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5月30日报道 一些环保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刚刚公布的最新版膳食指南可能不仅有利于公众健康,而且也对环境有利。他们认为,新版指南有可能减少中国的肉类消费或至少放慢其增速,从而有助于节省土地和水资源,大幅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5月27日报道,新版膳食指南与2007年发布的上一版相比其实差异不大。二者都建议将每天的畜禽肉摄入量限制在75克以内——而新版指南将每天摄入量的下限从50克降至40克。总的来看,新版指南建议将鱼、禽、肉和蛋平均每天摄入总量控制在200克以内。  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人的平均肉类消费仍高于新老两版指南所建议的摄入量。中国仅每年的人均肉类消费就达到62公斤,而新版膳食指南建议将其限制在27公斤左右。  报道称,如果中国的肉类消费真的能减少这么多,那么对环境来说可能是一个重大胜利。  农业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源头之一,主要是以排放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的形式——如果将林业和其他土地使用的变化计算在内,农业所产生的温室气体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可能高达1/4。事实上,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要实现巴黎协定拟定的全球气候目标,就需要在2030年之前每年将农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减少10亿吨。  报道称,肉类产业——特别是牛肉产业——是农业温室气体的主要源头之一。除了饲养家畜所需的大量土地、水和粮食之外,牛还因为打嗝时向大气层中排放大量甲烷而臭名昭著。尤其是养牛业被公认为森林面积减少的一个主要原因,而森林面积减少也会增加全球碳排放量。  多项研究都强调了减少全球肉类消费——特别是牛肉消费——能够给环境带来的好处。例如,世界资源研究所上个月公布的一份报告列出了一系列全球膳食结构的改变(包括减少牛肉及所有动物产品的消费)可能给土地使用和温室气体排放带来的变化。牛津大学研究人员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更多以素食为主的全球膳食结构能够将与食物有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29%至70%。  报告的第一作者、牛津大学的马尔科·施普林曼指出,仅中国一个国家做出这样的改变,就能够给健康和环境带来巨大影响。根据他的研究,如果中国到2050年将人均每天红肉摄入量减少约100克,就能够避免220万人死亡,并将与食物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10亿吨以上。  他说:“膳食指南朝着这一方向做出的任何修改,都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责任编辑:

原标题:河南总商会原副会长王华涉黑终审被判死刑  中青在线郑州6月4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潘志贤) 记者今天获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6月3日对河南总商会原副会长王华等19人涉黑案终审宣判,维持一审对主犯王华和孙培国的死刑判决,其他被告人被判死缓、有期徒刑等。  2015年3月31日,本报以《“红顶商人”涉嫌雇人放火却逍遥法外》为题,报道了王华等人涉黑一案;2015年8月11日,本报又以《“河南省百佳慈善大使”涉黑被判死刑》为题追踪报道了此案。王华涉黑案备受社会关注,原因在于涉案人员多、案情复杂,另外,王华案发前曾先后担任河南省漯河市政协常委、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河南总商会副会长等职。  2015年3月24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王华等19人涉黑案,被控罪名包括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放火罪,赌博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破坏生产经营罪,交通肇事罪,包庇罪,窝藏罪等11项罪名,起诉书指控31起违法犯罪事实。庭审持续了5天,于3月28日结束。  此案涉及到的19名被告人,除多名有前科外,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任职的公职人员。  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放火罪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孙培国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放火罪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人孙培超犯放火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被告人苗会菊等16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10年6个月、2年不等的刑罚,对其中三名被告人适用缓刑。  一审宣判后,王华、孙培国等部分被告人提出上诉。  2016年2月1日至2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鹤壁市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王华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上诉案。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维持了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放火、故意伤害等罪名判处王华、孙培国死刑,其他被告人死缓、有期徒刑等刑罚的一审判决,并将王华、孙培国的死刑判决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湾渔民女儿写信斥责美军方南海巡航:请停止谈论高尚原则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查希] 当美国海军“劳伦斯号”闯入中国永暑礁12海里内实施所谓的“航行自由”时,一封由中国台湾渔民的女儿所撰写的信件被新加坡媒体曝光,在该信件中,中国渔民的女儿就美国在南海地区进行巡航的行为表示“美国正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中国挑衅。一旦失去控制,我们将是这一地区的受害者。为什么美国在这里没有任何权利,却让我们付出代价?”,并“请美国停止谈论高尚原则和国际法”。据悉,这封信或将发给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  新加坡《海峡时报》5月29日刊发了由该报纸前编辑莱斯利•方(Leslie Fong)公开的该信件,文章如下:  尊敬的哈里斯上将,  谨以此信“祝贺”您站在全世界海员的立场上维护“国际水域”的“航行自由”。5月10日,一艘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驶入中国永暑礁12海里领海时,您表现得很“勇敢”……  但是,让我严肃一点说。美国正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中国挑衅。一旦失去控制,我们将是这一地区的受害者。为什么美国在这里没有任何权利,却让我们付出代价?作为一个有思想的人,难道美国每次指摘中国,把中国塑造成海权争端中的恶人时,您的心理就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吗?  您必须清楚地知道,在地球的大部分地方,美国还不能举出实例,证明中国否认了所有人的“航行自由”,或者说中国威胁到所谓的“航行自由”。当然,华盛顿将在“事实胜于雄辩”的情况下仍采取回避态度,同时坚持不让中国维护基于九段线的南海权益。  毫无疑问,你会说,中国建设机场跑道和其他设施的工程是“军事化”,威胁到该地区的所有国家。嗯,一个在世界上60多个国家经营着大约800个军事基地或设施的高级海军军官,还有一些基地直接建在了中国的家门口,先生,您还真有点“土豪”啊!  我明白,我明白,美国没有承认错误的习惯,当美国入侵伊拉克后发现并没有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连一个道歉的字眼都没有。而当华盛顿错误地指责苏联1981年对越南赫蒙族人使用生物武器时,国际专家小组的科学家们发现,那些黄色的物质仅仅是蜜蜂的排泄物。  底线是什么?强权即公理。美国是在阻挠中国的崛起、防止中国“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我们都明白,所以我们也不赞成这样,请(美国)停止谈论高尚原则和国际法。  来源: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绿委”建议“护照”名用“ChungHuaMinKuo” 李大维:哈哈哈  据香港中评社6月2日报道,民进党“立委”王定宇2日在台立法机构质询时,向台涉外部门负责人李大维表示,台湾出席世卫大会的名称“被矮化”,干脆用英文拼音“Chung Hua Min Kuo”或是“Jon Hwa Min Kwo”,李大维则说,这个倒是没有想过。但紧接着质询的同党“立委”罗致政则说,用英文拼音不恰当,很多国家都用当地文字,没有用英文拼音。  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外交及国防委员会”2日邀请李大维、“卫福部长”林奏延报告台湾参与2016年世界卫生大会之成果检讨与展望”,并接受质询。民进党“立委”王定宇追问,应该要怎么称呼台湾?  李大维答复说,最希望当然是“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或是“Taiwan,ROC”,“这次你叫我中华台北,虽不满意但勉强接受。”  来源: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调查:  5月1日起收取每人50元的门票引争议;公路设卡收费成为最大质疑焦点  新京报讯 (记者郭超 吴为)“草原天路”收费流产。昨天,河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张北县政府决定从5月23日起,取消“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收费。  这次收费在争议声中持续22天。4月29日,张北县物价局召开了“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门票价格听证会,通过了景区门票的价格方案。5月1日起,“草原天路”成为收费公路,过往车辆收取每人50元的门票,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    5月1日,张北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发布《张北县物价局关于“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门票价格的批复》,确定“草原天路”景区开始收取门票,价格为50元/人。  为何对公路进行收费?50元的定价是否合理?5月8日,《新京报》刊登了《张家口“草原天路”全区域收费每人50》一文,首次提出对收费合理性的质疑。随后又连续四篇报道追踪。“草原天路”每人50元一张的门票该不该收,成为社会关注热点。  报道引起张北县及河北省官方的注意,并积极回应质疑。  官方解释称,“草原天路”景区是由张北县于去年下半年提出申请,由于道路还涉及万全县、崇礼,所以张北县也拿到了这两个县(区)的授权。今年3月25日,草原天路两侧一公里范围264平方公里被张家口市政府批复为市级风景名胜区。    此前有公路法专家提出,张北县虽称并非是对路收费,但验票设施就在道路中央,存在非法设卡的嫌疑。此外,“草原天路”作为一条县道,收取景区门票不符合《公路法》等法律法规,存在非法占用嫌疑。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这条路修建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基础,主要是沿线的风电场运输需要形成的道路,为了使沿线村民出行更方便,“草原天路”于2013年建成,在总投资中有国家财政拨款1亿多元。  为何还要实施收费管理呢?张北县旅游部门负责人也坦言,由于这些年游客激增,这条只有7.5米宽的公路不堪重负,旅游旺季一到,经常是垃圾满地,车辆拥堵,对环境破坏很大,管理人员和设备成本巨大,县里无力承担。  此外,相关负责人解释,为了保护道路两旁的环境,需要对道路进行限制,而收费能起到限制车流量的作用。  “尝试了一些办法,收费是目前最好的途径了。”张北县有关部门负责人曾向新京报记者坦言,多年来如何加强“草原天路”管理,县里从规划和管理上 都下了工夫,2015年也曾尝试过由公司加入整体管理,收取门票,但社会反响不好,第一次提出收费,也在争议声中被叫停。经过一年的调整,公司完全退出, 政府全盘接管,但经费问题还是不好解决。    昨天下午,河北省政府新闻办直接对外发布消息,为回应社会关切,方便游客来“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旅游,张北县政府决定从5月23日起,取消“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收费。  消息称,张北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将继续加强管理,完善基础设施,保护生态环境,提升旅游品质,为广大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感谢社会各界对“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的关注和支持,希望对“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的管理和服务多提意见和建议。  至此,收费看风景的管理办法在“草原天路”走了22天戛然而止。      4月10日起,进入凤凰古城的游客将不需要再购买148元的“门票”。  2013年4月10日,凤凰县决定开始试行“景区整合经营、围城设卡验票”的管理方式,游客需购买148元的门票才能进入古城,凭票参观古城内的10个景点。而在此之前,凤凰只有部分景点收票,进入古城一直是免费的。  实行门票收费后,导致游客量下降。有商家反映,收票以后,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不少门店关闭。  此次凤凰县表示“‘围城收票’已不适应新的发展需求”,并表示是“顺应民意之举”。(综合)      北二外旅游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王富德认为,“草原天路”停止收费管理是明智的选择,在全域旅游发展的背景下,“靠路吃路”的管理思维已经落伍,张北县应打好“天路”旅游这张名牌,带动周边村庄形成旅游产业。  王富德说,“草原天路”本身不是景区的性质,功能性和服务性也达不到景区的要求,把路拦住收费就更没有理由。他建议,停止收费后,可由当地政府 加强沿线管理。为了使旅游秩序和游客体验更好,同时解决当地的管理经费,可在沿线几个重要的观景区设立“驿站”,供游客停车、休息、吃饭、观景、消费。 “这些费用可拿出一部分用于天路管理”。  此外,他认为张北县应把天路沿线的十多个村庄调动起来,打造乡村体验旅游。“坝上地区的羊肉好,还有很多特产也不错,都能吸引北京的自驾游客。”他说,提升了沿线的乡村游品质,就能将这个旅游线路从直线拉成曲线,从一条路向周边辐射,自然也就缓解了道路上的管理压力。    “草原天路”不收费以后将如何平衡发展?旅游专家刘思敏认为,草原天路自然风景区是环首都的生态屏障,不宜过度开发。取消收费以后,肯定会继续迎来大量的游客,如何管好这条路是政府面临的大课题。  “不是说不收费了你就撒手不管,经过这次风波,公众的目光更多地又会集中在这条路上,更要管好。”刘思敏说,不收费以后,至少要给游客提供最基础的服务,比如停车、垃圾清运、秩序维护等,不能影响“草原天路”的形象。  “管理的支出对于张北县来说肯定是一个大负担,想要通过这条路上的观光游收入平衡这笔支出是不可能的。”刘思敏建议,把管理力量和资金集中用在 游客最旺的时间段,尽量控制开发。此外,张北县要借用“草原天路”良好的旅游口碑,为全县旅游经济赢得机会,改善投资环境。“这才是一个可持续的管理方 式,只想在这条路上做文章,不太现实。”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1-12 01:2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