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是湖南省扶贫开发重点县,行走在双峰县街头,随处可见“全民总动员,严厉惩治电信、网络犯罪”、“坚决打击利用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 敲诈犯罪”等横幅和标语。双峰在过去数年间因电信诈骗而被熟知,被公安部定为七个全国地域性职业电信诈骗犯罪源头地之一。  近日本报记者对双峰县进行了实地走访,曾参与电信诈骗的知情者告诉记者,电信诈骗“一夜暴富”神话带来的放大效应刺激着乡民,甚至形成了“骗钱不是耻辱,骗不到钱才是耻辱”的风气。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今年36岁的王海强个头不高,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烟不离手,是走马街镇大塘村村民。2010年,他因为利用伪基站群发虚假短信诈骗,涉案金额上百万 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我早就不做这个了。我现在做电子商务,专门生产床垫,然后在网上卖。”王海强赶紧向记者澄清。  王海强两位哥哥在深圳打工,自己在家务农,十年前,他住的是土坯房,看到村里有人找到了致富的新门路——电信诈骗,从而一夜暴富,他心里不平衡,加入了电信诈骗的行列。  2008年春节,王海强在双峰县一家酒店参加初中同学聚会,当晚,不少同学都开着车,只有王海强和一名在中学当教师的女同学是搭摩托车去的,他很失落。 酒过三巡后,一位同学向他交了底。“他跟我说,不少同学都靠打电话、发短信发了大财。只需要一部手机、一台短信群发器、几个假身份证就行了。”  纠结的王海强最终决定“试试”。他选择了通过群发短信进行“短信钓鱼”的电信诈骗模式。他购买了两台电脑、手机短信群发器和两部二手手机。为了逃避打击,他还从网上以1000元的价格购买了10个假身份证。  2008年5月,王海强开始了手机短信的群发,他发送的手机短信往往都是选择一个区间手机号段,利用电脑软件群发短信。漫天撒网完成后,王海强唯一做的 就是等在银行附近,一旦有上钩的人打钱,他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钱取出。“开工”后4个月,2008年9月,王海强终于钓到第一个“猪仔”(指受骗者)。 王海强至今还记得,当晚20时,自己的手机收到短信,说收到转账5万元,王海强当时热血沸腾。“这钱也太好赚了吧?”为了规避警方追查,他从来不在本地提 款,他曾专门买了张机票从长沙飞到南昌,连夜在当地的提款机上将钱取走。  随着上钩的人越来越多,王海强的“收入”越来越多,半年内,他一共“收入”40多万元,在村里盖起了一座两层别墅。“其实这种诈骗并无多少技术含量,都 是沿海地区用剩的老套路,但‘傻子’太多,总能骗到一些人。”王海强说,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在外面“做生意”,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因为在村里干这个的太多 了。据他掌握,村里做过这方面“业务”的至少有30人。  王海强在通过“短信钓鱼”方式诈骗的前半年寝食难安,夜里睡觉经常梦到警察给他戴上冰冷的手铐。走在大街上,见到警察他就躲着走。2010年4月,他再 度出山,“复工”的第一单生意,就在云南一家出租屋中被抓获。“在里面(监狱)待了4年,也算给我血的教训,我也算是认清了,来路不正的钱财,早晚还得吐 出来,人财两空。”  据王海强说,从事电信 诈骗者一般学历不高,很多都是在珠三角和长三角打工,有正当的职业做掩护。在他看来,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双峰电信诈骗的手法已经经历多次“升级”。上 世纪90年代流行的是“分金元宝”诈骗,谎称在某地发现金元宝,并持有专门的鉴定证书,忽悠一些人低价购买。上世纪90年代流行的是贩卖假证、假学历,满 足当时农民工外出打工进厂的需要。  2003年之后有了新玩法,将当地官员的照片与色情照片合成在一起,然后给官员寄信,威胁那些“心里有鬼”的官员。“这种方式成本低,风险小,心里有鬼的官员收到合成照片后会乖乖寄钱,他们肯定不会报警。只要成功一单,至少就有30万元的收入。”  2006年之后,则是通过伪基站群发短信诈骗。以短信诈骗为例,只要花一万元左右购买“伪基站”机器作为犯罪工具,一台手机用来测频点,一台智能手机用 来发信息,走在街上,附近的人都能收到诈骗短信。尤其是短信来源可以被伪装成“10086”、“10010”,甚至银行的“955××”发送。“我听说双 峰县一位领导就曾中过招,诈骗者以他的名义发信息给当地一些干部,称在北京开会银行卡被盗,需借2万元,有些人还真打钱过去了。”  “很多人说双峰诈骗的地域特色是PS官员照片诈骗,其实那都是5年前的事了。”眼下比较多的电信诈骗方式是通过制造木马病毒,攻击用户的网上电子交易账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钱转到自己的卡上。  王海强说,从事电信诈骗的人,成员之间都是单线联系,如果被公安机关抓获,家人就会悄悄搬到外面住,以免在村里被人戳脊梁骨。他曾因为电信诈骗,半年就赚了一套房,但因为退赃,如今还欠着20多万元外债。  说起自己贪图眼前小利而入狱的经历,王海强十分懊悔。他说,都是因为自己眼红别人一夜暴富,被冲昏了头脑。“在农村一些人看来,你有钱,能盖起楼房,你 就有面子,没人管你的钱来路正不正。甚至不觉得骗钱是耻辱,骗不到钱才是耻辱。”王海强叹了口气说,“春节到了,骗不到钱你都没脸回家过年。”  行走在大塘村,小洋楼孤独矗立在水稻田边,很多都是空的,墙壁长出了蜘蛛网,爬山虎爬满了整面墙,甚至有老鼠在屋中穿过。村里剩下的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中午时分,也只有寥寥几户人家的屋顶冒出炊烟,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村里的不少人通过电信诈骗一夜暴富,这种放大效应也让不少原本安心务农的村民有些坐不住了。大塘村村民刘富贵今年54岁了,除了种田,平时还要靠开摩的 搭客补贴家用。他告诉记者,大塘村主要以种植水稻为生,人均不到1亩地,每年收入只有1000元,连温饱都不能解决。如今,村里的青壮年都到外地打工了, 每年有五六万元收入,工种方面,建筑工地上的泥水工较多。  “在工地上挥洒汗水,远不如一些人坐在家中打电话、发短信,搞电信诈骗来钱快。人家一年能收入上百万元,又盖楼房,又买宝马。你在工地上打工,十年也盖不起房子。”刘富贵说,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之下,不少村民都选择“走捷径”,也加入电信诈骗的“队伍”。  王海强说,很多人都有刘富贵这种心态。电信诈骗犯罪比盗窃、抢劫风险小,判得也轻,很多人在里面关上一两年就出来了,加上此类犯罪隐蔽性强,取证难,很难被抓到,所以产生了不好的示范效应。  不过,王海强表示,最近两年来,经过整治后,当地电信诈骗的风气已经明显收敛。从业人员大概比两年前减少了一半。  作为全国电信诈骗的“重灾区”, 双峰在过去数年间不止一次被“点名”。2015年,双峰县被确立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整治的七个地区之一,要求限期整改。  双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毛定华说,县里组织各乡镇村干部,全面清查外出务工人员,摸清了历年来被打击处理的人员和现在可能从事违法犯罪的重点人员的底数,对这些人员,只要使用本人身份证,住宿、银行资金流向都会预警。  对于诈骗者的惩戒,当地政府曾推出严厉的举措——对涉嫌制贩假证及短信诈骗者,银行部门不得为其办理贷款业务;计生部门不得为其办理二胎准生证;国土部 门不得为其办理建房批地手续;民政、社保、医保等部门不得为其办理社会福利保障;公安部门不得为其审批准出境、参军手续;组织人事部门不得为其办理招工、 录干,总之,要让其寸步难行。  走马街镇副 镇长朱卫华说,现在是动真格的,“比如公安抓了一个人,但村里摸底没摸查到,要诫勉谈话,摸错两个,村支书免职。对于直系亲属做诈骗的,村支书一律免 职。”该镇一位公务员则向记者透露,为了震慑电信诈骗,“公职人员,如果直系亲属中有人从事电信诈骗,就要被辞退。”责任编辑:

原标题:围堵电信诈骗,办案检察官如是说  法制日报10月23日消息,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并屡遭侵犯已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一些网民认为,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刑事打击很不给力,事实是否如此呢? 《法制日报》记者从江苏省人民检察院获悉,2009年刑法修正案(七)新增设“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罪名后,全省检察 机关共受理该类案件106件232人,起诉81件145人;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将以上罪名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侵犯公民个人信 息罪”,从施行之日至今年8月,全省检察机关共受理该类案件30件53人,起诉12件26人。  与民众每天都在遭受个人信息被侵犯的实际情况相比,无论是从案件数量,还是从案件人数,司法机关办理的此类案件都不算多。那么,公民个人信息是如何被泄露、被倒卖又被卖给了谁?司法机关办理此类案件存在哪些难题?又该如何破解?近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原 本是个人隐私的信息,究竟是怎样泄露出去的?源头之一首先是自己。废弃的火车票,包裹上的快递单,你是不是没做任何处理便扔掉了?商家搞的各种有奖问卷调 查、办理会员卡送积分活动,你是不是大笔一挥便留下了个人资料?出门在外,你会不会第一时间查找可用的网络,连接公共场所WiFi?……种种不经意间,你 的个人信息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泄露了出去。  与此同时,互联网服务 商、电信运营商、银行、中介机构、保险公司、快递公司、外卖机构、淘宝卖家等各种组织机构或企业、个人都在长期的经营中,逐渐形成并积累了各自的用户信息 数据库。其中涉及姓名、性别、年龄、住址、电话、银行账号等大量个人基本信息。有的因管理不善而导致“被动泄密”,有的则是“主动泄密”。  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侦监科科长周颖介绍,在警方查获的个人信息泄露源头中,有电信公司、快递公司、银行等企业工作人员,也有医院、学校、工商部门人员,他们利用自身岗位的特殊性,轻而易举窃取个人信息牟利。  而随着实名制的普及和网络购物、支付平台的兴起,“黑客”破解数据库,通过恶意代码等手段,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大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牟利的现象也日益猖獗。  海 量的个人信息最终流向何处?周颖介绍,购买这些信息最多的是那些需要推销广告信息、出售假冒发票和垃圾信息发布源头的人。其中,房屋中介、装修公司、保险 公司、母婴用品企业、广告公司、教育培训机构等日渐兴盛的产品推销和服务企业,是对这些个人信息趋之若鹜的核心群体。此外,个人信息流向的另一个终端是不 法分子,当他们通过各种途径获取大量个人信息后,滋生盗窃、电信诈骗、绑架、敲诈勒索等刑事犯罪的风险也便随之而来。    弄清楚谁在泄露个人信息、谁在倒卖个人信息、谁在购买个人信息后,那么,法律对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是如何规定的呢?  2009 年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七)新增设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罪名。2015年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将以上罪 名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刑法修正案(九)中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 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 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规定从重处罚。  苏州市吴中区检察院公诉 局副局长战立伟介绍,这一规定对原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等罪名进行了完善,主要表现在将犯罪主体由原来的“具备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 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这一特殊主体,修改为一般主体,拓宽了处罚人员范围;增加了一档量刑,并规定对于特殊主体犯本罪的从重处罚,从而加重对侵害行为的处罚 力度。“这些修改对于当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猖獗和屡禁不止的现状,起到很好的打击和抑制效果。但是修改后的法律规定仍有笼统模糊的地方,造成该罪名在认定 过程中依然存在困难。”战立伟说,“公民个人信息”的定义是什么?“情节严重”具体包括哪些情况?目前仍无明确具体的规定。  据战立伟介绍,该院在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类案件过程中发现,受到侵害的公民个人信息从几万条到几百万条,之间的差距巨大,如何根据侵害数量予以定罪量刑,在司法部门内部、司法部门之间出现认定分歧。  近 3年来,苏州市吴中区检察院共受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60余件,其中起诉并得到有罪判决的32件,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公安机关撤销的28件,起诉率 不足60%,案件撤销率在诸罪名中高居榜首。在该院受理而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公安机关撤回的28件案件中,绝大部分是因为法律认定上存在分歧所致。    苏 州市吴中区检察院曾经办理过这样一起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案。苏州威名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博某为了招揽生源,通过QQ向犯罪嫌疑人马某购买非法获取的苏州初中 学生信息数万条。如此大批量的短信发送量,必须得群发。博某想到开广告公司的朋友谢某,于是雇佣谢某通过其公司的短信群发平台向广大学生发送短信,给学生 及学生家长的学习和生活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案发后,公安机关调取QQ聊天和收发文件记录以及平台短信记录时发现,由于电脑系统已重装,该案的重要证据均已灭失。这给案件的侦查带来重大挑战。  据 该案承办检察官梁琪介绍,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的犯罪嫌疑人通常采用QQ即时传送电子文档、直接交换纸质文档、U盘拷贝等方式获取信息,并通过现金进行交易, 事后很难留下痕迹。“而在使用非法获取的信息时,犯罪嫌疑人也会通过第三方提供的信息自动发送平台进行信息群发,这种网络平台一般会自动隐去IP地址,具 有反侦查功能,接收到骚扰信息的人很难通过回查发信人的方式找到犯罪嫌疑人。”梁琪告诉记者。  主 要证据的灭失也使该类犯罪证明遇到困难。据吴中区检察院另一名经常承办该类案件的检察官袁灿华介绍,由于证明该类犯罪的证据主要为记载公民个人信息的媒 介,而这一证据的载体主要以电子文档的方式保存在嫌疑人的电脑里,存在容易灭失、篡改等不稳定的特点,为提取和保存带来一定难度。  袁灿华表示,在非法买卖信息的场合,交易的细节主要靠双方当事人的证言进行印证,在没有交易记录或交易记录与交易行为之间因果关系很难证明的情况下,证据链就会显得非常薄弱。  “侵 犯公民个人信息之所以存在取证难、证明难,主要原因在于取证不及时、固定证据不专业所致。”吴中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志新介绍,如该院受理的马某等人侵犯公 民个人信息案件中,公安机关在查获现场没有及时扣押嫌疑人曾经使用的电脑,后经犯罪嫌疑人交代得知非法获取的公民信息存放在电脑中,而当侦查人员再次至现 场提取该电脑时,存有公民个人信息的文档已经被删除。审查起诉过程中,犯罪嫌疑人马某完全翻供,拒不承认自己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并称公安机关在 提审他时存在逼供、诱供行为,而检察机关调取审讯同步录音录像发现,部分录音录像存在不完整情况。这些证据上的瑕疵最终导致该案作撤案处理。    针 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法律规制空缺这一问题,解决方案主要在于对目前法律规定的进一步完善。就如何界定“公民个人信息”而言,陈志新认为目前定义尚不完 善,个人信息的核心含义在于个人隐私、个人人格,而在外延上看,凡是能够体现个人特征或与个人有密切关系的信息均可以列为个人信息。  而 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王勇认为,电信诈骗犯罪存在查处难、举证难等现实难题,导致许多案件虽得以侦破,但对部分被告人由于证据、犯罪数额等原因未 能追究刑事责任,刑罚的威慑力大打折扣。“刑事立法可参照金融诈骗、保险诈骗等模式,将电信诈骗独立成罪,并设计合理的犯罪构成要件、合适的刑种。”王勇 建议,如继续保留在诈骗罪中,可降低其入罪门槛;借鉴扒窃、入户盗窃、多次盗窃单独入罪的模式,只要实施电信诈骗行为即可入罪;骗取财物或因诈骗行为导致 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加大其处罚力度。  王勇认为,还应完善涉及电信诈骗犯罪上下游行为的立法。对电信诈骗使用的科技手段和相关电信、金融行业进行立法规范,明确并严格落实金融、电信等监管机构和具体运营机构的责任。另外对于非法倒卖银行卡、手机卡等行为,建议适用刑法惩戒。  王 勇表示,电信诈骗犯罪迅速蔓延和泛滥,主要原因是网络提供了便利。犯罪嫌疑人潜伏海外,可以毫无障碍地面向全国实施诈骗,而司法机关却是“画地为牢”,仅 对本地报案案件有管辖权。查处网络犯罪能力强的司法机关未必能发现本地被害人的案件,而本地被害人报案的司法机关也难以发现恰好实施诈骗犯罪的嫌疑人。  对 此,王勇认为,应从程序法角度破解网络电信诈骗案件管辖难题。“两高”可针对电信诈骗类型,授权部分经验丰富的地区管辖权,从而实现“谁查处、谁审判”的 案件管辖原则。同时,还可以加强类案指导,消除模糊地带。通过案例指导等形式,明确电信诈骗定罪量刑标准,消除法律适用的模糊地带和同案不同判现象。  来源:法制日报责任编辑:

中国台湾网10月8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目前仍保外就医中的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拟出席岛内“双十庆典”,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今天(8日)受访时表示,当天陈水扁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根本是“扁蔡大团圆”,是“从希望相随、点亮台湾,一脉相承”。  洪秀柱表示,当天也可以观察,到底陈水扁数钞票抖的手,“双十庆典”可以抖多久,看他身体状况如何。洪还说,既然陈水扁已经可以出来,很多判决庭就应该可以出庭了吧。(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  来源:中国台湾网责任编辑:

原标题:扶贫办:今年或将90%扶贫资金审批权限下放到县  中新网9月21日电 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郑文凯今日表示,2014年后,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决定,又把扶贫资金项目审批管理权限进一步下放到县,省级不再具体管理扶贫资金项目的审批权。今年可能90%左右资金规模审批权限下放到县。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郑文凯介绍“全国脱贫攻坚奖”评选表彰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有记者问:现在1/3的贫困县开始试点扶贫资金自主整合,下一步怎样保证贫困县真正用好这个钱,每一分钱花在刀刃上。  郑文凯称,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对于扶贫开发的投入明显增加,不仅是国家,各级财政专项投入也是明显增加,增幅很大。从扶贫资金管理方式,1996年探索实行扶贫资金制度。到2010年,国家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实行提前预拨制度,这个制度这几年一直在坚持,就是每年9月底之前,要按照当年的扶贫资金投入的70%的量,提前下拨到各地。到去年已经超过80%提前预拨到省。2014年后,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决定,又把扶贫资金项目审批管理权限进一步下放到县,省级不再具体管理扶贫资金项目的审批权。今年可能90%左右资金规模审批权限下放到县。  郑文凯指出,资金整合是今年国务院专门推动的一项工作,这实际是扶贫资金管理方法改革,也是国务院推进简政放权的一项改革内容,各地既很重视,又很欢迎这项改革。因为涉农资金的统筹整合实际上进一步加大了县级资金项目管理和审批的权限。县级确实权利大了,同时责任也大了,工作难度也增大了。扶贫资金的主要特点,全国规模是600多亿,但是分配到全国,每一个点的规模又不大,可以说是量大、点多、线长、面广。这种整合扶贫资金的项目审批、使用、管理、问效工作,确实是一个系统工程。  郑文凯说,扶贫办和财政部等有关部门一起不断完善资金考核评价、监督管理的制度。党中央国务院对扶贫资金的监管有非常明确的要求,总书记讲,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所以绝不允许出现截留挪用、胡花滥用,闲置和滞留的情况,应该让它最大限度、更高效率地发挥效益,扶贫办也在加强这方面探索和管理。从最近的调查也感觉到,这些权利责任的下放,县里面的压力是比较大的,前段时间审计部门发现,个别地方有扶贫资金的结转和滞留的问题。分析认为,结转和滞留有客观性的原因,因为有的项目有周期性,不是说当年年底都干完。有时候也出现资金等项目的情况。所以贫困地区的村级资金项目使用规划和项目库要提前建立,这些都要配套。责任编辑:

原标题:楼市新政后本市首推限房价地块  京华时报讯(记者赵鹏)昨天,市规划国土委推出4宗“限房价、竞地价”试点地块,这也是落实本市“930”新政的首批试点地块。专家认为,其目的是控制地价合理区间,抑制房价快速上涨,打击炒房行为。  这次市规划国土委发布《关于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北部地区整体开发”永丰产业基地(新)HD00-0401-0062、0166、0158地块等4宗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补充公告》。公告明确,这4宗地块全部试点采用“限房价、竞地价”的交易方式挂牌出让。这是本市首批落实“930”新政的试点地块。  此前9月29日北京土地市场推出5宗地块,除了一宗自住房及保障房地块外,其余4个地块这次都纳入《补充公告》中。9月30日,北京市出台楼市调控新政,其中明确在严控地价的同时,对项目未来房价进行预测,试点采取限定销售价格并将其作为土地招拍挂条件的措施,有效控制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自持部分住宅作为租赁房源,满足城市居民租房需求。这次本市发布《补充公告》的4个地块,正是落实本市“930”新政的首批试点地块。  根据《补充公告》,这4宗地块均设定合理土地上限价格,当竞买报价达到合理土地上限价格时,则不再接受更高报价,转为在此价格基础上??通过现场竞报企业自持商品住房面积的方式确定竞得人。企业自持的商品住房将全部作为租赁住房,不得销售。  同时,由于进行上述调整,这4宗地块的挂牌竞价起始时间延后至11月2日9时起,竞买申请截止时间为11月15日15时止。挂牌竞价截止时间为11月16日15时止。这4宗地块的现场竞价时间安排为11月16日15:30和11月17日9:30。  不过《补充公告》中并没有透露这4宗地块的具体竞买规则,而是称近期将另行公告。  业内相关专家表示,此次采取的“限房价、竞地价”交易方式,在北京并非第一次出现。2010年,房山区长阳镇的一个地块当年5月入市,限定销售价格12500元/平方米,采用的就是“限房价、竞地价”的方式出让。  按照北京楼市新政要求,再度采用此类土地出让方式,目的正是控制地价合理区间,抑制房价快速上涨,合理引导市场预期。在满足刚性住房需求的同时,兼顾满足改善性住房需求。  此外,现场竞报企业自持商品住房面积的方式,是落实近期国务院“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利用已建成住房或新建住房开展租赁业务”的要求,增加租赁房源的供给,满足居民住房需求。  专家同时提醒,这次试点只是“首批”,可以说才刚刚开始,对于炒房行为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抑制。责任编辑:

分类:时尚

时间:2016-09-02 06: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