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的目标任务没有变,追逃防逃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决不能让腐败分子躲进“避罪天堂”。  ●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已成为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的重要一环。  ●党员干部携款外逃,就是叛党叛国,严重损害党和国家形象。腐败分子偷走了国家和人民的钱财,人民群众痛恨至极。不将他们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党纪国法不容,党和人民决不答应。  ●追逃追赃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外逃腐败分子带走的大量资金,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决不能让他们肆意挥霍,要千方百计尽早追回来,为国家和人民挽回损失。即使带出去的赃款糟蹋得差不多了,也得把人弄回来,依照党纪国法给予严惩,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腐败分子跑到哪里,跑出去多久,都要一追到底。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将其追回来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尚有一人在逃,追逃追赃就决不停止。  深入开展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是全面从严治党、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党中央惩 治腐败、维护党纪国法尊严的坚定决心和顽强意志品质,深得党心民心,巩固了党执政的政治基础。当前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的目标任务没有变,追逃防逃工作一刻也 不能放松,决不能让腐败分子躲进“避罪天堂”。  党中央对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高度重视。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和中央纪委三次、五次、六次全会,都对 加强国际追逃追赃作出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强调,要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把惩治腐败的天罗地网撒向全球,让已经潜逃的无处藏身,让企 图外逃的丢掉幻想,这彰显了我们党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专门听取追逃追赃工作汇报, 实施强有力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无论出访还是参加国际会议,走到哪讲到哪,同有关国家领导人讨论加强追逃追赃合作。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及其相关单位认真贯 彻中央决策部署,取得重要追逃成果,向腐败分子发出断其后路的强烈信号,警示外逃者迷途知返、投案自首,震慑企图外逃的人断了念头、放弃侥幸。反腐败国际 追逃追赃已成为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的重要一环。  过去一个时期,腐败分子携款外逃事件时有发生。有的理想信念动摇,与党离心离德,一边大搞贪污贿赂,一边筹划 着外逃。有的腐败分子先做“裸官”,把家属子女和财产转移到国外,一有风吹草动,就脚底抹油、逃之夭夭。有的逃到国外,开豪车、住豪宅,挥金如土、纸醉金 迷,过起奢靡生活,一些富人区成了他们的聚居区。有的跑出去还不甘寂寞,当上侨领,掺和当地政治。有人外逃后,摇身一变,“衣锦还乡”,以外商身份回国搞 投资,影响十分恶劣。党员干部携款外逃,就是叛党叛国,严重损害党和国家形象。腐败分子偷走了国家和人民的钱财,人民群众痛恨至极。不将他们缉拿归案、绳 之以法,党纪国法不容,党和人民决不答应。  追逃追赃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外逃腐败分子带走的大量资金,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决不能让他们肆意挥 霍,要千方百计尽早追回来,为国家和人民挽回损失。即使带出去的赃款糟蹋得差不多了,也得把人弄回来,依照党纪国法给予严惩,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要用有 力的行动证明,海外不是法外,外逃不是出路,外国决不是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不可能一跑了之、一了百了。  “天网2016”已经全面启动,这是贯彻中央纪委六次全会部署的具体行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腐败分子跑到哪里,跑出去多久,都要一追到底。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将其追回来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尚有一人在逃,追逃追赃就决不停止。责任编辑:

原标题:垃圾“围村”  >>调查  华商报记者调查采访中发现“垃圾山”不断向农田扩散  生活垃圾随意散落堆放 麦田里散落着塑料袋破酒瓶  >>现状  我国每年农村垃圾总量1.2亿吨  全国4万个乡镇、近60万个行政村  许多没有环保基础设施  有的还处在垃圾自然堆放状态  今天是世界环境日。华商报记者将目光投在了乡村垃圾问题上。  今年3月,国家环保部部长陈吉宁指出,我国的环境污染正在进行一场“上山下乡”,即工业污染正由东部向中西部转移、由城市向农村转移。乡村正经受着垃圾问题的重重压迫:白色污染,环境破坏,饮水安全,居民的身体健康……  乡村垃圾治理,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这是一座令人震撼的垃圾山。  “山”高七八十米,宽约二三百米,从空中俯瞰,犹如一条灰色的巨舌,正肆无忌惮地伸进河谷,舔噬着原本属于这里的一片绿色。在它周围,没有树木,也鲜有杂草,只有弥漫的臭气、飞舞的垃圾袋,以及无数蚊蝇在空中纷飞滋扰。  这是乾县漠谷桥北的“壮观一幕”。在当地人记忆中,这里已从最初的垃圾堆变成了如今名副其实的垃圾山,以后会如何,人们无法想象。  “倒了有几十年了,每天都有几十车垃圾……”乾县漠西社区的张老太太说,多年来每当走到桥边,她都感到心里堵得慌。    很多当地人都还记得,几年前,一位中年男子被这座垃圾山吞噬。  “大概有3年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的在山上捡垃圾,被塌下来的垃圾埋住了,好长时间没找到人。”漠谷桥边一位买瓜男子回忆。说到此事,正在垃圾山上捡垃圾的拾荒者难过地说,那个男子姓梁,是附近安庄村的,因家里穷,事发前一直都在这里拾荒过活。  从垃圾山一侧望去,坡度似已有五六十度,最陡处,约七八十度,可以想见,如果没有特别的保护措施,要想在这么陡的地方捡拾、掏取垃圾,也颇不容易。  “一个月前,一个年龄大的就滑下去了,幸好没出什么事”,在垃圾山“山顶”,一位戴草帽的拾荒者说,“这些年垃圾越来越多,散发的气味也越来越大,捡上个把小时垃圾要是不走,都能把人熏晕”。  走在一条被一辆辆垃圾车轧出的、污秽泥泞的小路,暗访组记者发现所处的垃圾山位置,不仅在向河谷中央蔓延,已有向周围农田扩散的趋势;环顾四周,几乎无人居住也无路人过往。地图显示,距离该垃圾山东北约6公里,是一座著名的古代皇陵,而往南,有一座大型水库。  一位老年人说,漠谷桥下的夹道河以前是有水的,植被也很茂盛,景色很美,甚至生活用水都取自河中,但后来河道没水了,城里的垃圾一车一车运了过来,倒在沟里,越来越多;最近几年,由于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生活垃圾也一下子把垃圾堆充胀了几十倍。  “臭不说,水也吃不成了”,住在漠西社区的一位老人告诉华商报记者,周围一些村里的地下水也没法吃了,后来,政府给安了自来水。  由于臭,附近居民鲜有到垃圾山周围去的,但即便如此,每年春夏刮东南风的时候,垃圾山上散发出来的恶臭依然足以弥漫数公里的乡村。  “有时垃圾山还会自燃,散发焦臭味,没风时,好长时间都很难散开。”有当地人介绍,有一年冬天,垃圾山一处自燃后,几十天都没熄灭,直到下了一场雪。  据悉,乾县县城日产生活垃圾约二三百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环卫工人讲,每天下午2时和当晚7时,都会有垃圾车来收集他们沿街清扫的各类生活垃圾,这些垃圾“大部分应该都倒在漠谷桥北的垃圾场。”当地的环卫工作人员透露,除了这里,乾县还有一座大型垃圾填埋场,由于离县城较远,很大一部分垃圾才倒在了这里。  事实上,令人心塞的远不止漠谷桥北的这处垃圾山,在乾县的黄巢沟、注泔镇、大杨镇等多处城镇乡村,华商报记者发现都有生活垃圾随意散落、堆放在村边的现象,对于这些由白色编织袋、废旧塑料瓶等物构成的垃圾,很多人已司空见惯了……    在距乾县约一百公里的临潼新丰,乡村垃圾呈现出另一番景象。  在新丰街办距离铁道约一百多米远的叶家堡村村口,有一片被推平的黄色地块,而在该地块边缘显现出的生活垃圾,则说明在这片黄土下面,曾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场——这座垃圾场表面虽然被敷上了一层土,但并不妨碍这座面积近千平方米的垃圾堆依然还在向村东面的一道河沟中延伸,并且在沟的不同位置,像是被“学样了”一般,也四处积聚着大小不等的垃圾堆。  这些垃圾由于雨天的原因而收敛了一部分的气味,但站在垃圾场附近,依然可以闻到由生活垃圾及各种化工材料混杂在一起的臭味。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村口旁的大片麦田里,散落着多种颜色和材质的塑料袋、白色的泡沫、破碎的酒瓶和腐烂发霉的食物等。对于这些混杂着各色生活垃圾的麦田,不知村民们收割时是何种心情?  沿着叶家堡村南行,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村口、道边存放着许多生活垃圾,问及村民为何不将这些垃圾交由统一的环卫车辆处理时,村民只是笑笑,摇头不语。  在接近城区的秦始皇陵东北,有一处生活垃圾集散地,由于此处靠近路边,又距民宅不远,大量未被运走的垃圾散落在外,臭气熏天。据附近毛家村的一位村民介绍,以前这里并没有垃圾场,后来不知怎么就有人开始往这里倾倒生活垃圾,近一年来,周围的居民早已不堪其扰。  同样的情形在西安城西的花园村亦十分扎眼。在该村村北的路边,一堆占地近百余平方米的生活垃圾,据称已存在数年之久,里面不光有被扔掉的皮鞋、破沙发,还有废弃的马桶,数堆腐烂变质的杏子。附近一村民说,村里以前是说要每家每户集中收集生活垃圾的,但后来不知怎么就全堆到了这片空地上,一到夏天,臭得连门都不敢开!  如今,在户县西太路旁边的草堂镇宋南村,村民一样面临着生活垃圾带来的巨大压迫。在该村村口有两个大沙坑,一个约足球场一样大,另一个有半个足球场大,坑内尚未被垃圾填满,最深处还积着绿褐色的污水,每有强风吹过,白色的蓝色的编织袋就会四下飘动,村民说,坑里的垃圾已积了好几年了,没人管,一些年轻人嫌脏都不愿意在村里待。  对垃圾乱倒已难以忍受的还有长安区大召街办司马村的张姓村民。在该村村口,有一处六七十平方米的垃圾台,由于里面已经填满,现已堆到上面,“七八年了都没人管”,他说,早前觉得有个垃圾台,村子的卫生环境会好一些,但现在看来,即便有了设施,要是没有专人管理,还是一样会污染环境。生活垃圾不仅出现在村子周围,还出现在较为僻静的村外。在鱼斗路路北数百米的一处丰镐遗址周围,记者就看到了一大堆夹杂着大量酒瓶、塑料袋和废旧窗纱、木板纸屑的生活垃圾出现在数堆建筑垃圾旁,从路口的遗址碑址向南看去,如果再不进行遏制,遗址内的大片地方,势必将被各类垃圾占据。    不光村里生活垃圾有些在随意丢弃,在近山的河道中,游人肆意抛掷遗留的垃圾,也给环境带来不小的压力。6月4日上午,在秦岭太平峪中,记者发现河道边有人烧烤后,遗留下不少编织袋、饮料瓶等物,有些被风吹到树杈上,有的则飘在河里。  “城里的垃圾现在已有很好的管理,但农村的生活垃圾该怎么管,还是个难题……”距丰镐遗址不远的落水村村民罗某小时生活在村里、长大后定居在城里,他表示,目前城市里的生活垃圾处理已十分有序,但农村和近山地区还比较随意和混乱,尤其在环卫设施落后的情况下,人们随意丢弃生活垃圾的情况已经形成习惯,如何做好村村环卫宣传,让环境卫生保护意识在每位人心里扎根,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了解,我国每年的农村垃圾总量为1.2亿吨,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2015年发布的《我国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状况评估报告》显示,若将城市辖区的农村部分算在内,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仅为62.02%。而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提供的数据则更说明,在全国4万个乡镇、近60万个行政村中,有许多都没有环保基础设施,有的还处在最原始的垃圾自然堆放状态。  2016年3月,国家环保部部长陈吉宁指出,我国的环境污染正在进行一场“上山下乡”,即工业污染正由东部向中西部转移、由城市向农村转移,农村遭受环境污染的比例不断上升。有调查显示,由于农村生活垃圾得不到及时处理,极易产生对土壤、水源地的二次污染,此外,外来污染也在加剧农村环保所面临的严峻处境,如一些城市将生活垃圾、建筑垃圾运至城郊乡村地区,使得很多农村成了城市的“垃圾处理场”,将以往的“垃圾围城”变成了“垃圾围村”。  显然,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已不是一村一镇的问题。2015年初,中央1号文件首次写入“农村垃圾治理”,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也提出,要“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去年11月,住建部等十部门联合发布《全面推进农村垃圾治理的指导意见》,更是使得农村垃圾治理工作得到极大推动。  在农村从事环卫工作多年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人士总结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存在三方面的困难,一是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没有统一的经费保障,处理设施、处理方法不够科学;二是垃圾从收集到集中清运缺乏专门人员;三是村民的卫生环保意识差,很多陋习尚未去除,良好的习惯尚未建立,“总的说来,富裕的村子生活垃圾处理会好一些,不富裕的村子就比较混乱。”  有专家认为,当前我国小城镇尚未建成垃圾收、送、处体系,垃圾收集和处理率低。因此,应加大在农村地区的生活垃圾处理投入,增加环保设施,理顺关系,使得农村地区的垃圾得到有效收集和处理,从而改善目前的城乡生活垃圾困境。    在秦岭环山一线,有一处景色旖旎,秀丽迷人的小村庄——户县白龙村。该村得名自唐僧取经的传说,据称,由于这里的一条白龙吃了唐僧的坐骑,遂被锯了龙角,化作小白马,后来人们居住于此,便有了白龙村。这样一个居于秦岭脚下,环境优美、得天独厚的村庄,谁会想到,却一直被村中的生活垃圾困扰着。    在该村村南,一处数百平方米的垃圾场即便在细雨濛濛中,依然散发着股股恶臭。  “这个地方以前是个鱼塘,鱼塘废弃后就成了壕,现在,倾倒的生活垃圾已快将它填满了。”住在距垃圾场不到100米的村民闫新民告诉华商报记者,经过多年的堆积,除了最东边的一处地方还可倒外,西边几乎已经接近地面了。  虽然西边的垃圾刚刚进行完一次清理,但地面上尚有村民们倾倒的大量烂果和生活废弃物。  “去年夏天垃圾很多,臭得人晚上都睡不着觉。”闫新民说,早在2010年,村上曾搞过一次集中收集每家每户生活垃圾的行动,并且给每家都发了一个用来收集垃圾的塑料桶,如今塑料桶大部分都被村民们改作他用了。  虽然垃圾场表面上是存在于村中,但距离从该村东面经过的甘河,直线不到200米。  很多村民在谈起村里的这个垃圾场时,都皱起了眉头,在他们看来,要想将垃圾场弄走,并非易事。    实际上,除了这座“眼中钉”的垃圾场,该村几乎随处可见被村民们随意丢弃的垃圾。在村西边,田垄边便散落着十几个白色的编织袋,在一处岔口,堆有五六十厘米高的垃圾堆已非常显眼。  在村口的小石桥下,一条溪流从西向东汇入甘河,但从桥上望去,小河的河面上已遍布生活垃圾,鸡蛋壳、碎酒瓶、卫生纸、编织袋、农药瓶等等,成为与村子极不协调的一幕。  “这都是村民自己家的垃圾,没处倒,就顺手扔了”,一位村民说,发垃圾桶那一阵子,每家每户的生活垃圾还有人收呢,后来没人收了,大家就随意丢了。对于垃圾的危害,这位村民表示,的确既影响了村子的生活环境,也污染了河沟,长此以往,也势必会对甘河构成威胁。  很多村民反映,几十年前,生活水平还没有提高以前,村子里的生活垃圾很少,即使有,也很少瓶子盒子、包装袋编织袋之类。随着近年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生活垃圾才随之增多,对于随意丢弃垃圾,有村民表示的确不对。  “有时候刚在村里做了宣传,随后就有人继续在扔。”白龙村村委会副主任王选民介绍,为了让村民们戒除随意扔垃圾的习惯,该村曾做过多次宣传,甚至还在村中墙上贴有保护环境卫生的宣传语。可是,村民们环境保护意识的养成,还需要一个过程。    “村里主要还是没有钱,要是有钱,情况或许能好一些。”王选民说,之前村里曾给每家每户发了垃圾桶,还聘有三名环卫人员,专门定期收集村民的生活垃圾,但由于村子的收入不行,给环卫工的工资总是拖拖拉拉,现在只剩下一个环卫工了,目前,这名环卫工的工资也仅为200元。  原来,白龙村有三百多户,1200多人,由于种种原因,该村的经济收入状况并不好,因此每年除了支付仅有的几次垃圾集中清运,就没有什么钱了。该村曾试图通过引资来解决村里的垃圾问题。村干部介绍,去年有人提出了这个办法后,确有人跟村里谈过,但没谈成。  “对方提出在现有垃圾场建厂房的基础上答应处理村中的生活垃圾,但是,又提不出来具体怎样收集、清除的办法,担心对方不靠谱,村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王选民说。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该村每年有蒋村镇下拨的每人一块钱的环保投入,总体上也就1200多元,而这笔钱,连支付每年仅有的几次垃圾清运都不够用,剩下的还需要村里想办法自筹。    类似白龙村的情况,在户县蒋村镇叶寨、同兴等村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尤其在甘河的河道中,随意丢弃生活垃圾的现象尤令人忧心。据了解,以前白龙村等村子的生活垃圾都要清运到祖庵的一个填埋场,如今,这个填埋场快填满了,下一步全镇四十多个村的垃圾都要送到哪儿,很多村子都没底。  户县蒋村镇城建办的工作人员罗坤(音)介绍,为了解决当地的生活垃圾清理、收集问题,该镇已在二号公路附近修建了一座可以满足全镇四十多个村的生活垃圾的集中垃圾压缩站,垃圾经过压缩处理后,就可以及时运到正规的垃圾场。  蒋村镇镇长杨博表示,该垃圾场已经建成,只是还没有使用,“正式投用后,各村的生活垃圾就不用再发愁了”。  记者冒雨来到镇政府所说的垃圾集中压缩站,该站近邻叶寨村,位于二号公路北50米的一处田野中,由于该站朝着西南的大门紧锁,周围又被一圈围墙圈着,除了能看到一个类似二层楼高的活动板房样的建筑,院子里基本空着。  令人不解的是,尽管大门上写着禁止在门外倒垃圾,可是不仅门口有污秽的生活垃圾,院墙外也有几堆垃圾乱堆放着。有村民说,早在半年前,这个垃圾压缩站就建好了,也有人则说建成好几年了,但直至今日都没有启用。  “开始建的时候,还被人挡了一次,后来建好了,就一直关着门,不知政府投入要等到何时才见效……”一位叶寨村村民无奈地发着牢骚。    好的环境质量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省环保厅今年继续开展“全民盯防污染源”活动,集中对重点污染源进行盯防。今年西安环境日的主题是“改善环境质量,共建品质西安”。  华商报记者从环保部门了解到,2016年全市监管国控重点污染源共51家,其中废气12家、废水12家、污水处理厂20家、重金属1家、危险废物6家。  省环保厅官网可查到排放数据  所有陕西省国家重点监控企业的监测信息,都在省环保厅官方网站的发布平台实时发布,可以看到监测指标、指标浓度、指标限值、评价结论等数据。从去年6月起,由陕西省环保厅主办,陕西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陕西省环保志愿者联合会联合承办的“全民盯防污染呵护蓝天碧水”志愿者总动员项目也在全省范围内展开。  该活动聘请志愿者对100个国控、省控污染源排放情况进行实时监督,志愿者拍到的照片和视频资料,都可发送到陕西省环保公众监督互动微信平台和12369微信平台,作为环保执法的参考证据。凡拍摄举报的环境违法行为,一旦实施了处罚,对拍摄举报者按《陕西省环境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实施办法(试行)》进行奖励。    根据该办法规定,经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查证属实,并作出罚款处罚决定的,按举报人提供线索的价值分为重大价值线索(I级)、较大价值线索(II级)、一般价值线索(III级)。  举报人及时提供线索,有效避免特别重大突发环境事件、重大突发环境事件发生的为重大价值线索(I级),奖励举报人罚金的5%,最高不超过10000元。  及时提供举报线索,有效避免较大突发环境事件、一般突发环境事件发生的为较大价值线索(II级),奖励举报人罚金的4%,最高不超过8000元。符合奖励范围但不属于重大或较大价值线索条件的均为一般价值线索(III级),奖励举报人罚金的3%,最高不超过6000元。    据介绍,去年实际的全民盯防中,志愿者在同一地点、同一距离、同一角度对污染源排放情况进行拍摄,并附简短文字说明,实时发送到陕西省环保公众监督互动微信平台,作为政府环境管理和环保执法的重要参考依据。后台能够看到图片、文字、位置等信息,确保了污染源的真实性。管理员会将志愿者投诉的环境污染信息进行收集和整理,并将信息随每日舆情日报,分派到投诉涉及的市(区)环保局和相关处室、单位,进行查处,最后将各市区环保局的处理结果回复给投诉用户。  此次活动中的“盯防员”告诉华商报记者,自己负责一家企业的污水总排放口盯防。在半年的时间中,上传了417条污染源照片。“排污口离家很近,每天都会关注,一方面监督企业,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和家人负责。”今年的全民盯防活动将在环境日之后很快启动,环保部门欢迎普通公众都参与进来,除过这些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大家可以通过随手拍等形式曝光污染、举报违规,还可以通过“晒蓝天”等方式参与其中,表达环境监督的诉求和美好环境的愿景。  华商报记者杜鹃  >>多知道点  世界环境日  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的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日益严重,环境问题和环境保护逐渐为国际社会所关注。1972年6月5日,联合国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通过了著名的《人类环境宣言》及保护全球环境的“行动计划”,提出“为了这一代和将来世世代代保护和改善环境”的口号。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全世界范围内研究保护人类环境的会议。会议将大会开幕日定为“世界环境日”。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今年世界环境日确定的主题是“为生命呐喊”。与之相呼应,环保部确定中国今年主题为“改善环境质量、推动绿色发展”,旨在动员引导社会各界着力践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色发展理念,从身边小事做起,共同履行环保责任,呵护环境质量,共建美丽家园。责任编辑: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6月11日消息,“组长,你赶紧过来看看这张3600元的发票和附件清单!这张发票绝对有问题,上面没有领导的签批,而且附件上备注写的是‘母亲看病’!”  安徽省滁州市委第十四巡察组工作人员在对全椒县六镇镇巡察期间,发现这样一张特殊的发票。  巡察组经仔细核对,确认系六镇镇财政所所长李义龙违规报销本应由个人承担的3600元租车费用,巡察组在反馈时将此发票作为问题线索转交全椒县纪委。  接到反馈后,县纪委第一时间交由专项核查组协助县财政局纪检组进行核实。  “我们是调查组工作人员,今天找你来是了解相关情况,请你如实回答。”  “请你把这张3600元的租车发票的来龙去脉讲一下。”  看到调查人员手里的发票,李义龙一阵沉默。  “我还是如实向组织交代吧!”  “2012年5月,我母亲生病需做检查,年纪较大行动不便,我就考虑包车带她到南京看看。因为我们财政所每年到县城办事和下队均包车,跟街道的驾驶员蔡某非常熟,商定以600元的价格包车。到8月份止,前后包车6次,产生费用3600元。”  “这笔费用报销,为何没有领导签批?”  “财政所每年租车费用是作为正常的业务活动支出,所以我就利用这一点,让蔡某填了一个用车单,我自批自报。”  “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行为吗?”  “我知道,违反了纪律规定,我马上将这3600元上交组织处理。说实话,这件事一直就是压在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现在向组织坦白了我的错误,石头终于落了地!”李义龙如释重负。  2016年5月3日,经县财政局局长办公会研究,决定给予李义龙行政警告处分。  公款姓“公”,岂容“借花献佛”?不得不说,如此“孝心”要不得!责任编辑:

原标题:新疆南部遭遇沙尘暴:若羌县学校幼儿园停课(图)  中新网乌鲁木齐5月11日电 (孙娟 热孜玩古丽·司马义 付强)11日,给新疆北部带来大雨甚至暴雨的一场冷空气,翻越天山之后到达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周边的阿克苏、巴州、和田等地均出现扬沙或沙尘暴天气,给当地民众带来诸多不便,特别是交通,甚至有学校、幼儿园停课。  11日,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缘的巴州若羌县,遭遇强沙尘暴天气,县城最大风力达9级,全县道路能见度不足10米,行人纷纷躲避沙尘,路上不时可见树木被风刮倒,当地交通、农业和民众出行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受到是次强沙尘天气的影响,若羌县各学校、幼儿园停课,当地教育部门第一时间作出部署,各中小学校及时通知家长接回孩子,暂时停课等待通知,并将家长无法接送的孩子安全安置。为确保民众出行安全,若羌县交警大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对该县境内的两条国道实时交通管制,交警全员上路疏导交通。农业部门相关人员冒着沙尘暴到各乡查看枣树及设施农业受灾情况,并提醒农户制定有效防风抗灾自救措施,积极应对大风天气。  据悉,若羌县气象局11时40分发布沙尘暴红色预警,预计是次沙尘天气将持续至12日上午,沙尘天气将有所缓和。  与若羌县相邻的巴州且末县,同样遭遇强沙天气,道路能见度不足20米。民众蒋红纯表示,当地近期天气“挺热的,今天突然刮起沙尘暴,感觉挺冷的。”私家车主吴家横表示,这么大的风沙天气中,看到交警冒着风沙执勤,疏导交通很辛苦。  从且末县返回和田地区的司机艾买提·托合提告诉记者,和田地区民丰县黄沙漫天,道路上有大量的沙尘,被大风吹得“流动”,能见度非常低,18时50分许,一度道路都看不见了,只能把车停在路旁,等待能见度提高后再走。  一名阿克苏地区的网民在微博中写到:阿克苏恼人的沙尘暴又来了!街上的每个人都跟刚从土里刨出来的土豆一样“灰头土脸”!从她上传的图片中记者看到,原本应该明亮的天空,因为沙尘暴而变的昏黄,楼宇都隐匿在沙尘中,行人戴上了口罩,防止沙尘进入鼻子和嘴巴里。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会天更黄了,全是土!”  据预计,11日夜间到12日白天,新疆南部天气情况可谓混乱,库尔勒和阿克苏受浮尘天气侵扰,阿克苏、和田和喀什不仅有浮尘,还会引来阵雨天气。  中央气象台11日6时继续发布沙尘暴蓝色预警,预计11日8时至12日8时,新疆南疆盆地东南部、内蒙古西部、青海柴达木盆地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沙尘暴,其中新疆南疆盆地局地有强沙尘暴。(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胎盘做胶囊 神药还是伪科学?  胎盘是妊娠期间母子间交换物质的器官。人的胎盘也是一味中药,称为“紫河车”。不过,在2015年国家药典委员会新修订的《中国药典》上,紫河车作为药材被“除名”。目前,一些商家把胎盘包装成“治病救人”“焕发青春”的“神药”,有人私下向产妇推销制作胎盘胶囊给体虚的家人食用。胎盘究竟效用几何?自制胎盘胶囊存在哪些风险?食用不当会带来什么后果?    几位在北京大学某附属医院生产的产妇告诉记者,最近有人上门推销胎盘制作胶囊,宣称胎盘不仅可以给产妇“快速进补”,还能治疗家中体虚的老人。  记者联系上一位刘姓制售胎盘胶囊的女士。她说:“胎盘补身效果好。根据大自然规律,哺乳动物生完孩子后都会快速吃掉胎盘。产妇产后大量失血,身体亏空。胎盘特有的物质可以补气补血补肾,还可以补充免疫球蛋白。”  刘女士说:“即使产妇自己不吃,也可以把胎盘加工成胶囊给家人吃,比如家里年老的男性,因为胎盘对前列腺、哮喘都有好处。还有,婚后因为宫寒迟迟不孕的女性,服用胎盘胶囊,很快就能怀孕。人体胎盘黑市价炒得很高。”  刘女士还告诉记者,从事胎盘胶囊制作这一行的,一般都是产后调理师。她自己有针灸师证,胎盘仅仅是她营业的一个项目。  记者随后告诉她,产妇在外地。她表示:产妇生完之后,将胎盘冰冻在冰箱里,三个月内都可以交给她。用烤箱200摄氏度烘干杀菌,打磨成粉,灌装在胶囊里面,一次加工费用400块。胎盘大小不一,可制作百粒左右。口服每天2次,一次2、3粒。胶囊壳都是在正规药厂买的,确保“干净”。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私自加工胎盘、售卖来历不明胎盘胶囊的情况,在安徽、广东等地均不同程度地存在。    如今,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民间,都有食用胎盘的拥趸。然而,中西医对胎盘本身功效的认识,一直存在争议。  中医把人体胎盘入药,称为“紫河车”,即人胞衣、胎衣,为健康产妇娩出之胎盘。根据《本草纲目》,紫河车对虚喘劳嗽、气虚无力、不孕等各种肝肾气血亏虚的病症有明显疗效。不过,中医讲究的是对症下药,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吃紫河车“进补”。  有中医认为,胎盘性温,阴虚患者不宜单用;有实邪者也不宜食用,否则会火上加油。故应经医生辨症后,在医生指导下科学食用。  安徽一家三甲医院的中医专家称,临床上目前使用紫河车的药方不多,但是一些中药制剂里含有这一成分,如生血丸、安坤赞育丸、补肾固齿丸和益血生胶囊等。  不少西医认为,不应迷信胎盘的滋补和营养价值。人胎盘中含有的营养成分并不神秘,它同一些动物胎盘的成分大同小异。  “吃紫河车和吃猪肉没多大区别。”中国科技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后陈亮说,胎盘成分复杂,其含有的干扰素能抑制多种病毒对人细胞的作用,含有的巨球蛋白称β抑制因子能抑制流感病毒,含有多种激素及有应用价值的酶等。但是,中医使用的紫河车都是经过高温等办法制作的,那些生物活性成分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与普通肉类差不多的一些脂肪、蛋白质等。  “如果要使得胎盘中的这些物质起作用,需要通过分子生物学对其进行深入研究,采用先进的生物制剂方式保留其特有的有效成分。”陈亮说。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牛建民表示,卫生部门明确要求胎儿附属物须交产妇自己处理。产妇胎盘做成胶囊则纯属伪科学。  “现代中医理论也强调有效成分,而并非原始组织。”牛建民说。    安徽一家妇幼保健医院的专家告诉记者,胎盘属于医源性人体脱离物,一般产妇签字后,医院根据病理性废弃物的处置管理办法处置。但是,也有产妇要求自己带回处理的。有的农村地区就留有习俗,说剖宫产的产妇吃胎盘可以迅速恢复身体,有的产妇就把生胎盘简单煮熟食用。  针对胎盘胶囊,她表示,很多此类产品是既没有药准字也没有保健准字的自制品,不仅来源不明,就连是不是人胎盘都很难说。“猫胎盘、羊胎盘都有人收购,不知道最后做成什么。”  专家指出,食用胎盘或服用胎盘胶囊,均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来源是感染了乙肝、丙肝、艾滋、梅毒、麻疹等病毒的产妇,胎盘在制作过程中也很可能成为传染源。  比如,乙肝小三阳患者的胎盘内也有乙肝病毒,接触胎盘也可被乙肝病毒污染手部。如果恰巧手部有伤口,就可能感染乙肝。胎盘加热前污染的器具都有可能成为传染源。  “市面上的紫河车来路不明,食用后不但不治病,反而有可能致病。”一位妇产科医生说。另一方面,胎盘内残留过高的孕激素,食用也会造成内分泌功能紊乱。  有中医专家介绍,胎盘来源、病毒检测、病毒灭活、工艺与有效成分的关系等问题难以解决。然而,越来越多的不法商贩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胎盘,更为紫河车的安全性“添堵”。  在中药材集散地亳州中药材市场,记者看到,紫河车的价格为每公斤820元。专家建议,即使是需要服用紫河车,也应该尽量购买正规厂家生产的成品药,最好不要私自制作。  据新华社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9-09 07:16:01