然的‘冤大头’。为什么要等到事件炒作了几天后才公布视频,以正视听?”培训第一堂课上,张恩玺主讲,直接抨击地方系统关键时刻“失声”。  正因如此,信访系统也开始强调主动发声,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南都记者获悉,我国信访系统新闻发布工作常态化是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今年首次在省级和副省级城市层面全面设置新闻发言人,部分地市的信访局也设置了新闻发言人。国家信访局要求,6月30日前,县级以上信访部门都应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原则上市县两级由信访部门主要负责人担任。  “培训班的开班,是全系统新闻发言人制度建立的重要标志。”张恩玺告诉南都记者。    培训邀请了国新办、新华社、全国公安文联、国家行政学院、人民大学、北京市新闻办等单位的领导和专家学者讲课。组织发言人实地观摩了外交部新闻发布会。课堂上,学员们都要进行发布会现场模拟实战,广东乌坎事件、雾霾、PX项目引发公众散步、校车坠河等热点事件,也都成为模拟演练的课题。  “你家里有空气净化器吗?”“您作为分管副市长,是因为与普通公众一起面对雾霾,所以不买吗?”  主讲人之一、壹读传媒总裁兼总编辑马昌博接二连三抛出刁钻问题。而当扮演“保定市环保局长”的河北保定市信访局副局长王再兴回答完不用空气净化器原因后,马昌博又继续追问:“怎么看待雾霾导致疾病”、“为什么不能确定”等问题,以至于模拟电话采访的王再兴连说“不好意思”,挂断电话再度回到教室时,满脸通红,大汗淋漓。    去年公布的国办100号文件提出,国务院各部门中,与宏观经济、民生以及社会关注事项较多的职能部门,原则上至少每季度举办一次新闻发布会。国家信访局并不在其中。  “信访局虽然不在名单中,但我们一直按照这个要求做,去年就开了4次新闻发布会,今年也要准备开”,张恩玺接着透露,今年全国信访系统的发言人制度将得到进一步加强和完善。  年底前,省级信访部门还将分别组织一次培训,培训到县级以上信访部门新闻发言人,将由主要领导亲自授课。  据张恩玺透露,下一步,国家信访局将要求各地信访部门必须定期不定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实现新闻发布工作常态化,并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包括机构设置、人员配备等,国家信访局还将定期考核检查,以此推动信访系统的新闻发布工作水平。  南都记者 葛倩 发自北京(原标题:我国首度集训信访发言人 庆安枪击事件成讲课案例)编辑:

分类:明仕亚洲手机网页版

时间:2016-02-13 15: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