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上海2月23日电(记者仇逸)上海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23日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上海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提倡一对 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的夫妻,女方除享受国家规定的产假外,还可以再享受生育假30天,男方享受配偶陪产假10天。  此决定自今年3月1日起施行。生育假享受产假同等待遇,配偶陪产假期间的工资,按照本人正常出勤应得的工资发给。  根据决定,下月起,上海符合法律规定结婚的公民,除享受国家规定的婚假外,增加婚假7天。  根据决定,上海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此外,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夫妻,可要求安排再生育子女,具体包括:一方婚前未生育过子女,一方婚前已 生育过一个子女,且双方婚后共同生育一个子女的;双方婚前合计生育两个及以上子女,且没有共同生育子女的;双方婚前均未生育过子女,婚后共同生育了两个子 女,其中一个子女经区、县或者市病残儿医学鉴定机构鉴定为非遗传性残疾,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的;其他因特殊情况可以再生育的条件,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另行 规定。责任编辑:

新华社北京2月1日电题:告别,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新华社记者孙彦新、梅常伟  伴随着时光的脚步,改革强军的春天正疾驰而来。  从2015年11月24日习主席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 上发表重要讲话,到2016年2月1日习主席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上发布训令,两个多月来,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中之重——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 各项任务依次落实,“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新体制的全貌清晰呈现。  人民军队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创新史。在党的领导下,我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一路走来,改革创新步伐从来没有停止过。我军之所以始终充满蓬勃朝气,同我军与时俱进不断推进自身改革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新一轮改革,重塑的是人民军队组织形态和力量体系。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变动最大的一次,在这轮改革中,人民军队向稳定运行了60多年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正式告别。  告别,是为了更好地出发。我军成立伊始只有陆军一个军种 和步兵一个兵种,在长期的实践中,逐步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和优势的领导指挥体制。正是在这种体制下,人民军队走过了革命战争年代的战火硝烟,走过了抗美援 朝和边境自卫作战,在历次精简整编中越走越强,在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和重大自然灾害抢险救灾中功勋卓著……如今,四总部和七大军区已经成为历史,但总部体 制、大军区体制等在军队建设发展各时期发挥的十分重要作用将永载史册。  告别,是为了更好地出发。那些从军队序列中退出的单位和 机构,曾经培育了一代又一代优秀官兵,在八一军旗上留下灿若群星的英模。从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成长的杜照宇、黄涛、吴孟超、王永志 等,沈阳、北京、兰州、济南、南京、广州、成都七大军区序列中的雷锋、李国安、万宗林、徐洪刚、何祥美、李向群、邱光华等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当官兵们充 满深情地向老单位挥手作别,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与他们所代表的优良传统和精神一起,将会被一代代官兵不断传承。  告别,是为了更好地出发。作为一支军队自发的自我革新, 这轮改革是一场由党的领袖和军队统帅亲自运筹设计和领导推动、全军上下一致拥护和坚决执行的伟大变革。正是有了旧体制的“破”,才有了新体制的“立”。从 军委机关各部门,到各战区、各军兵种,新调整组建的单位和机构,迎来的是五湖四海的官兵们,这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自被裁撤单位。走上新的岗位,广大官兵听 指挥、换思想、谋打仗、严作风,一支军队结构性、革命性的体系重塑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  告别,是为了更好地出发。我军当前的这轮改革,就其本质 而言,是基于世界新军事革命给战斗力要素带来的深刻冲击,而进行的军事力量结构的系统再造,是对机械化时代作战单元要素的扬弃否定与重新组合,是对军队 “生产关系”的刷新改写。改革,将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构建起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 转变,培育起战斗力新的增长点,形成人才辈出、人尽其才的生动局面,有力推动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  战略指向哪里,军队的未来就在哪里。我们坚信,经过新一轮历史性改革,人民军队必将脱胎换骨、浴火重生,加快迈向强国军队,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  九万里风鹏正举。在中国特色强军之路上奋勇前行的人民军队,一定会迎来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责任编辑:

2015年12月29日上午8时30分,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正处级)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9时 ,审判长宣布进行法庭调查,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9时10 分,法庭对被告人魏鹏远的主体身份及职责进行法庭调查。  9时25分,法庭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魏鹏远受贿的事实进行法庭调查。    【家中发现2.3亿现金,烧坏4台点钞机】据公开报道,早在2014年4月,魏鹏远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时,办案人员就在其家中发现2.3亿现金,后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千帆竞发,慢进也是退。”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全面深化改革本质如此。】面对权力的“敏感区域”,要大刀阔斧、强力精简,更要做好事中事后的监管和服务,改革之路荆棘满布,看新一届政府如何出招,破冰前行见担当。    曹志伟,广州市政协常委,2013年他因为制作了一张万里长征审批图而轰动全国,2014年曹志伟又制作了一张新的审批图,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需要办少个证?这个数字连曹志伟自己都惊呆了。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谁知道这么一翻,翻出来,全国的各种各样的证有2000多个,我说妈呀,排不下。  最后曹志伟以3000万人都需要办的证为最大公约数,把一个人一生要办的证都展现在这张3米8的长卷上,最基本的,一个人一辈子至少需要办103个证。有些证件办理得极其荒诞。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千帆竞发,慢进也是退。”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全面深化改革本质如此。】面对权力的“敏感区域”,要大刀阔斧、强力精简,更要做好事中事后的监管和服务,改革之路荆棘满布,看新一届政府如何出招,破冰前行见担当。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要办那个老年人的保障卡,不好意思,你得证明你活着,你本人去到还不行,你得去开证明证明你活着,你才能拿到这个钱。  人们常用“公章四面围城、审批长途旅行”来形容审批之难,不仅私企小老板叫苦不迭,就连很多大型集团企业的老板也想不明白,政府部门并不在市场一线,为什么还要对企业的经营管得如此之细?  北京首都创业集团董事长刘晓光:我看了一些项目,一压,压一年。做地产,特别是做大型投资项目,压我一年,我的利润就要损失7%或者8%,因为很多事融 资而来的。你比如我这个项目投100亿,放在那了。一年以后你让我开工,我就损失七亿(元),这七亿(元)是利息。如果你两年以后让我开工,我就损失14 亿(元),这个损失谁来承担?如果(政府)的速度快、效率高,企业的速度就快、效率就高,企业的效益也就高,这涉及到企业的生死。  一方面,商场如战场,时机宝贵;而另一方面,却是审批繁琐,效率低下。在企业跑公章的漫长过程中,政府部门没有任何损失,企业损失的却是真金白银和发展机遇。为什么一些政府部门如此热衷于对企业的自主经营管东管西?而这些繁琐的行政审批手续背后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一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指定管辖,日前已经由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煤炭司正处级副司长,主要负责煤矿基建的审批和项目改造核准工作,2014年5月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时,其家中发现了2亿多元的现金,执法人员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魏鹏远这起小官巨贪案件,让世人惊愕无比。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挣10万元。由此可见,这些惊人的巨款与官员手中的审批权有直接关系。然而许多行政审批并非来自于法律的授权,而是部门自己给自己封的管理权力。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湾多数人年终奖金将缩水 平均只有1.19个月薪水  中新网1月8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大环境不景气,今年多数人的年终奖金将缩水,104信息科技昨发布“2016薪酬展望暨趋势报告”指出,今年年终奖金平均只有1.19个月,比去年少了0.12个月。  据报道,也有业绩异军突起的企业,大方发年终,微风广场执行常董廖镇汉昨天表示,今年微风年终奖金最高可到6至7个月。台塑去年获利傲人,外传员工可领5个半月、甚至6个月的年终奖金。  电子业去年表现不如预期,但大厂年终仍多维持2个月水平。相较之下,食品、纺织等传统产业,多数公司员工年终能拿到1个月全薪,就算不错了。  104信息科技昨发布“2016薪酬展望暨趋势报告”,从产业别来看,金融业年终奖金排名仍高居各产业之冠,平均年终1.55个月,是近7年调查以来的6连霸,羡煞不少上班族,其次是计算机及消费性电子制造业,以及电信服务业,年终奖金分别为1.45、1.38个月,分居第2与第3名。  据了解,八大公股行库今年年终奖金,以兆丰银行一枝独秀,守稳7.7个月最高,平均公股行库员工可领4.6个月年终。  拜油价下跌之赐,去年汽车业买气不错,和泰汽车除固定3个月年终,加上第1季要发的红利,可达5个月;裕隆集团则视各子公司获利不同,最好的可有4至5个月。汽车零组件厂异军突起,挤进特斯拉供应链的和大,年终将可冲上3到4个月,较去年增加至少1个月,且今年还会再加薪5%,写下连6年调薪纪录。  近期股价直直落的大立光,因公司政策,年终向来固定发2个月,今年暂时不会缩水。宏达电(HTC)年终惯例也是2个月,绩效奖金则另外发放。  相形之下,食品、餐饮等传产就只有“意思意思”了。联华食品指出,跟往年一样,一般员工每人至少有1个月的全薪做为年终奖金。王品也是1个月,不过员工期待每月的分红能多拿些。  展望新的一年,104信息科技调查,31%企业会在猴年调薪,平均调幅3.54%。只是这次调查调薪企业比例以及平均调幅,皆低于去年同期调查数字。责任编辑:

“现在基本上都是亏损的,少的亏几百万算好的,多的每年亏几千万,据我所知很多高尔夫球场都快撑不下去了。”在广州×湖高尔夫球场,老板陈国忠边弹烟灰边向记者诉苦。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中央对高尔夫行业进行严格调控后,省内的广州、深圳,省外的海南等地,高尔夫球场堪称惨淡经营,一些球场每年亏损达2000万元。有高尔夫球场老板表示,客源锐减六成,而有八成的球场都处于亏损状态。  为此,球场方面也想尽各种办法谋求转型,比如降价走平民化路线,或者把球场的一部分推平,开辟成足球场出租。转让也是办法的一种,但在当前形势下,很难找到人“接盘”。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陈国忠在广东从事高尔夫球行业已经有十多年,最早从事高尔夫球场的商业推广,后来转行做运营。他说,广东是全国高尔夫球场最多的城市,全国第一个高尔夫球场就出现在广东中山。   根据陈国忠掌握的数字,广州现在约有20家高尔夫球场,玩高尔夫球的大概有2万人左右。  记者在某高尔夫球场了解到,钻石会籍价格是120万元/人,如果3个人以上同时办会员,则大约100万元/人。此外会员每年要交2万元年费。  某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数量有限,几年前,该球场的会籍还经历过一轮爆炒,曾经被炒到150万元一个,最近3年价格才降下来。  而说起经营,陈国忠算了一笔账,行业资料显示,国内18洞球场的投资成本平均为1.53亿元,一家高尔夫球场一般需要购买1200亩左右的用地,加上场地建设费、会馆建设费、球场维修费等约需要3亿元。而球场一年的固定运营费用在2000万元以上,“一个18洞的球场每年需水量大约在40万~50万吨,每年光水费就需要800万元,还要人工成本。球场每年至少要接纳4万人次打球,每次消费要在800元以上,才能保本。”  陈国忠向记者透露,他所在球场2014年和2015年都亏损2000万元。据他了解,广州现在大约八成高尔夫球俱乐部都处于亏损状态。只不过,经营高尔夫球场的老板,一般都还从事房地产、金融等行业,借以补充球场的亏损。    深圳的高尔夫球场也是惨淡经营。“球场营运和维护成本上升,已经难以为继。”深圳一家高尔夫球场负责人赵鸿林告诉记者,自2010年起,球场员工工资逐年提高,草坪、果岭维护保养用水、电、肥料、燃油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价格大幅度升高。  赵鸿林表示,为吸引客源维持人气,许多二线球场促销价格从800元降至300元以下,部分一线球场也放下“身段”,千元以上的套餐打出500元以下的促销低价。尽管如此,接待量和往年相比仍减少约60%。  “高尔夫球投入太大,只要没客源,就是烧钱,而那些草皮,每两个月就要修一次,我现在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损失3万块。”赵鸿林边说边挠头。记者在他的球场看到,虽然是周末,但球场空空,球童们围坐在一起打扑克。  “高尔夫从民间引入却并非面向草根,且场地要占用大量水土资源等,一开始便埋下了畸形发展的种子。其实我是不赞成把高尔夫球搞成一个曲高和寡的小众运动的。”赵鸿林说,深圳高尔夫球与广州不同的是,来自香港的客源比较多,虽然打一场球要800元,但比起香港还是要便宜得多,深圳的客源中有20%来自香港。  可即便如此,据他介绍,目前深圳私人经营的高尔夫球场仍然八成以上有经营困难,2013年以来已有多家球场停业。    借着国际旅游岛的东风,海南成为内地除了上海、北京、广东之外高尔夫球场最多的省份,其高尔夫球场数量一度超过上海,排名内地第三。海南省旅游委国际市场开发处处长周平介绍,海南省目前有60家高尔夫球场,岛内约有5000名高尔夫球员,“70%左右的球场亏损”。  海南省政协委员邹斌告诉记者,内地沿海地区和周边省市来海南打球的人数2013年同比下降24%,2014年同比下降35%。如今,海南岛几乎所有的高尔夫球场都处于亏损状态。“2013年和2014年亏损1000万元以上的球场有5家以上,亏损1000万元的球场有35家以上,另有4家球场即将宣布停业或时段性停业。”  邹斌发现,2014年以来,由于国内外客源的锐减和球场经营成本的大幅上涨,为吸引客源维持人气,二线球场促销价格降至300元以下。即便如此,还是难掩颓势。今年以来,海南已经有超过10家高尔夫球场因为经营不下去而关张。  邹斌表示,海南各球场运营成本基本在1000万元~1500万元/年,营业税及各项附加高达23%。当年,海南对高尔夫行业征收20%的高额税负,表明政府对高尔夫行业的态度,希望控制高尔夫球场的数量。   在陈国忠和赵鸿林看来,高尔夫球场如今出现“寒冬”,中央政策的调控只是其中一方面原因。他们在实际经营活动中,都感受到有关政策的出台对实际经营的影响,“我想每个经营高尔夫球场的人都能明显感受到。”  在赵鸿林看来,高尔夫球惨淡经营的另一个原因是经济下行,尤其是房地产市场不景气。赵鸿林的高尔夫球场周围建着几百栋别墅,价格都在800万元以上。但最近两年,这些别墅有价无市。以前,到球场来打球的很多都是别墅的买家,但最近几年别墅销售很不景气,去年一年才卖出5套。  陈国忠也表示,这个行业受到一些指责,比如浪费水。“实际上,我们搞高尔夫的人都知道,并没有那么费水。”他说,从经营的角度看,肯定是保证草坪正常生长条件下,尽可能少用水。所以球场能干的话还是干的好,浇水只是最低限度保证草坪的正常生长。水都是要钱的,没有哪家球场会傻到毫无节制不计成本地浇水。  陈国忠和赵鸿林都表示,打球的人锐减,经营成本却不断提高,球场只要开着,每天都在烧钱,球场也成了“烫手山芋”,不少球场都打算将运营权转让,却不打算将地出手。但在这种背景下,根本没有人愿意“接盘”。    在高尔夫球行业遭遇寒冬的背景下,球场方面也想出各种办法,谋求转型。  首要的措施就是“放下身段”,转走平民路线,搞降价促销。花都一家高尔夫球场负责人表示,之前周末打一场球要1000元,现在只要700元,平时打一场要800元,现在只要500元。他们甚至派出工作人员,到附近的小区居民楼中派发宣传单张,发展会员。  经过降价后,前来打球的人的确比之前多了一些,但依旧难掩颓势,只有顶峰时期的四成左右。“打价格战肯定会有问题,三四个人才能同打一场有时会变成15个人同打一场,体验感非常差,这边的草地上经常会看到有球从那边飞过来,打得提心吊胆,非常不安全。”  赵鸿林的高尔夫球场也不得已降价了,打一场球的价格降到了600元,但降价对客流的拉升十分有限。“我们不敢贸然涨价,如果把客源减少的损失转嫁到客户身上,风险更大,球场可能就垮了。”  尽管经营惨淡,但赵鸿林并没有关掉高尔夫球场的意思。“投资3个亿,我还是想扛一扛。”他向记者表示,高尔夫别墅的价格高出周边地段同类别墅价格30%以上,如果周围的别墅卖得好,球场不盈利也还是可以坚持。  深圳一家高尔夫球场还在自己球场内的一块平地种上了足球草皮,将其改建成足球场,对外出租。由于环境幽雅,对外出租价格达到400元/小时,每到周末,预订十分火爆。  陈国忠采取的办法更为直接——裁员。去年以来,球场一半的员工和球童都被他辞退了。但从目前看,裁员只是无奈之举,并无法根本改变亏本的现状,“根本上就是客源不足,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其他都是徒劳。”    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秘书长崔志强告诉记者,高尔夫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兴起,当时主要作为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润滑剂”,如果一个地方建有高尔夫球场,通常在招商中会作为城市名片而为城市加分。在这种背景下,地方对高尔夫球场的态度是鼓励的。  但随着高尔夫球运动的消费主体逐渐确立为“富人”、“有闲”阶层,要求限制高尔夫球场的声音也渐渐出现。随着中央有关规定的出台,高尔夫球场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整治力度,“高尔夫球场的命运,是跟相关政策由鼓励、限制、禁止的变迁直接相关的。”  他认为,高尔夫球场要有出路,首要是努力摘掉其“贵族运动”的帽子,让更多的人进入球场,只有让高尔夫接地气,扩大参与人群,“可以尝试推出廉价的符合普通群众需要的产品,或者建设小型的、适合社区和面向公众的廉价球场。网球一开始也是贵族运动,现在经过几十年发展,也成为了平民化运动。”  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马宗仁教授表示,高尔夫球场完全可以建造在荒地、滩涂、山坳、垃圾掩埋场等不宜耕地的土地,通过投资“变废为宝”,进而提升地块的价值。也可以通过“目标型设计”以及选用抗旱草坪等技术手段,规避水资源消耗或者农药的过度使用,使得球场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更少。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6-03 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