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5日迎来“猴年马月”  新华社天津6月4日专电(记者 周润健)“猴年马月”才做的事,不用再等了,因为“猴年马月”真的来了。天文专家指出,6月5日至7月3日为“猴年马月”,共计29天。  天文教育专家、天津市天文学会理事赵之珩介绍说,几千年前我国就有了“干支纪事”的方法用以计年、计月、计日、计时。即,使用十二个地支符号(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与十个天干符号(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相互配合。  “为了把‘干支纪事’的方法普及到民间,我们的老祖宗又发明了12生肖纪年法。”赵之珩说,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我国,十二生肖不仅被用来纪年,而且还拿来纪月、纪日。“每年农历正月到腊月对应的属相依次是: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鼠、牛。”  赵之珩说,每年都有一个马月,而且固定在农历五月。“今年是农历猴年,阳历的6月5日至7月3日,为农历五月,也就是‘猴年马月’。”  记者注意到,“猴年马月”的到来,引发了不少网友的调侃。“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猴年马月要干点大事。”“以前许下的各种不靠谱的愿望都应该实现了。”  天文专家表示,每过12年的“猴年”就会遇到一个“马月”,因此,“猴年马月”每过12年就会轮回一次。下一个“猴年马月”将会出现在2028年。责任编辑:

新华社南宁5月13日电(记者向志强、何伟)记者从南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了解到,13日下午发生在南宁的客车侧翻伤亡者身份查明,两名死者为学生,17位受伤者中有9人是学生,主要是南宁市明阳工业区内的师范学校学生,还有部分职校学生。  南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科负责人介绍,此次事故受伤者已确认轻伤4人,轻微伤13人。初步鉴定为重伤的1人,再鉴定属于轻伤,已转入普通病房。  据介绍,肇事车辆为超大公司短途客运班线(明阳—江南客运站),现已拖移做技术鉴定。目前肇事驾驶员已被控制。责任编辑:

广东省公安厅宣布连续破获多宗重特大赌博案件  昨日,广东省公安厅召开“2016断链”行动发布会,宣布连续破获多宗重特大赌博案件。据悉,有的地下赌场为了逃避打击,竟然选点在坟头上开设赌场,而且频繁变化地点,藏身于鱼塘、山林、废弃厂房之间。与此同时,广东省赌博更有一些新特点,例如网络赌博与装载赌博软件的“赌博机”,其发展需引起人们的警惕。  文/广州日报记者李栋、卢文洁  图/广州日报记者莫伟浓 通讯员曾祥龙、温志锋、黄桂林  昨日,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彭会介绍,今年以来,全省公安机关纵深推进“2016断链”行动,破获了多宗重特大赌博案件查处了一批庄家、赌头和团伙骨干成员。截至5月15日,全省公安机关共查处涉赌行政案件13705宗,破获刑事案件1573宗,逮捕2400人、刑事拘留5395人、行政拘留37875人。  省公安厅表示,鼓励广大群众积极举报涉赌违法犯罪,对举报赌博活动经查证属实的,公安机关将按规定兑现奖励,并承诺为举报人保密。  举报电话:110、020-83119134    ——网络赌博成为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方式之一,特别是微信“抢红包”赌博日益成为网络赌博新宠。一些不法分子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将服务器设置在境外,借助互联网和电子支付平台完成投注的过程,时间短,转账迅速,具有极强的隐蔽性。网络的即时性和跨区域性极大增加了参赌人员的范围,造成打击难度加大。  ——除单体“老虎机”和多位的“捕鱼机”等传统游戏机赌博外,还出现了通过装载赌博软件进行赌博的笔记本电脑式新型“赌博机”。“当前涉赌违法犯罪已全面向网络化快速发展,危害程度之深已到了不容忽视、不容懈怠的程度。”   据了解,这些地下赌场一般都采取流动式变换地点,比如鱼塘、荔枝林、山顶等荒郊野外的地方。一般一个地方仅赌一两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然后又跑到其他地方去赌。其赌博方式也比较简单,“斗牛或者赌大小”。  今年4月22日,中山警方破获樊某波开设赌场案,共抓获嫌疑人22人,其中樊某波等团伙头目及主要组织者全部到案。经核查,该团伙头目是一名为樊某波的湖北随州籍男子,日常在港口镇以经营一间酒行作为掩护,暗中在中山市从事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  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曾受过公安机关打击,具有反侦查能力,频繁更换开赌地点。比如其选点在坟头上、高速公路桥底、三面环水的地方,以及养猪场等臭气熏天的地方,搭个简易的棚子,自带发电机便开始聚赌。  其参赌人员有自己的一个圈子,一般打个电话问在哪里开场,然后就前往参赌,并且其中还有不少女性赌客。既有当地农民,也有做小生意的,包工头等前来参赌。“曾在坟头上开过一场,后来又搬了地方”,办案民警说。  今年3月底,省公安厅接群众举报称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有一大型地下赌场,要求广州市公安机关立即进行核查。经前期侦查,广州市公安机关发现江高镇确有一赌博团伙以“三公大吃小”的形式组织地下聚赌活动,经过两个月侦查,专案组基本掌握了该犯罪团伙的活动规律、人员组成等情况。  办案民警介绍,赌客每次少则五六十人,多则八九十人。开赌时间则往往选择在深夜,晚上11时以后一直赌到第二天早上收档。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该团伙频繁变换聚赌地点,单个地点聚赌时间仅为几日。聚赌期间,在外围的路口、制高点等处设立放风暗哨和监控探头,“在赌场附近路段都设有看风的点,四周遍布探头,在制高点还有岗哨”,一旦发现异常情况即通知赌场人员逃散。  “参赌人员基本为熟客,新参赌人员必须由熟客带入。”民警介绍,该团伙警惕性很强,当有新的赌客进场时,必须当场验明正身:要说清楚是谁介绍过来的,说出他的名字和外号,并报出介绍人的手机,甚至有时要直接打电话进行验证,否则陌生人是不让进场的。为了侦查,民警有时还要乔装打扮,化装成工人,才不会引起怀疑。   捣毁该团伙之后,办案民警通过对已查处的“老虎机”进行研究发现,机器的主板程序出厂已设定,通过设定难度确定赔率,可先赢后输、小赢大输,参赌人员逢赌必输。  4月14日凌晨,省公安厅组织广州、深圳、佛山、梅州、惠州、东莞、江门以及中山8市开展统一破案收网行动,成功打掉一个跨多市集中经营“老虎机”赌博的特大犯罪团伙。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该赌博专案横跨8市经营,规模惊人,是一个生产、销售、摆放“老虎机”的赌博犯罪团伙。该团伙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将“老虎机”藏匿于人口密集地段的小商铺、便利店等场所内不起眼的地方,并采用新款式的赌博机,投放大量新型笔记本电脑式赌博机到相关地市,内容为“俄罗斯轮盘”赌博,极大地诱惑了参赌人员。  目前,该团伙系列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7人(其中已刑事拘留119人、行政拘留36人),捣毁赌博机生产组装点2个,查获木机箱加工厂1间、配件仓库1个、赌博机存放仓库3个,收缴赌博机442台(其中新型笔记本电脑式赌博机66台)、赌博机主板成品14283块、游戏机币14万余枚及赌博机主板、芯片、押分板等配件一大批,缴获涉案现金11.97万元。   广州日报讯 (记者李栋、卢文洁 通讯员谢锦焕、胡敏、梁荣忠)近期,广州白云警方结合“飓风2016”专项行动,在网警、刑警等部门的协助下,网上、网下联动侦查,一举抓获以出售“抢红包神器”为名实施诈骗犯罪的嫌疑人两名,缴获电脑、手机等涉案物品一批。  据悉,嫌犯乃是通过设下“连环计”,通过出售“抢红包神器”逐步骗取受害者钱财。利用受害者贪心的心理,多次设套骗钱。  今年4月底,事主蔡某报警,称之前关注了一个名为“××科技公司”的微信公众号,该公司自称出售“抢红包神器”——“××红包软件”。事主通过微信与对方联系后,按要求转账1599元购买了这款软件,对方收钱后提供了所谓的账号密码,又提出支付软件安装使用费980元的要求,事主再次转账后对方就没有回信。  白云警方侦查发现,类似的警情在4月初也发生过,当时1名女事主也是通过微信找到这个名为“××科技公司”的公众号,想购买这款“××红包软件”而被骗,只不过她被对方套得更深。在经历购买软件的账号密码和安装使用费两个被骗步骤之间,这名女事主也感到了可疑,尝试要求对方退款但是没有成功,随后她还是在对方的诱骗下继续支付了第二笔钱,被骗款为980元。  这名女事主本以为付出两笔费用后就可以使用“强大”的软件了,但不法分子却抛出了第三个“陷阱”——付费购买定制功能。不法者声称软件还有所谓“抢红包最快”、“抢红包最多”、“抢红包特定尾数”功能,选择任何一种功能还必须支付2200元,并声称这是使用该款软件的最后一笔费用。这名女事主纠结再三,最终还是支付了2200元。为了购买这款软件,这名女事主前后总共向对方转账4779元。随后无论女事主向对方发去什么消息都石沉大海,没有收到嫌疑人的任何回应。责任编辑:

原标题:实践"四种形态"  福建:把“四种形态”贯穿监督执纪全过程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时间:2016-06-04 11:52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今年第一季度,全省廉政谈话函询、轻处分及组织处理3649人,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556人,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154人。”  近日,福建省纪委通报了全省第一季度实践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成绩单。福建省各级党组织、纪检监察机关把“四种形态”贯穿监督执纪全过程,在“全面从严”上下功夫,用纪律管住大多数。    “四种形态”是不是意味反腐败工作的转向?把握运用“四种形态”的责任主体是谁?“四种形态”提出之初,不少党员干部有这样的困惑和疑问。  2015年9月,福建省委常委会议,省委书记尤权明确要求,各级党组织要自觉在“全面”上下功夫,主动在“从严”上下力气,依照党章和党纪管党治党。要落实好“四种形态”要求,特别是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防止小错酿成大错、违纪走向违法。在今年初的省纪委全会上以及带队开展责任制检查时,尤权再次强调要实践“四种形态”,坚持严惩极少数、管住大多数。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倪岳峰也指出,把握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既是对纪委落实监督责任的新要求,更是对党委落实主体责任的具体化。用好“四种形态”是各级党委(党组)的分内之事、应尽之责。他同时要求全省纪检监察机关统一思想,转变观念,深化“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按照“四种形态”的要求,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切实用纪律管住大多数。  2015年10月,省纪委出台“十条举措”。此后,又专门下发了把握运用“四种形态”加强监督执纪工作的意见,进一步统一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干部的思想认识,找准职责定位,明确履职思路。  在如何抓好“四种形态”的把握运用上,福建省探索形成了以“两个责任”为抓手,用问责追责倒逼工作落实的有效途径。  早在2014年,福建就出台了落实主体责任意见、落实监督责任意见、责任追究实施细则、责任制省级检查办法等文件。同时,严格实施“一案双查”,对落实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的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督促各级党组织加强党员干部监督管理,督促各级纪委聚焦主责主业,强化监督执纪问责。  在此基础上,2015年出台了深化落实主体责任暂行规定,明确27条具体措施,进一步形成推进“两个责任”落实的常态化机制,构建了以党委为主体、多方配合、齐抓共管抓党员干部监督管理的良好局面。  针对厦门市、区两级环保系统发生的5名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省纪委责成厦门市启动“一案双查”,给予市环保局时任主要领导谢海生免职处理;厦门市纪委对谢海生受贿问题予以立案审查。谢海生问题的查处,在全省党员干部中引起强烈反响。  来自福建省纪委的数字显示,2015年,全省开展“一案双查”392起;共对1179名领导干部、10个单位实施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追究。    如何体现“四种形态”的要求,切实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福建省在各级各部门全面实施廉政谈话提醒机制,探索一套集任职廉政谈话、信访谈话、审计谈话、整改谈话、廉政责任谈话和巡视谈话为一体的谈话提醒工作体系。该体系确立了“三个可以谈、三个不能谈、三个优先谈”的谈话原则,做到防微杜渐,促使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悬崖勒马,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监督执纪的常态。  “一些同志在接受谈话时当场面红耳赤,感到羞愧难当,有的甚至流下悔恨的泪水。”对于谈话提醒的效果,福建省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有时是谆谆劝导,有时是当头棒喝,目的都是让相关党员干部得到警醒。  2015年,福建省对5808名党员干部进行谈话提醒,给予轻处分和组织处理4749人。  防病于未发,治病于初起。福建省在坚持早教育、早提醒的同时,还注重从群众反映的问题入手,在市县乡三级纪委和省市县三级纪委派驻机构推行检控类初信初访件办理“零暂存”,对信访件实行百分百核查处理,发现苗头性问题马上采取信访谈话或函询提醒,触犯纪律及时处理。  “信访举报件办理‘零暂存’克服过去‘线索养案’的思维,是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具体实践,体现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宽严相济、区别对待’的政策。”漳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刘远如是说。  前不久,有群众反映省直某单位领导曾到外省公款旅游问题。尽管线索模糊,省纪委还是对其进行函询提醒。三次函询,一次比一次严厉。“这是我参加工作30多年来,第一次受到如此刻骨铭心的教育,第一次从灵魂深处反思自己的错误行为。”在材料说明中,该领导这样深刻反省。    2015年10月,福建省纪委发出的两起通报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福建中旅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衷梅英因违反组织纪律和廉洁纪律,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按正科级非领导职务安排工作。  武夷山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林春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打高尔夫球,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按正科级非领导职务安排工作。  这几起案件,就是福建纪检监察机关运用重处分和重大职务调整这一形态做出的相应处理,发出了有腐必惩、执纪必严的强烈信号:对一些涉嫌严重违纪但构不上违法犯罪的,坚决以“刮骨疗毒”的方式,治病救人,形成震慑,让违纪者悬崖勒马。  对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实践“四种形态”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偏差,福建省纪委相关负责人指出:“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不能简单地做加减法,抓早抓小的力度要加大,但惩治腐败的力度不能减,该查处的就要坚决查处,绝不放过。”三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游宇飞表示:“对那些经组织上反复提醒、告诫仍然不知止、不收敛的党员干部,要坚决立案审查,直至移送司法。”  漳平市溪南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叶科伟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不到半年,他又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过去一年,福建省给予重处分和重大职务调整2156人,移送司法机关859人。  “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中,前三种形态好比给党员干部拉上三道纪律防线,只有这三道防线守住了,尽可能把绝大多数党员干部挡在法律红线之外,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对象才可能成为‘极极少数’。”倪岳峰表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福建省纪委进行了积极探索创新,2015年11月18日,福建省研发启用“监督执纪信息管理系统”,为实践运用“四种形态”搭建了一个科技平台。  倪岳峰表示,研发全省监督执纪信息管理系统,目的是更好地指导和推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运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切实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让纪律真正成为广大党员干部不可逾越的一道红线。  据省纪委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该系统采取网络化管理模式,实时收集反馈各地“谈话函询、组织处理、纪律审查、移送司法、一案双查”等监督执纪信息,实现省、市、县三级纪委数据传送“直通车”。目前,全省94个市、县两级纪委和50家省直派驻纪检组,全部与省纪委实现互联互通,监督执纪信息直达省纪委。通过该系统,可全面、客观、实时了解各地各部门的监督执纪成效。对存在力度减弱、节奏放缓、“四种形态”推进不平衡等现象,及时进行精准督办,有力推进了全省监督执纪工作深入开展。  数据显示,去年10月到今年4月中旬,该系统已经录入了超过9000条的监督执纪信息。  “快速的信息反馈,得益于数据直报模式的转变。只有数据清楚、情况明白,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工作指导才会更加精准、到位,从而有力推进全省监督执纪工作的深入开展。”省纪委案管室负责人如是说。2015年,全省各级开展纪律审查7070件,同比上升22.34%。其中,厅级22件、处级281件,分别同比上升29.41%、47.12%。  福建省纪委责任编辑:

5月1日,张家口张北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发布了《张北县物价局关于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门票价格的批复》,确定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开始收取门票,门票价格为50元/人次。    “草原天路”全长132.7公里,是连接崇礼滑雪温泉大区和张北草原风情大区的一条重要通道。蜿蜒的道路,配上湛蓝如洗的天空,以及路两侧的村庄、梯田、沟壑、山坡,让这条公路名声大噪,各路自驾爱好者和旅游爱好者蜂拥而至。大批游客也给“草原天路”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堵车、黑商贩欺诈时有发生。  如今,这条为建风车而修的路,将作为“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开始收费。检票、售票设施已基本完成,票面已经印刷完毕。  这不是“草原天路”第一次提出收门票,2015年6月19日,张家口物价部门召开“‘草原天路’景区门票价格听证会”,整整进行了3个小时,当时提出每人80元的收费标准引起不小争议,物价部门表示天路收费暂缓。    根据张家口张北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发布的信息,我们大致能够明白此次启动收费背后的逻辑。  第一、“草原天路”由张北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9月建设,投资3.25亿元。鉴于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且还在持续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因此要适当收回成本。  第二、“草原天路”名声大噪以来,屡屡出现大堵车的局面,为了控制游客数量,需要以收取门票作为门槛。  第三、景区车辆增多之际,出现了“垃圾遍地、人满为患、生态环境堪忧”的局面,启动收费为了保护景区生态环境。  表面上看,这三条理由似乎都有道理,但细思忖却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规定,“技术等级为二级以下(含二级)的公路不得收费”。连通县与县或县与城市的一般干线公路最多算三级,显然,“草原天路”并不符合收费条件。  像“草原天路”这样的县级公路,建设资金通常采取区县政府补助一部分、镇政府自筹一部分、当地群众集资一部分的方式。纳税人为修建公路做出了贡献,到头来使用公路还要再缴费,缺乏合理性。在132公里的“草原天路”上,有不少村落,那里的居民对收费的做法会满意吗?  其次,“草原天路”虽然名称响亮,但归根结底只是一条县级公路。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规定,在公路上收费,只能是“投资建路”上的权益回报,“草原天路”并不符合收费条件。此外,对于景区收费,收多少,需要省级人民政府确定、省级物价部门批准,这一点同样缺乏程序的合法性。    据公开报道,经过张北县人民政府授权,张北县“草原天路”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北京宏美龙脊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进行注资扩股,开发建设。拟投资 2.98亿元,在“草原天路”建设游客服务中心、观景台、服务营地、停车场、垃圾点、星级卫生公厕等项目。  当公路作为景区,性质就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需要追问的是,景区化服务体现在哪里?谁来收费?谁来运营?既是旅游景点,又是公路,监管如何分责?环境卫生归谁管?车辆拥堵又归谁管?收了钱,就要给公众一个说法!可见,收费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目前问题,反而会带来更多难题,而这些难题会更加考验当地政府公共治理的智慧与能力。    “靠山吃山”本没有错,但是借助收取门票的方式反哺投入,就能解决人满为患的局面、就能让生态环境好起来,未免太过天真。  鲁莽收费并不一定会取得良好效果,围城收费的梦想,终于幻灭在民生与法理之上。武大樱花没了20块钱的进门费,今年赏樱反而不再“人看人”,西湖免费了,杭州反而更赚钱。。。。。。北京南锣鼓巷同样面临人满为患的局面,却采取了主动摘除“AAA”景区级别的方式控制游人流量。收费的方式,南锣鼓巷难道不会吗?收取门票的方式如同杀鸡取卵,常常最具杀伤力。  作为贫困县的张北县,完全可以借助“草原天路”助力旅游收入的增长。旅游住宿和餐饮娱乐服务,这些综合性旅游收入都远比门票收入来得丰厚。不在发展发展纵深游、提供更贴心的服务上使劲,紧紧盯着门票收入涸泽而渔,“草原天路”对游客的吸引力就会受损,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美景替代,渐渐成为乏人问津之路。  文丨央视评论特约撰稿 王健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10-01 08: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