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日下午,备受关注的单县四考生高考志愿被篡改案昨日宣判,被告人陈某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陈某当庭表示服从判决,被篡改志愿考生小田、小许和小朱的家长参加旁听,对于判决结果,他们表示不认同,有家长直接表示将提起上诉。    25日下午3点,备受关注的单县四考生高考志愿被篡改案宣判正式开始。被告人陈某的家长以及被篡改志愿考生小田和小许、小朱的家长均来到庭审现场。  单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员周博宣读了判决结果。被告人陈某在家使用电脑登录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网上报名系统,对田某、朱某、凡某、许某的高考志愿进行了删除、修改,造成四人没有按照自己所报的志愿或者志愿顺序被投档。被告人陈某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数据进行删除、修改,后果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确认。被告人陈某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陈某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在庭审现场,记者看到被告人陈某表情木讷,头发蓬松,胡须因多日未剪显示出和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在听判决结果时,他面无表情,只是偶尔眨下眼睛,年轻人的活泼与灵动从他脸上看不到分毫。对于判决结果,陈某表示服从判决结果,不上诉。  庭审后,记者也对陈某做了采访。陈某称对于自己犯下的过错很后悔,“很后悔对他们做这些事,也不知道怎么弥补他们。”陈某说,他不知道自己行为是犯罪,自己是出于玩的心理。对于自己的父母,陈某表示自己心里也很难受,觉得对不起父母。  单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员周博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被告人法律意识淡薄,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给被害人带来了严重的后果,一失足成千古恨,不仅改变了四个被害人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作为学生不仅要关注自己学业,还要多学习法律知识,注意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法制监狱、心理健康教育也是全社会应该关注的问题。  据介绍,如果受害者家属对一审判决结果不认可,可在10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说是7个月,除去羁押时间,也就是4个月。”对于这一判决结果,小田姑姑、小朱父亲以及小许本人和母亲皆不能接受(小凡家属未联系到)。  “原本估计最少也得1至2年,但没想到却是7个月。”小田的姑姑田女士旁听此次庭审,她对该判决结果不能接受。  “孩子正是因为第一次高考成绩不理想,才选择了复读。但在他马上要实现当警察的梦想时,却被人剥夺了,这对孩子该是怎样的打击?或将成为他一辈子解不开的死结。”田女士的情绪变得激动。  田女士表示,因不服判决,接下来将考虑上诉。而小田的父亲田先生也持有这个观点。  “我对这个判决结果也不满意,判得太轻了。”小许的母亲也旁听此次庭审,表示接下来会考虑上诉。    对于判决结果,记者又联系到其他受害者。18时许,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联系到小朱的父亲。“7个月,怎会这么轻?”此时,在青岛打工的朱父还未知道判决结果。“我和孩子母亲一直在青岛打工,两次庭审都是委托孩子伯父去的,他还没将结果告知我们。”朱父表示,站在孩子的角度,该判决结果太轻,因为别人的篡改,孩子的十年苦读算是白费了,其一生也将因此改变,这笔账谁能付得清?  “相比较4个被篡改志愿的孩子,我的孩子还算较轻,至少专业是他喜欢的。”朱父说,另外3个孩子,尤其是上山东女子学院学前教育的小许,和成为潍坊学院免费师范生的小田,影响最大。因不满判决,朱父也表示将重新起诉,要求相应赔偿。  随后,记者又联系到在山东女子学院的小许,他表示,已在网上得知庭审结果。“虽然认为判决轻,但判决结果也不是我所能左右的。”小许告诉记者,他目前能做的便是接受这一现实,努力适应如今的大学生活。对于是否上诉,小徐会遵循父母的意见。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小凡的电话,仍显示关机。  在小田和小许家长接受采访时,被告人陈某的母亲张女士忽然跪倒在受害者家属面前,希望得到他们的谅解。张女士在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孩子犯了错,不知道怎么弥补,只能道歉希望得到别人的原谅。陈某的叔叔也旁听此次庭审,据介绍,经过这件事,陈某父亲受到很大刺激,因此没有来到庭审现场。   2016年7月31日,菏泽单县一中的高考生小许收到了山东女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然而该所学校并不在其当初报考的6所本科学校之内。他怀疑自己的高考志愿被人篡改,遂报警。经当地相关部门初步查明,包括小许在内有两名考生被其同班同学陈某篡改。  作为受害者的四名考生与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其中,超出一本线30多分且服从调剂的小凡有可能被青岛科技大学录取,目前就读山东理工大学。高出一本线19分的小朱有可能被国家重点学校新疆大学录取,目前就读于烟台大学。一直梦想当警察的小田,有可能被江苏警官学院录取,目前为潍坊学院免费师范生。而小许因志愿被篡改,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牟张涛 邓兴宇 赵念东)责任编辑:

原标题:福建“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政策被女大学生提请审查  实习生 刘 言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试水一年的,近日被一名女大学生申请由福建省政府法制办进行审查。  这项福建省教育厅2015年起试行、仅面向福建男性高考考生的政策提出,福建5所师范类院校将开展小学、幼儿师范男生免费教育试点,考生在校期间可免除学费、免缴住宿费、享受师范生助学金,当年招生计划无法完成时,考生还可参照有关政策适当降分录取。  这一做法迅速引起了争议。支持者认为,此举可以缓解福建省小学、幼儿园男性教师稀缺的问题;而在反对者看来,该政策明显违背了教育公平的原则,有性别歧视之嫌,甚至“不惜将优秀的女生拒之门外”。  根据《福建省行政机关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办法》,备案工作机构应不晚于45日内完成审查,如备案工作机构认为此间存在合法性、适当性方面的问题,该政策有可能被建议自行纠正、变更或者撤销。    递交审查申请的大四女生王一梅(化名)就读于福建省外的某教育部直属师范类院校。她对免费师范生政策并不陌生,2007年5月,国家将教育部直属的6所师范大学作为试点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免费师范生入学前需承诺毕业后从事中小学教育十年以上。此后,多个无部属师范院校的省市也开始探索省内免费师范生政策。  王一梅发现,尽管都被冠以“免费师范生政策”,权利与义务也有相近之处,但不同的是,福建省教育厅2015年6月印发的《福建省师范生免费教育试点办法(试行)》只称开展“小学、幼儿师范男生免费教育试点”,将“免费师范生政策”限定于男生,把女生排除在外。  此举的背景,是“针对福建省小学、幼儿教师队伍性别结构矛盾突出、男教师稀缺的现状”。  按照这一办法,如果无法完成招生计划,这些男性考生可以参照省属本科高校招收农村学生专项计划招生政策被适当降分录取,在享受完师范生助学金及免学费、免住宿费等优惠之后,他们要回生源所在设区市有空编的小学、幼儿园任教,且从事小学、幼儿园教育教学工作不少于10年。从事两年教学工作后,经考核符合要求,这批男生还可免试推荐录取为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  这触动了王一梅。在她看来,“降分录取”与《教育法》“公民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保障女子在入学、升学、就业、授予学位、派出留学等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等立法本意相悖,也不符合《妇女权益保障法》“学校在录取学生时,除特殊专业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取女性或者提高对女性的录取标准”的要求。  “这一政策不以学识能力为标准,而以性别为条件,是明显的招生性别歧视。”她认为,这是教育部门纯粹为了招男生而主动降低标准,不惜将优秀的女生拒之门外。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准备,9月22日,王一梅将《就“师范男生免费教育”相关条款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申请书》邮寄给福建省法制办。    对于福建省教育部门来说,“男教师危机”是试行这一政策最为现实、迫切的原因。  福建省教育考试院官网2015年11月曾刊文《男生免费上师范,2016约起来!》披露,目前福建省小学专任教师中女教师的比例占61.6%,城区小学女教师的比例高达83.2%,相较而言,绝大多数幼儿园长期无男教师,近年高校应届师范专业毕业生中男生比例仅占18%,每年通过公开招聘的男教师700名左右,仅占招聘教师总数的12.9%。”  省内免费师范教育只对男生开放的省份不止福建,江苏等省市也是如此,河南则是“鼓励男生报考”。妇女传媒监测网络与性别平等网曾在《2016年中国免费师范教育性别歧视报告》中统计称,从2010年到2016年,只招收男生的免费师范生计划从200人增加到1455人,7年内增长了7倍,实行该政策的省份也逐渐增多。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认为,该政策明显涉嫌性别歧视,属于不合理的区别对待,“宪法、教育法都规定了男女平等,为什么对男生优惠,对女生就没有优惠呢?数理化或者其他专业为什么不对女生优惠呢?这是教育理念的问题,教育厅没有权力对宪法规定的男女平等做这样一种差别的理解”。  “所谓公平,是同样问题同样对待,不同问题不同对待,并不是整齐划一。”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认为,福建省的这项政策是针对某些教育问题,如幼儿园男性教师的缺乏,而采取的特殊措施。原则上,政策的出台必须有充分证据证明此种举措符合教育本质规律,且又能确实解决问题,如果招生时又公开、透明、公正,那么尚可接受。  在公益组织“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李思磐看来,尽管女教师基数比男教师大很多,但是放眼到整个教育领域,无论是评职称还是校园管理者,基本都是男性的天下,“单方面讲教师基数大而男教师少,其实是掩盖了教育领域的性别不平等。”    这一政策是否实现预期效果依然有待考量。据了解,2015年、2016年,福建省“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招生计划均为每年500人。该省教育厅教师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2016年,500个招生名额只完成了452个,没完成的多在省内经济欠发达地区,“因为名额是按地区定向的,毕业了要回去工作的。”  对于该政策在性别平等方面引发的争议,该工作人员未予回应。  “这个方式本身起到的效果是有限的,不过,不能因为这个效果有限,就一刀切地从‘公平’的层面上讨论这个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  储朝晖说,中小学没有男教师,一些男孩子会被边缘化,造成新的不公平。他们曾做过调查发现,一些中小学女性班主任不喜欢男孩,因为男孩子调皮、易添麻烦的性格特征常使女教师厌烦,因而有的班级较少给男生提供机会,最终使一些男生的成长受到压抑。  “现如今,教师岗位可能更多的是强调为人师者要有固定的知识,而没有强调教师要有更多的活动能力,没有强调教师要怎么把自己的优势潜能发挥出来,这就使得教师岗位在目前的要求下很难吸引男性。”储朝晖提出,为此,应该改革教育的管理体制和评价机制,特别是要把男教师的优势潜能激发出来,让他们能够依据自己的教育哲学、教育理念,去办自己认为是好的教育,这才可以吸引更多的男教师走到教师岗位。  在一些受访的公益人士眼里,教师行业尤其是小学、幼儿园的男教师较少,并非因为男教师处于弱势地位,更非学习或得到工作的机会没有女性多,而是他们主动放弃的,“因为他们需要挣更多的钱,教师无论是薪资还是社会地位,都够不上很多男生的需求”。  这与福建省教育考试院官网前述文章的判断不谋而合,文章分析,“高中优秀男生就读师范专业的意愿不强,幼儿师范专业男生更是基本无人问津,导致福建省小学、幼儿园师资队伍性别结构失衡,男教师稀缺,‘阳刚教育’缺位”。  王一梅认为,恰恰是对“阳刚教育”的强调,强化了性别偏见,只会进一步加剧小学、幼儿园的“男教师危机”。她说,传统观念“男强女弱”、“男性阳刚、女性温柔”的性别成见,导致人们普遍认为“女性更适合当老师”。这一观念代际相传,自然影响到家庭和个人在选择专业和职业时的考虑,“师范生确实有很多是女生,但这种情况不能用男生降分录取这种方法来改变”。  她还在等待福建省法制办的答复。“希望大家可以消除一些刻板印象。”王一梅吐露心愿,“很多职业与性别无关的,希望无论男生、女生都能够自由选择职业。”  本报北京9月29日电责任编辑:

中新网保定11月10日电 (吕子豪 于俊亮)10日,救援进入第五日。当日10时许,一名参与井下救援的志愿者在换班升井后突然晕倒,经现场医护人员实施抢救后,被送往医院进一步观察治疗。  据现场一周姓知情者介绍,该名晕倒的志愿者来自蠡县野陈佐村。自昨天晚上,该名志愿者已三次下井挖掘,此次升井后补充体力时突然晕倒。经现场医护人员诊断,晕倒原因为缺氧。  现场最新通报称,截至10日8时,已安装6个套筒。目前,施工环境越来越困难,井壁水泥管道越来越窄,并发现水泥管道有破损,井外围的土质越来越坚硬。参与救援的挖掘人员出现缺氧症状,面临着各种救援难度。现场指挥部正在全力组织人力物力向下开挖,加快进度。  据蠡县官方透露,截至2016年11月9日17时,据不完全统计,该救援现场共接收社会各界捐助现金17余万元人民币,社会各界捐赠食品物资、用品、药品共计1万多件,社会捐助机械用柴油28吨。免费提供挖掘机、铲车、翻斗车、推土机等救援车辆165辆。  11月6日11时左右,河北省保定市蠡县中孟尝村一6岁男童聪聪,跟随父亲到地里收白菜时,不慎掉落约40米深的枯井中。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立即组织展开救援。随即,社会各界自发组织的爱心团体也陆续加入到救援中。(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政解|公安部将试点身份证“刷脸” 开网店住酒店不要证件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丹丹)身份证被冒用的事件屡次发生,在生活中和网上如何证明“你是你”? 记者获悉,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研发的网络可信身份认证服务平台即将在多地投入试点。今后不用携带身份证,“刷脸”就可以办业务、开网店和住酒店了。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证件技术事业部主任郭小波告诉新京报记者表示,在网上怎么证明“你是你”是一种迫切的现实需求。对此,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提出建立可信身份认证体系,并且完成 “网络可信身份认证服务平台”的研发,其中包括身份证网上副本签发系统。  郭小波介绍,网络可信身份认证服务平台建立了多因子和多认证模式的系统,包括生物识别、“身份证网上副本”等技术手段。目前,“身份证刷脸”是首选的生物识别办法。  据悉,借助“身份证网上副本”技术,结合密码认证,脸部、指纹等生物特征验证等方式,可实现互联网上的“实名+实人+实证”的真实身份认证。  他说,刷脸比对的是公安系统中的高清照片,面部识别的精准度非常高了。“头发变长短,稍微的胖瘦对识别结果是没有影响的。人脸识别的技术已超过了人眼识别的精准度”。  据悉,目前第一期平台建设工作已经完成并开始投入使用,几十家公司的近百个应用已经接入了平台,覆盖智慧旅游,电子政务等。该平台一秒钟可同时响应400个认证需求,日均提供逾万次身份认证。  郭小波表示,身份认证平台的核心技术已经成熟,并可以投入使用。但是处理能力还不能满足全社会的日益增长需求,下一步将不断扩充平台的服务能力,提高并发访问能力,接入更多的应用。    据郭小波介绍,目前可信身份认证平台已经在厦门开始试点,公安部很快会推动其他城市的试点工作,这个技术很快就可以投入使用。  如何实现网上身份认证?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主任郭小波告诉记者,简单来说,需要两步走。  第一步,居民持身份证到可信站点申请“身份证网上副本”,这需要一个面签的过程。申请后,居民可以把副本下载到终端设备进行应用。据悉,可信站点包括派出所、银行、政务中心等授权点,今后授权点会逐步扩大范围。  第二步,电子商务平台、电信通讯平台、金融机构、网络服务提供商等需要接入信身份认证平台,通过该平台就能对公民身份完成认证。以电商平台为例,只需在产品中增加身份认证环节,就能通过公安部门的身份认证服务系统,完成用户的身份认证。  据悉,如果完成以上两步之后,那么今后在办理一些实名认证业务,就通过 “刷脸”等形式完成真实身份验证,无需携带身份证。  目前,该项目已与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中国移动、中国建设银行、阿里巴巴、中国平安、蚂蚁金服、微信等各行业机构开展合作,在保障身份证网上应用安全的前提下应用于域名注册、实名售卡、金融征信。  今年5月,厦门成为全国首个居民身份证网上应用落地城市。全市建立起统一身份实名认证体系,已有近70万用户实现了统一实名认证,体系中增加“居民身份证网上副本”认证技术,居民需申请一次“居民身份证网上副本”。责任编辑:

中国经济网南昌10月31日综合报道 据江西日报时政头条微信公众号报道,10月31日上午,江西省委十三届十四次全体会议在南昌召开。姚增科同志以江西省委副书记身份出席会议。据悉,近日,经中共中央批准,姚增科任中共江西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  据中国经济网地方党政领导人物库资料显示,姚增科出生于1960年1月,是第十八届中纪委常委,参加工作起便在中央纪委任职,2007年9月起监察部副部长,2015年调任天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姚增科,男,汉族,1960年1月生,山西临猗人,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2年7月入党,北京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   1979.09-1983.08 北京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   1983.08-1987.02 中央纪委第三纪检室干部   1987.02-1988.11 中央纪委第三纪检室副主任干事(其间:1987.08-1988.08参加中央讲师团赴安徽阜阳师范学校支教)   1988.11-1990.12 中央纪委第三纪检室、办公厅主任干事   1990.12-1993.01 中央纪委办公厅副处级秘书   1993.01-1994.10 中央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一处副处长(其间:1993.03-1994.03挂职任江苏省吴江市委副书记)   1994.10-2000.04 中央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正处级检查员、监察员兼一处副处长   2000.04-2003.09 中央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2003.09-2004.12 中央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主任   2004.12-2007.09 中央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   2007.09-2007.11 监察部副部长兼中央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   2007.11-2012.11 监察部副部长   2012.11 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   2015.01 天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2016.10 江西省委副书记。  第十七届中央纪委委员,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常委。 责任编辑:

分类:时尚

时间:2016-04-07 05: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